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荼岩】一念坐忘(4)

前文链接: 1 2 3


——一念坐忘(4)——


神荼原本以为和安岩住在一起,相当于免费得了一个劳动力,是自己占了便宜。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事情远非如此,拥有一个安岩,意味着不止拥有了他做的一日三餐,还打包附带了他的二和缠人。


那是从一天凌晨开始,他自一个奇怪的梦中惊醒,醒来还对梦中的经历记忆全无,心上却仍沉甸甸压着恐惧和绝望的情绪。他睁眼望着天花板,始终不能入睡,索性翻身而起。四周安静无声,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去听隔壁房间的动静,一片死寂。他没来由地急切地想要去看看安岩。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门前,手正压在门把上。神荼收回了手,如同触电一般。


他回到屋里,盘腿而坐,凝神静心,这成为他逃避围绕着安岩盘根错节的想法的唯一手段。他在他自成的天地里放空思绪,不知道外面过了几个小时,最后是安岩来开他的房门,把他从空无里叫醒。他睁开眼,就看见安岩蹑手蹑脚从门后探出半个脑袋。


“……你在打坐?”


正好撞上神荼视线让安岩略微尴尬了一下,他挠了挠头发,从门后面转出来:“我以为你睡过头了。”神荼合上眼,没有搭理,他等着安岩自觉退出屋子,对方却趁他闭着眼的机会,大胆地走到他身边停住了脚步。神荼合眼之后只能捕捉到灰色的阴影遮蔽在他的头顶,洗漱用的柠檬水的味道从那人身上偷偷钻进了他的鼻腔,他被打扰得完全不能沉下心,干脆放松下来,自由的呼吸于是让他几乎浸没在柠檬香里。


“你在干什么?”


“啊?!没!”


安岩大概没有料到他会突然睁眼,放肆的手还悬在他的发际。那里有还未消散的蓝色灵能,安岩伸手去触碰,幼稚得像是一个三岁小儿第一次看见老爸抽烟时吐出的烟雾。神荼动作快,安岩还没来得及收回手,就被他钳住了手腕。


“嘶……疼疼疼!”这人大声呼痛,真假莫辨。神荼好心地放开了他的爪子,挑眉看着他缩在一边揉啊揉。然而没过多久,安岩又被神荼的姿势吸引过去,他凑上前去,看着神荼周身隐隐浮现的蓝色,好奇地问:“你打坐干什么?打坐有什么用?是不是能排毒养生延长寿命?……”


“安静点。”神荼被他烦得不行,刚想问‘你怎么不去吃你的早饭’,一侧头就看见安岩有样学样地盘腿坐在了他身边。“然后呢?”安岩不伦不类地摆好姿势,问道。神荼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翻了个白眼,没什么耐心地教导:“凝神,运气。”


“怎么运?”


神荼没有回答,留着安岩一个人在旁边自己琢磨,也能省得他再被打扰。安岩维持着姿势,斜着眼睛用余光看神荼,模仿着他的呼吸频率。神荼简直想戳穿他,在没有被激活潜力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练出可见的灵能来。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安岩就优先叫了出来。


“嘶——疼……”


这回又是哪里疼?神荼蹙起眉,睁开眼朝这个不省心的人身上望去。安岩弯着腰,似乎盘腿而坐对他而言是个很不舒服的姿势;以及,他还埋着脑袋,在神荼面前强行装作不存在。“怎么了?”神荼问,得到的是对方别过脸、呵呵笑着摆手说“没事没事”的回应。


“转身。到底怎么了?”


安岩拒绝转身,但神荼的猜测是对的,他苦着脸捂着自己的下腰:“郁垒印在发烫……”神荼愣了一下,明白过来,是他们刚才巧合激发了神荼郁垒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左手的手背上,恍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可还没等他想明白,安岩已经遮遮掩掩地以一种扭曲的姿势爬下了床。


神荼的余光捕捉到了安岩的动作,没多想就命令道:“回来!坐好。”


“啊?”


安岩在原地呆站了一下,然后顺从着神荼的意思回到了床上。他大概是真的不舒服,连爬上床的动作都非常别扭。神荼原本什么都没有多想,然而看着安岩的动作,看着看着也尴尬了起来。他移开目光,轻咳了一声。安岩双膝着席,跪坐在他身边,脸藏在眼镜和立领的后面,看不出是否和他一样晕上绯红。


“我运气,你告诉我郁垒印的反应。”神荼清清嗓子,恢复了学术的派头。


安岩怪叫了一声,差点蹦起来:“等等等等!你不是要打坐吗?我走,你慢慢打……”


神荼冷眼瞥他:“趁这机会,正好研究神荼郁垒印和宿主的关系。”安岩停下了摇个不停的手,有些苦恼地皱眉看着神荼,对上一张说一不二的霸道总裁脸。片刻后,安岩终于做足了心理准备,露出慷慨就义地表情:“……一研究就会发烫吗?”


