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荼岩】扪心自问三十题《你喜欢他吗》

题目自创,跨cp搬运请留言么么哒。

挑战一下第一人称,有ooc那是必然的。


答题人:安岩。


Q:你喜欢他吗?

A:这什么问题啊?!哦我知道了,你说的是兄弟那种喜欢?那算吧,毕竟是过命的交情……虽然我感觉神荼根本没把我当兄弟。等等,按照你这问法,我喜欢小猪也比喜欢他多一些啊。

Q:如果没有遇见他,你现在会是什么样?

A:大概……死在公车上了,或者死在山崖下面了。不过也不好说,说不定就是他带来了一种怪力乱神的气场,没有他那趟414公车上或许就根本不会出现伏尸之类的东西,那我就会安安稳稳地去山庄实习了……应该会是这样。

Q:想象一下,如果没有遇见你,他会是什么样?

A:这我怎么会知道?我连他遇见我之前在干什么都不清楚。当然了,按照某些玄乎的说法,什么“神荼郁垒合璧,可逆生死轮回”之类的,没有我肯定是不行的……不然他寻找郁垒干什么?

Q:你知道他的过去吗?

A:喝了黄泉花水之后我看到过一点,不过看得云里雾里什么都没懂。之后为了找他,花了几个月到处打探他的消息,多多少少知道了点。可是大部分还是空白,他没主动说过,我似乎也总是错过机会问……但是像他那种语言风格,我大概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Q:你认为他对你了解得多吗?

A:那得看是哪方面了。他肯定不知道我感情上的事情,比如我交过几个女朋友?……哈哈哈开玩笑的。因为我是半路入组,业务上全靠他带,所以这些他应该都知道。生活上嘛,他背过我的包,所以……我猜他至少知道我平常出门喜欢带哪些东西。哎,这样来看,我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啊,感觉他就没兴趣了解别人。

Q:你愿意告诉他关于你的事情吗?

A:愿意啊,只要他肯听。不过我觉得他是没这心思的。

Q:你觉得时间对你而言是什么东西?

A:这么抽象啊?有点难解释……非要说的话,可能是资本吧。我不会的,可以花时间学会,我不喜欢的,可以花时间习惯,我失去的,可以花时间找回来。我可以一无所有,但只要我有时间,就没有不能挽回的事情。

Q:你梦到过他吗?

A:梦到过,梦到他死了,差点没把我吓傻。我都不太记得是在哪里发生的事了,总之是在一座墓里。那场景我记得,他倒在地上,我去把他扶着坐起来靠在石头上,他就笑了一下跟我说:“你还是来晚了”……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是个巨大的噩梦。

Q:能想象出你们的死亡吗?

A:哈哈这问题太弱了。我们每天都在死亡线上趴着。光是神荼都已经真死假死四五次了,最开始我可能会害怕,不过经历多了也就不至于像以前一样哭得像傻逼了。啊?你说我啊?是啊我想象过我怎么死的,最理想的状态当然是老死,不过可能性不大。按目前这种情况,最有可能的是和伙伴们死在一起吧?和小猪,和胖哥,和老张,如果他们都不在,那就是和神荼了。当然啦,我觉得只要有神荼在,我应该死不了。

Q:假设他突然不见了,你会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A:他确实不见过……让我回忆一下,当时我好像是浑浑噩噩在租屋里躺了好几天吧。然后某天鬼使神差上了414公车,之后接到了包姐的电话,跟我说了一大通关于神荼郁垒的事情。我没听懂,只勉强记得她给的神荼师父家的地址。后来就是到处翻资料找神荼了,找了好几个月吧好像是。具体几个月?哎那段时间满世界跑,吃饭睡觉都不怎么扎实,还水土不服,搞得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外面逛了多久了,总之……就是好几个月。不过,如果现在他再消失,凭我之前的经验,我可能会直接闷一口黄泉花茶吧。

Q:可以忍受他淡出你的生命吗?

A:怎样的“淡出生命”?失踪,我肯定不能接受;死呢,我大概不会相信?但是,如果神荼找到了他家人,然后移居法国什么的,我……也没所谓能否忍受的吧。

Q:你觉得你在他身边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A:好伙伴好队友应该够得上。按神荼自己的说法,神荼郁垒在一起能发挥巨大的作用,虽然我到现在为止没体会过这能力的效果。总而言之,算上郁垒之力继承者的身份,我在神荼身边大概显得……稍微比其他人重要点?哦,我猜的,他从没说过。

Q:曾经为他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A:在他身边每天都会做疯狂的事情,一次比一次夸张,根本没有“最”。他这人其实就是疯狂的载体吧!硬要说的话,我为他上过天、下过地、中过邪、寻过死,这算不算最疯狂?

Q:可以忍受他忘了你吗?

A:不能吧!我还是被他强行拉入坑的,他忘了我算什么事啊?冒险经历里那么多值得记得的事情,我还打算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呢……哦,我就引用一下这句话,跟那首歌表达的意思没关系。咳,再说了,他不记得我了,恐怕还得重找一遍郁垒,多麻烦……

Q:还记不记得他对你说的第一句话?反过来呢,他记得吗?

