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仲孟/重生梗】情不知其所起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孟章睁眼所看见的还是天枢王宫自己寝殿里熟悉的帘帐,而非头夜濒死前眼前光怪陆离的幻影。可他的头颅里还是如针扎了一样疼,胸肺里像是被人点着炭火熏燎,看来这折磨人的症状倒是丝毫没有减退。他极力撑起身体,环顾四周,却发现殿内空无一人;后又张了张嘴,顿觉喉咙里一阵刺痛,不得已躬下身剧烈地咳嗽起来。

外殿很快传来脚步声,内侍疾步走到他床边,在他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的动静里,慌张地问他这是怎么了。孟章强压下浑身的不舒服,摆了摆手,轻声问道:“什么时辰了?”

内侍答道:“辰时了,王上该起了。朝堂上还要与大人们商议应对遖宿之事呢。”

孟章愣了一下,看着内侍低垂着的头,没有说话,心里却千思百转。遖宿早趁着天时地利向咸平方向进兵,苏翰旁敲侧击地威胁他对遖宿及早称臣议和,整个天枢王城里唯一的主战派仲堃仪也……

他想到这个名字,整个身体忽地就僵住了,时空倒错感让他莫名地想要呕吐。昨天夜里仲上大夫近身说的那些刀刀见血的凉薄之语似还回响在耳畔。当夜他将印信交给仲堃仪护他避开苏翰的追杀,仲堃仪却殿前三叩谢君恩,不知是要去投诚天权天璇还是遖宿。而他只能颓然倒在床上,胸口的刺痛还不及那人的冷眼来得扎人。

孟章想起这些,一时间忘了君王之仪,拽着内侍的袖子就问:“仲堃仪呢?”

“仲、仲上大夫他此刻还在边境巡视呢……”内侍被孟章这举动吓了一跳,磕磕绊绊地答,“这距离这么远,就、就是一来一回也得再过三两天才能到王城吧。”

“边境?哪个边境?”

“天枢边境啊……王上,您这是怎么了?”

孟章恍惚地伸出手去压了压枕头,感受到下面坚硬的木盒,复又呢喃如同自问:“今日,可是相月十六?”

内侍觉得这王上醒来便处处古怪,却又不能不老实回答:“回王上,今日确是相月十六。”

“呵。”天枢的傀儡王上终于忍不住从鼻腔里哼出了一声含混着泣音的自嘲。他慢慢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垂眼看向内侍时已又变回了不怒自威的王,“洗漱上朝吧。”

此时,离仲堃仪回朝觐见还有三日,离他自己毒发身亡还有四日。上天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却也只有四天。这短短四天,又有何用呢?

那天的早朝果不其然一无所获。若说重生唯一的优势,就是起码孟章知道了这个朝堂上实无一人能扶持他左右。他索性不再听一众大臣们翻来覆去的议和劝谏,回到寝宫自己细细梳理目前形势。天枢目前风雨飘摇,三大世家力主臣服遖宿,是因为他们想通过卖国来向遖宿王讨些好处;大臣们纷纷附和,是因为他们想苟且偷安。议和有议和的好处,可免百姓受战祸所扰。可若未来世家掌权,百姓难道就有好日子过?遖宿要统一天下,下一步必定是借天枢国力来攻打天璇天权,届时百姓不是照样颠沛流离?仲堃仪说得对,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可如果出战,遖宿兵强马壮,又是刚刚拿下天玑正斗志昂扬,天枢如何能胜?不过仲堃仪……他喜欢兵出险招,置之死地,或可……孟章又想起了那人当日嘴角嘲弄的笑,蓦地浑身发冷如坠冰窟,他一阵晕眩身体朝侧倒去,幸而扶住了案几,才不至摔得狼狈。

死亡的恐惧相伴着对仲堃仪的回忆而来,在孟章心里成为了有其一就有其二的共生体。他不畏惧三大世家,不畏惧遖宿,却开始畏惧起他曾经倚仗依赖的仲卿来了。可是人才还是要用的,毕竟,这是他所拥有或曾拥有过的唯一不会危害天枢的人。

