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荼岩ABO】非典型性冒险S1E5(下)

又名《用ABO的世界观打开勇者大冒险》,时间线与原剧情同步,致力于挖掘一些动画外不可告人的秘密。

标题Season x Episode y 即指这是第x季第y集的脑洞扩展。

跟着官方步调,基本一集一篇,这样主要是为了便于开车和坑


——第五集:决战丰绅(下)——


安岩还在想丰绅殷德最后掉下去时露出的诡异笑容,阴恻恻的,让他全身发冷。那人要么是在墓地里呆得太久了,要么是控制力很好,鲜少流露出信息素的味道;安岩只在被掐住脖子时,才隐约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阴险又凶残,像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


丰绅殷德说他身上有他要的东西,是什么呢?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四学生,家里没车没房,连出门找个实习都得伪造体检卡冒充beta,为什么还魂的清朝僵尸对他这么感兴趣?


他正沉思着,被王胖子猛地拍在他肩膀上的手吓了一跳。胖子翻来覆去地夸他这次帮了大忙,又旁敲侧击地怂恿他接着跟团冒险,他假装自己没有听出胖子的弦外之音,却听胖子话锋一转:“小兄弟,你是alpha还是beta啊?”


安岩被问愣了,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神荼。后者像是没有听见他们的对话一样,保持着目视前方的姿势,平稳地踩着油门。安岩拿不准王胖子问这话的意图,沉默了一秒,揉揉头发诚实地回答:“我是omega。”


“……啊?”胖子触电一样把自己的手从安岩的肩膀上收了回来,然后又发现自己反应太大,想把手再放回去,最后尴尬地落在了椅背上。


安岩没想到自己的回答会让大家这么吃惊。不只是胖子,就连坐在一边捻胡沉思的张天师也转头盯着他直看。


胖子直了直腰,眼神偷偷往安岩被衣服半遮半掩的脖颈上瞄。那上面理应有一处略微突起的腺体,可是正巧被衣领盖住了,判断不出腺体上有没有齿痕。


“呃……按THA的要求,没有被标记的omega不能加入协会。”


得到邀请又被收回让安岩有点尴尬,他想像以前面对学校里嘲笑他没有父母或是没有性别的人一样,说点什么“哦那算了,我反正也不太适合这一行”一笑了之,却听见沉默了一路的神荼忽然开口。


“我标记他了。”


安岩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猛地咳嗽起来。张天师也做不到老神在在地捻胡须了:“小师叔啊……你这是……?”可神荼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好像他标记安岩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理所应当的事情。安岩像是一座僵直的石雕一样墩在座位上,王胖子语气狎昵的“行啊神荼,下手够快的啊!”从左耳朵入右耳朵出,他努力想要让自己看起来一脸淡定,却感觉自己的脸颊违背意愿地发烫起来。


那天神荼咬着他的腺体时的情景因为他的慌乱无措没能在脑海留下清晰印象,可被alpha压制住的感觉已经仿佛烙印进了灵魂里,每当他回忆起当时,就能感觉一种悸动和顺从在神经里流窜。


闹腾了一会儿的车厢里终于又安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安岩隐隐听到了后座上两个人的鼾声。他用余光看了看左边,对方平稳的呼吸声在引擎声的遮盖下若有若无。神荼刚才甚至没有转头看过他一眼,这使一个人心砰砰砰狂跳的自己显得有些可笑。安岩想,神荼大概是为了让自己能有资格进入什么什么协会,才谎称自己被标记的,实际上他们俩除了共同揍过丰绅殷德之外没有半毛钱关系。


安岩转过身,背对着神荼缩进了皮椅里。他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偷偷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腺体,那里有一个浅浅的牙印,一个浅浅的临时标记,属于神荼。可这不能证明他属于神荼,对吧?安岩自从遇见这个人开始,经历了很多对方带来的意外,加上一句承认“我标记他了”,也不算多。可即使是认识到了这一点,安岩仍舍不得挪开自己的手,他按压着脖子上的腺体,以一种别扭的姿势睡着了。睡梦里除了疲惫,还有点失落和不爽,压得他胃口闷疼。


等他再醒来时,车已经停在了租屋的楼下。他一睁眼,就看见神荼冰蓝色的眼眸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厘米远处,沉默而专注地盯着自己。“……!”他吓得差点爆了粗,身体往后一仰,拉开距离,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酸痛,最糟糕的是他的左手臂完全麻了,动一下疼得他嗷嗷叫。神荼垂下眸子,像是轻微叹了口气,他转身,开门下车,背对着安岩直截了当地下命令:“到了,下去。”安岩只得抱着自己没知觉的手臂,用右胳膊肘顶开车门,勉勉强强跌跌撞撞地跳下了悍马。


车后座已经没有人了,张天师和王胖子大概早被神荼拖下了车扔到了住处,可见他睡得是有多熟,后座人下车还顺便搬了一个斗,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把他吵醒。他揉着眼睛,慢腾腾地往楼梯口走,神荼拦下他,递给了他一张名片:“王胖子给你的。”


他低头看了一眼,不明所以地接下来,迷惑地抬头对着神荼眨了眨眼。惜字如金的后者这才补充说明:“周一去找他。”安岩点点头,看着神荼倚在车边的样子,总觉得直接转身上楼不太好,可是天光初亮,这时候请神荼上门坐坐大概会显得更蠢。他挣扎了一会儿,等得神荼都有点不耐烦了,皱眉说:“还不上去?”