A:简直忘不掉,在我的精神上烙印下了极深的阴影!他说“你已经死了”……想想看这是一个陌生人能说出来的话吗?而且幽灵一样跑到我房间,当时的场景太惊悚了我不敢回忆第二遍。我想他是不记得我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的,连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是在公车上,他把我拽着往车下扔,我语无伦次说了一大通,中心意思大概是“你行行好别这么神经病”吧……我觉得这中心思想他应该还记得。

Q:他做过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情是什么?

A:牺牲。说实在的,这不是一件让人感动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后怕、愧疚、惊慌,总之都是负面情绪。如果他非要用豁出命的方式救我,我宁愿先死了再说。这种感动就留给他去体会吧。

Q:能说一个你不喜欢他的地方吗?

A:上面回答过了。啊?换一个?哦,那就是一言不合就耍帅吧。有时候他耍帅耍得也让人胆战心惊。我以前看他耍帅的时候,一度以为他是用生命在装逼,后来对比了他救我的场景才明白,耍帅只是他的日常,他特别知道分寸。

Q:如果你开始遗忘你们之间的故事,你希望最后忘记的是什么?

A:回忆都挺珍贵的,哪个都不想忘。好吧,非要忘的话,那就把初遇放到最后吧。起码有张脸还记得对吧哈哈……对啊我承认他脸长得挺好的……不,不是这个意思,我真不是冲着他的颜值才记住他的。我是觉得,只要不忘记初遇,我们的故事还能继续走下去,这么说你懂吧?

Q:在你心目中,他是怎样的形象?

A:霸道总裁?他挺强势的,而且做什么都不喜欢和人商量,好吧,特别不喜欢和我商量——除了让我认真考虑要不要继续跟着他的那次。他话少,如果不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就会对他突然的举动感到手足无措。幸好这么长时间,我已经掌握了观察他的绝佳技巧。我能从他皱眉是五度还是十度辨别他是准备开嘲讽了还是准备耍帅了。好吧扯远了。他乍一看挺高冷的,但接触多了就会发现他和我没什么区别。我怀疑在他心里,我对他的解读没几个着调的,但是……我就这么自傲地暂且自以为了。

Q:如果给你机会回到过去,你会改变什么?

A:如果你指的是遇到神荼之前,我可能会选择更早独立吧,免得爸妈离婚了之后自己显得那么悲惨。如果你说的是遇到神荼之后……那没什么需要改变的,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光里,没有片刻后悔。

Q:如果你这辈子只能对他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呢?

A:嗯……“找到我”……吧。这辈子没有机会,那就把机会留给下辈子,所以告诉他记得来找我就好了。

Q:对他而言,你是独一无二的吗?

A:“我”是不是,不知道;但是“郁垒”,一定不是。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尽可能地陪他更久一点,如果我不能再陪下去了,那就由下一个郁垒帮他,他寻找家人的过程中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郁垒,对吧?

Q:你觉得他可以为你做到哪一步?

A:事实证明,他能为我死,但恐怕不能为我放弃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这点我明白,家人在他的记忆里像是一个温暖的港湾,而我看起来只像一个临时系船的木桩子。可是为了便于他随时系船,我还是得跟在他身边;而对于他找家人这件事,我也就不是很介意了。

Q:他喜欢你吗?

A:……啊???兄弟之间的那种?没有吧,他没说过……他不说我怎么能肯定我的想法对不对呢?我的想法?我希望他是喜欢的……只是希望而已。他好像总是大步流星地走在我前面,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感情,喜欢这两个字套在他身上总有点怪异感。不过,我还是希望的。

Q:如果必须做选择,你会选择保留你的生命,还是他的?

A:能选择一起死吗?哈哈哈,我真的只是在开玩笑。我会选择他的,理由我之前解释过了。何况他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而如果我死了他活了,那说明我的事情已经完成了。

Q:你猜他会做什么选择?

A:我猜……不,我不用猜,他会选我。我特别、及其、非常,讨厌这一点。

Q:你害怕过他吗?

A:最开始怕过,单纯怕这个人,因为感觉非常神秘,也非常牛逼。后来了解得多了,也就不怎么怕了。现在嘛,我比较怕他又失踪,或者又被什么东西整得半死不活。真的,非常害怕,比头悬利剑还害怕。为了保证自己不在每次冒险的时候被担忧的感觉逼疯,我已经对他安利过无数次手机和佛珠了。

Q:如果你有八十年寿命,你愿意等他多久呢?

A:为什么你这么笃定地认为我会等他?我一天都不会等,像这种人,等不来的,只能自己去找。反正我有八十年。

Q:你喜欢他吗?

A:怎么又是这个问题?……重复了?哦,再问一遍?好吧好吧,那我再回答一遍。喜欢,我喜欢他。从相识开始,一直到现在,我都喜欢他。

Q:能定义一下这种喜欢吗?

A:我不知道怎么定义。啊?不能回答“兄弟的那种”吗?那就——

“死而无憾”吧。

评论(9)
热度(76)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