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荼岩】稍微来做点快乐事吧(中)

毫无科学道理,不要在意细节。

前文:(上)


——稍微来做点快乐事吧(中)——


安岩险些高空坠落,被王爷一把拽了回来。他趁势照着王爷的脸一拳打过去,尽管他连那人的模样都看不清。奇怪的是,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在所谓历练了半年之久的冒险能手手下,居然能轻松实现灵活闪避。王爷侧过头,安岩打了个空,立即转移方位,伸腿往对方的腰眼踢去。王爷身形一闪绕到安岩背后,躲开了踢过来的腿,顺便还扣住了安岩的肩膀。

“我去……”

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是王爷已经算好,两人退到了桌椅旁边,跌跌撞撞往石椅上坐。安岩来不及刹车,一屁股坐到了王爷腿上。他还处在肾上腺素急速分泌的阶段,屈起手肘不留情面地往王爷胸口上撞。后者索性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按住他发狠的手臂,将人牢牢地困在怀里。

虽然比不上神荼这种神级人物,但他也起码算是结实有肉吧?没道理被人碾压地像拎小鸡一样?

安岩表示不服,左右扭着想要摆脱王爷紧紧捆着他腰部的手臂,却发现不能撼动半分,于是开始泄愤地将自己的重量全数压在那人大腿上,用力往下坐,碾得那人呼吸一窒,“啧”了一声。安岩正觉得扳回一局,王爷却将他往自己怀里抱得更深,安岩姿势别扭,脚放不到地上,只能跨坐在王爷大腿上双腿悬空。

虽说安岩在大学四年也是个可以和室友调戏打趣的肆意少年,这么紧密地贴合着其他男人的情况还是从他和神荼不知道怎么就滚到一起去之后才开始的。他脑子里用来臆想的萌妹子有一箩筐,男人却只有那一尊神,现下他被别的男人环抱在怀里,脑子里除了惊吓还是惊吓,身体则更早做出了反应,一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你大爷的……”安岩动弹个不停。身后的男人不胜其扰,压低了声音命令道:“别动!”你说别动就别动,你是神总裁吗?安岩被王爷话语间吹到他脖颈上的气弄得一阵痒,缩了缩脖子。他心里想,如果枪在自己手上就好了,可悲的是之前探险过程中他把包扔给了神荼。身后传来胸膛的热度,还能感受到呼吸的起伏,男人的气息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这严重影响了安岩的思维。他用滞涩的脑子努力思考脱身的方法,而身后人的手已经偷偷探进了他的衣衫里。

这、这叫猥亵吧??!

安岩爆发力惊人地扭身拧腰,拳头招招往王爷脸上招呼,王爷一手压着安岩的腰背不让他起身,一手化解安岩毫无章法的攻击,分秒之间两人过招数次。直到安岩因为拧着身体腰酸背痛缓下了动作,男人才有机会重新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

安岩毛都要炸了,忍不住要趁着混乱狠狠往男人露出的脖子上咬。然而还没等他付诸实践,王爷已经拆下了安岩的腰带,后者腰间一松,简直要爆粗口,下一刻眼前却清晰起来。

哎?眼镜??

重获视力的安岩终于能看清王爷的脸……然后他把憋在嘴里的那句脏话成功骂了出来。

神荼。

安岩的一切反抗顷刻间停止,像被打了僵直一样。伪装成王爷还被安岩差点揍歪鼻梁的神荼面上一片宁静,手却卡着安岩的下巴,声音冷冰冰地道:“看清楚了吗,二货?”安岩一缩脖子,尴尬地松开揪着神荼衣领的爪子:“呵呵,误会,误会……”

不揍残“王爷”不罢休的安岩和不制服二货不爽的神荼同时停下了动作,两人还微喘着气,蒸腾的热量携带着彼此的气味相互侵扰。没什么瞬间比此刻还尴尬了。安岩意识到自己不受控制的激素和热度,慢慢移动身体想要从神荼身上站起来。可他屁股下一动,就感觉有什么凸起蹭着他的股缝一擦而过。

什么鬼?!这不符合神荼高冷的人设吧!

安岩看着神荼不动声色的模样挤出了一个微笑。他宁可此时没有带上这副眼镜,这样就看不清神荼因为略微急促的呼吸而煽动的鼻翼和眯起的眼睛了。这幅抓住了猎物且完全不想放过的神色是什么意思?安岩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因为神荼富有侵略性的表情而漏了一拍,他偷偷咽了口口水,不太知道自己究竟是想神荼胡作非为下去,还是赶紧罢手。

两人僵持了几秒,神荼终于放松了钳制安岩的手。他声音很沉,眸子也很沉,压抑着不悦又有些无奈地对安岩一字一顿地说:“还会不会乱跑了?”安岩停顿了一下,心里想着“不不不这是我狂野的本性根本压抑不住”,动作上却顺从地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神荼的神色并没有缓和,也不知道是信没信安岩的保证。他的目光直白地从安岩的眼睛逡巡到他的嘴唇,像是猎豹在逡巡他的领地。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将手贴上了安岩的腰,越过男妓的长衫,再越过安岩的T恤,熨熨帖帖地覆在了柔软的肉上。那双手微凉,又因为痒,让安岩打了个颤。他慌张地想从神荼的腿上蹦下去,嘴上颠三倒四地说:“等等等等!咱们现在去哪里?呃,怎么从这里出去?胖哥他们还等在墓里吧,你们和THA联系了吗?对了你是怎么装成王爷的,这王爷是咱们知道的那个王爷吗我是说死在前面那个墓里的那个……”