安岩无意识地搓了搓手指:“你说的‘标记’,是指……”


神荼挑眉看着他。


“……”安岩觉得自己快要沉进那片冰蓝色的海里了,他惊慌地移开了视线,哈哈哈地干笑了几声,“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你们那个协会要求有违人性,有性别歧视的嫌疑。”神荼没有接话,仍然看着他,只是目光从他的眼睛逡巡到了他的嘴唇。安岩心里一紧,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刚才会说这么一句乱七八糟没有逻辑的话,就被神荼拉住了手腕。紧接着,他的嘴角一痛,上唇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神荼很快直起身,看着安岩嘴角多出来的一个小创口,表情坦然又带了点满意。安岩愣了三秒,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退了一步,捂住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你干什么?!”因为信息素的传递,神荼的气味一下子浓郁了起来,像是一只圈占了领地的猫科动物不由自主地表达出得意。可他的味道无法沾染到安岩身上一星半点。安岩身处一个充斥着alpha气味的包围圈里,而他自己身上的信息素依然寡淡,好像中间有一道不透风的膜。唯一能证明临时标记被加固的,只有他发热且突突直跳的腺体。安岩绷紧的肩膀颓然地放松下来。神荼好像什么都没有在意,安岩想,这大概也是神荼放心地宣称他已经被自己标记的原因。


他只是说:“别露馅。”


嗯,周一去见王胖子,加入协会,得记住自己是神荼的omega,别露馅。安岩点了点头,刚才睡觉时在胃里横冲直撞的郁闷又窜了出来,他趁着自己还没有困得糊里糊涂之前回到房间里去。他没有说再见,垂着头往里走,很快听到了身后汽车发动的声音。


安岩彻底放弃了度假山庄的实习,虽然他为了拿到这次机会,还花了几十块钱做了个假证。他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睡觉,总算平复了下墓带来的恐惧和兴奋。在把翠屏山、伏尸、尸蛟、丰绅殷德、甚至是那个谜之戏曲都扔到脑后去之后,他发现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人——神荼。


一个奇怪的、半强迫地临时标记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自己拉近了冒险者的队伍的人。神荼甚至完全没有给过他选择,好像他加入协会是一个必然发生的事件。安岩有些赌气地想,如果他不去呢,他偏不去找王胖子,神荼会怎么做?


神荼总有办法把他带过去的。忤逆的想法出现还不到一秒,他便收了违抗的心思,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去泡方便面。安岩并没有意识到这是omega的天性,他相信神荼,全心全意,顺从而又体贴,看起来有些盲目。


他倒好了调料,加好了开水,一边等一边考虑是否需要给爸妈打个电话。比如告诉他们,自己有了个alpha,虽然还没有最终标记。安岩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刚标记的时候不打电话,现在再打总有点先斩后奏的嫌疑。他揭开盖子,舔了舔嘴唇,碰到了一个硬硬的痂,猛地想起来神荼前一天在他的嘴唇上咬了一口。可他刚才没注意,咬嘴唇的时候把痂掀开了一半,现在蘸上了唾液,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安岩懊恼地用叉子在泡面里搅来搅去。咬嘴唇干什么,要巩固标记的话,再咬一遍腺体啊!可他脑内的抱怨还没播放到终点,却听见包妮璐在敲他的房门:“安岩!快出来!”他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诸事不顺,哀怨地看了一眼快送到嘴里的食物,终于还是放下了叉子,起身打开了门。房东随意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撇头,示意他下楼:“领药。”


放在店铺中央的桌子上的,是一大包omega抑制剂——燕坪市omega权益委员会发的,每三个月发一次,以免城市出现骚乱。安岩扫视一眼,也没有数数量,拎着塑料袋就往楼上走。包妮璐百无聊赖地扫了一眼,正看见安岩略微隆起的omega腺体。


“臭小子,”她笑了,扬声道,“最近有什么好事没和姐姐说?”


安岩脚下顿了一下,转过头茫然地看着她:“什么?”


她指了指自己的后颈,憋着笑观察着安岩理解的一瞬间慌忙乱瞟的眼神。“哪只野猫咬了你一口?”安岩的心狂跳起来,他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却在后一刻想起了神荼的叮嘱。他动了动嘴巴,终于说出一句:“实习单位的同事,包姐,你不认识。”


包妮璐摊了摊手:“出息了啊,去民事局登记了么?”她视线一转,“你还要这些药做什么?”


安岩顺着她的目光低下头,看到了自己手里的一大袋抑制剂,终于明白从神荼号称两个人的关系开始就在心底突突直冒的不安由何而来。


标记过的alpha和omega要去民事局登记,登记后就领不了抑制剂了;没有抑制剂的omega不出一年就会怀孕。而他和神荼现在没有孩子,未来也不可能有孩子……这要怎么对协会瞒天过海?


安岩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他思维混乱胡言乱语地打发了包姐,然后冲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以下废话——

我果然又伸出了魔爪……

以及,对于第十九集的小正太理直气壮打哥哥,我表示,比起两三棒把亲哥打成懵逼脸,他对嫂子暗戳戳下绊子已经算温柔了……

评论(14)
热度(102)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