内侍端了药进来。孟章按这几天的老样子,让人把药留下,再自己偷偷将药倒进盆栽里,装作批阅奏折时已然喝完的样子。然今日略有不同,在他还未来得及倒药前,苏翰便已迈步进了大殿。

这是来胁迫他称臣的,孟章记得这一段。苏上卿的视线扫过装了毒药的碗,没说什么,只揣着手梗着脖子在孟章案前站定。孟章如同念着剧本一样,又将一段尔虞我诈绵里藏针的对手戏和苏翰演了一遍。苏翰问他,还记不记得他是怎么当上这个王上的。他翻着眼皮盯着苏翰,慢慢开口:“若我天枢大厦将倾,本王还是不是王,与你们而言有何干系?可若我天枢得天庇佑,本王还是不是王,又有何干系?”

苏翰眉头一皱:“王上这是何意?”

孟章垂了眼眸,挥了挥手:“苏上卿先退下吧,议和一事本王还需再考虑一二。”苏翰被他欲言又止还若有所指的言语惹得恼火起来,上前一步想要再说些什么,一转眼视线又落到了药碗上。他深呼吸了几下,终于还是平复了肝火,留下一句“王上近日身体不适,还需按时服药多加休息,臣就先退下了”,转头离去。孟章这才舒了口气,伸手去端那碗已经放凉的毒药,缓缓摸索着碗壁,合上了眼。

他对苏沈崔三家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神态行动上定然会有所表现,难免对方不起疑心。所幸他自幼知道如何忍,他得忍到仲堃仪回来,忍到亲手交给他天枢玉印。而在此之后……在此之后,死又何妨?

孟章说忍,就确实地忍到了仲上大夫归来之日。或许是托少喝了几日毒药的福,又或是心境不同回光返照,他竟觉得自己的精神要比上一次好了许多。他看着仲堃仪快步走入,明黄的衣角一晃而过,掀起一阵小风。孟章抬起头,看着眼前人,却恍如隔世。那种张口欲呕的感觉又来了。仲堃仪的眉目和记忆里的再次重合起来,他仿若被冷水从头淋到脚,脸色顿时煞白,恍恍惚惚地站起身,身形一晃。仲堃仪赶忙上前一步伸手去扶,孟章却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将仲堃仪的手推开,整个人防备地后退了一步。

“王上?”

孟章捂着嘴咳嗽了几声,然后直起身,强迫自己坦然地直视仲堃仪的双眼:“本王……最近忧思遖宿之事,夜里难寐,许是有些心悸。”他勉强露出了点笑容,“仲卿莫要担心。”言罢,又咳了几下。仲堃仪眉头未展,看孟章咳得着实辛苦,想要扶着人在案后坐下,可脚下刚动一步,就见孟章如同受惊的幼兽,整个躯体都紧绷了起来。

他们君臣二人曾可以沾襟而坐,把手言谈,如今王上却非得离他三步远才行。可光看神色,又不觉有异常。仲堃仪不解发生了什么,就听孟章说:“本王与你说正事吧。朝中大臣多提议归附遖宿,”仲堃仪顿时神色紧张,孟章瞧他的模样,心下发寒,侧过头去续道,“本王却始终觉得事情尚有回转余地。天玑已灭,天璇必全力与我天枢合作,以两国之力对抗遖宿,未必会败。仲卿,你认为呢?依你巡查边境所见,是战好,还是降好?”