神荼终于选择了正确地姿势堵住了安岩的嘴巴。

腿间的凸起仍以一种贴合的状态嵌在安岩的股缝下,在安岩只顾着交吻而忽视的当口偷偷地磨蹭着。那件长衫的料子又软又薄,与对方惯穿的牛仔裤质感完全不同,从神荼的感受来看,就像安岩身下什么都没穿一样。安岩坐在神荼腿上,被后者或深或浅的顶弄搞得不舒服,舌头泄愤地钻进神荼的口中一阵反客为主。神荼有种权威被挑战的不爽感,简直要气笑了。他的手从安岩的腰一路爬到他的背,安岩不知道是被碰到了哪块痒痒肉,鼻腔里挤出一声轻哼。神荼抬头观察安岩的表情,才发现他已经像被摸顺了毛的猫科动物一样,懒洋洋地眯着眼睛,而身下却自以为不为人察觉地贴着神荼的腹肌摩擦起来。

神荼拎着他的脖子将他拉开,惹得安岩不满地皱了皱眉。

“如果这人不是我……”神荼斟酌着把话说到一半,被安岩干脆利落地打断:“不是谁都像你这么武力值爆表的!”这话入神荼的耳朵自动被翻译成“这世上我只服你”,让他一颗总裁心顿时满足感爆棚。他终于又安心地像猎豹一样把领地的标记从安岩的喉结开始绵延到锁骨。安岩并不管他的小动作,他只在意怎么用神荼的腹肌代替五指姑娘。鉴于他起伏摩擦的动作也顺便满足了神荼,后者也就包容了他这点小小的主动,只在稍嫌慢的时候扶住安岩的腰用力顶弄两下。

安岩搂着神荼的脖子,眼镜上因为呼吸灼热凝了一层雾,两人鼻尖相抵,鼻息交错。他的肺活量比不上神荼,每次都像虚脱一样得缓和一会儿才能续上气,也就是这时候他发现了神荼的图谋不轨。对方的手已经从腰一路钻进了他的底裤,淡定地让神荼印和郁垒印相亲相爱。

安岩惊悚地看着神荼:“你这是要做全套啊?!”神荼挑眉,表情像是在说:你蹭了那么久,是想让我半途而废吗?意识到今天的事情不能善终,安岩的五感终于从迷醉的混沌里脱离出来,这才发觉他们还在青楼的小亭里,四面敞口,楼下来来往往都是人,谁没事抬头看就能看见他们。

问题是谁会抬头看呢?

安岩作为色狼的代言人,果断地选择了低头继续接吻。神荼一手托着他的背,一手熟练地褪着他的裤子。安岩被吻得晕晕乎乎,挪了一下屁股方便神荼的动作,还在脑子里想:不愧是丝质的衣服,脱起来比牛仔布方便多了。他仰起头由着神荼在他的脖子上烙下红印,两只手则乖巧地替神荼解起了下衣。他看不见,手下不知道是轻是重,又不熟悉古装衣物,只能摸来摸去瞎折腾,神荼等了他半天,没等到某物重见光明,反而被他招惹出了一身火。他想,安岩实在太二了,各方面都二。

神荼只能把人架起来,自己草草地褪了底衫,再泄欲式地从安岩的臀下一擦而过。安岩倒吸了一口气,只觉得那一下不但滚烫还火辣辣得疼,更重要的是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低头一看神荼,果见对方平日青蓝的眼眸被欲望浸染成愈深,连眸光都尖锐得像是要将人吃拆入腹。上次神荼这样还是在安岩和他冷战了一个月之后那次的床上。

安岩心里唾骂自己,早知如此何必作死。他察觉到神荼的动作,吊着嗓子叫了三个字“等一下——”然而最后一个字已经破了音。神荼不管三七二十一顶了进去,顶得直截了当半点情面不留。安岩的生理泪水一下子被顶了出来,哑着嗓子道:“你你你轻一点,你这么残忍THA知道吗……”

神荼有些好笑,看安岩实在委屈,于是好心解释:“你跑来的是青楼,你知道吗?”

我又不知道!安岩疼得倒吸气,心里已经开骂,却憋屈得不敢吐一个字。实际上两人刚才擦来磨去两枪走火,早就不知道溢出了多少体液,神荼戳进去都嫌滑,也就安岩愤恨得像是神荼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到底是哭疼,还是害怕神荼接下来的各种折腾,鬼知道呢。

可神荼看他一脸绝望,还是心软地用手去揉安岩被填满的地方。那里满满当当的,在主人小心翼翼的轻浅呼吸间一收一缩,含咬着神荼嵌入的东西。安岩满心的郁闷,觉得这次下墓确实是自己各方面表现不良,又觉得神荼这种处罚方法太不合理,哼哼唧唧地闪躲了一下不让神荼揉。

神荼扬了扬眉,觉得安岩还有力气挪身,看起来是不疼,于是利落地大开大合起来。


————

尝试一下,如果屏蔽就上微博。

评论(15)
热度(125)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