仲堃仪声音里溢满了希望和欢喜:“王上所说也正是微臣所想!”后又与孟章细数自己在边关的所见所闻,推测如何防御、如何奇袭。孟章却没认真听他说,只站在地图前,看着仲堃仪的侧脸,记忆呼啸着回到了那个遥远的过去。

仲卿还似那日学宫里的无名士子,与旁人细述本王的新政利弊……真是神采飞扬。

那日,仲堃仪和孟章就对抗遖宿之事讨论到很晚,孟章屏退了内侍,就连烛火都是仲堃仪点的。可待到夜深,身体不好的孟章便觉得背心冷得很。仲堃仪说归说,倒是一直注意着孟章,此刻见他不自主地瑟缩,赶忙将自己的外衣褪下,披在了孟章身上。

可这太近了。仲堃仪在他的侧后方,近乎贴着他的耳朵唤他“王上”。便又是那夜的景象,孟章手一抖,那仲堃仪的衣服就掉落在了地上,他哪顾得上这个,扬声打断仲堃仪接下来的话。“仲卿!本王未曾答应过苏翰什么!”

仲堃仪大惊:“王上,您这到底是怎么了?”孟章一阵恍惚,等平复下来才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可他能如何回答仲堃仪?他只能逃避似地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件外衣上,他俯下身,蹲在仲堃仪面前,将一件臣子的衣服抱了起来。这可折煞了仲上大夫。那人赶忙握住孟章的手,将人扶了起来,这才察觉掌心里的双手温度很低,且还在微微颤抖。孟章抽回了一下,没能抽动,于是索性不动了,僵在原地,目光却避开了仲堃仪,直直望向自己寝殿的方向。

半晌,终于喃喃一声:“仲卿。”

“微臣在。”

仲堃仪嘴里应着,松开手想将衣服重新披上孟章的肩背。不想这次是孟章不放手了,察觉到对方的动作,他仿佛被刺痛了一般,蓦地反拽住仲堃仪的手,边道:“别走。”

仲上大夫觉得他的王上像是中了邪一样,联系之前的只言片语,便怀疑是苏翰他们又对孟章做了什么。他想要问个明白,却怕此刻刺激到孟章,于是只得又站得离孟章近了些,以一种近乎能将人包裹在自己怀里的姿势,声音柔和地哄道:“不走,微臣在这里,不会走的。”

孟章僵直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这才想起君臣之仪,轻咳了一声,退身离开了仲堃仪。后者也早已尴尬非常,收手回到了离孟章三步远的地方。孟章下意识地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然后领着仲堃仪进了寝殿,从床头取出天枢国印和谕令,郑重地交给了他。

“你拿着本王的印信去找高将军。此后,我天枢兵马尽数由你二人统领。仲卿,你替本王守住咸平,守住天枢。”

仲堃仪看着孟章手里的木盒,接过收于袍内,又问:“那王上呢?”

“本王,就是死,也要死在这王城内。”

仲堃仪惊诧道:“边关尚未破,王上何至于此?!”

孟章轻轻笑了一下,还没回答,就听见内侍扣了门。“王上,该喝药了。”他应了一声,看着内侍端着那毒药进来。仲堃仪未觉有异,只侧身让出了位置。孟章端起了碗,垂眸看着其中棕黑色的药汁,有些愣怔。仲堃仪闻着药味,皱了皱眉:“这药确实太苦。”孟章这才回过神来,抬眼望向他刚风尘仆仆从边境回来的仲卿,动了动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仰头,将药一饮而尽。

待那内侍走后,孟章又叮嘱了两句:“记住本王与你说的。前往边关之事,宜早动身,最好今晚。”言罢,不等仲堃仪再追问,踮起脚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披回了仲堃仪身上。

“本王乏了,今日就到此吧。仲卿车马劳顿,也早些回府休息。”

他回过身,朝着床走去,却听见身后仲堃仪的跪地声。孟章浑身一僵,转头,就见他的仲卿一叩,两叩,三叩。仲堃仪站起身,声线有些不稳:“王上,多保重。”孟章没敢看他的脸,生生死死,繁杂记忆,席卷而来。他扶着床沿,慢慢坐了下来,看着仲堃仪退步离开的身影,双唇嗫嚅了两下,终还是咽下了那句话。

他未恨过,却有些后悔。

数日后,仲上大夫抵达边境,手持国印,以令三军。翌日,天枢王城传来谕令。

国丧。

等孟章再于混沌中睁开眼,却又见到了自己寝宫里轻晃的帘帐。

评论(14)
热度(68)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