回答他的是神荼把手放上他后腰的动作。如果不是郁垒印的位置太尴尬,神荼大概就直接把手盖上去了。


安岩一扭腰,差点从床上滚下去。“别别别!我知道了!你运气,我有什么感觉都告诉你!”神荼收回手,闭眼静心。安岩在一旁压抑地哼唧着:“可是真的很疼啊……”结果神荼每一次运气,安岩都叫疼,简直让前者以为他是故意的,然而分心抬眼的时候又能看见安岩蕴着水汽的眼睛,神荼只能节奏放缓,再放缓。


“神荼?”


红色的灵能隐隐从安岩周身浮现,与神荼的有一瞬短暂的交互,缠绕成绚丽的蓝紫色。安岩的视线都被这些色彩吸引了,嘴里无意识地回复神荼:“有点暖,嗯……也有点痒。”神荼花了三秒钟才明白过来他在形容他身上的那枚印记。略过这些,神荼首先想到的是,双印的激活意味着自己再也不需要靠金针激发安岩的潜能了——那真是下下策,安岩爆发时会不分敌我肆意破坏,爆发之后还会丧失大半天的战斗力。


然后,他也感受到了安岩所形容的温暖又酥痒的感觉,来自他左手绷带下的神荼印。那种感觉从手背,攀爬上他的手臂,随后一路蔓延到全身,就连心脏也似乎浸润在了暖流里。他偏着头,眯着眼睛看着红光描摹安岩的轮廓,那令他想起了穿破黑暗和寒冷的太阳,逐渐化去了他从凌晨梦醒后就一直贴附在骨头上的冰霜。


他如果得到过阳光,那无法忍受失去。


神荼压抑了自己的呼吸,听着身旁的人的一呼一吸变得越来越平和;他转头去看,那人细长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安岩在神荼郁垒印结合的过程中昏昏欲睡。神荼支起自己的肩膀,在安岩摇摇晃晃的时候准确接住了他的脑袋。温湿的呼吸打在他的脖颈上,耳侧传来安岩软糯的呢喃:“神荼你回来……你别想跑……”


他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让安岩的鼻息远离自己敏感的脖子。在这种情况下,他做不到安心打坐,于是只能闲着无聊闭眼数着对方的呼吸。红蓝的灵能还在交汇,由于安岩还不会控制,时而出现小范围灵能爆发的情况,在蓝色的包裹里炸出一个小小的火花。


神荼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在这片温暖里睡着了的,这一觉睡得前所未有得舒适。他梦到了自己和安岩初见的场景,不是在414公交上,而是一个普通的中学里。他坐在教室里,想着下午要去隔壁接弟弟下课,又想着妈妈为他准备的午餐里是不是还有他不太爱吃的菜,已经一把年纪还被返聘回来教书的白头发老头在讲台上解释着神曲。而他一错开视线,就看见坐在靠窗那排的少年。


夏天的风吹动窗帘,把少年的身影来回遮掩,跳跃的阳光在风吹拂的间隙攀爬上发梢,在柔软的头发上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


他想起了法语课上教过的一个单词,天使。


可下一刻,他就被冰冷的触感惊醒。冰块一样的东西刺激着他的脖子,他想要睁眼,却发现眼皮异常得沉重。他屏息,耳侧没有了安岩沉稳的呼吸声,也感知不到灵能的流转。像是前一秒还在暖阳里,瞬时就陷入彻骨冰冷。他手背上的印记激起刺痛,又在寒冷下没了知觉。冷从他的脊椎一路窜了上去,贴合着他的脖颈的像是一块冰。神荼打了个寒颤,从冰封中一跃而出。


安岩仍安稳地睡在他身边,沉甸甸的脑袋压在他的肩膀上,压得他半边身体都麻了。红色的灵能已经消散,只剩下上午的阳光披撒在安岩的侧脸。他梦里的天使依然温暖。神荼用手背去碰安岩的手,却把睡梦里的人折腾醒了。


“神、神荼?……哎,我怎么在这里?”安岩睡得迷糊,晃了晃脑袋才清醒过来,“哦……我怎么睡着了?”神荼不动神色地收回了手。安岩什么都没注意到,他只扭了扭差点睡落枕的脖子,一翻身从床上下到地上:“走走走,去吃饭,饿死了……卧槽都这个点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我都错过工会活动了!……”


安岩一转眼就跑出了房间。神荼仍坐在那里没有动,他沉默地看着安岩跳脱的身影,温暖和冰冷在他的胃里交杂,翻涌着,令人犯恶心。理智嘲讽着他的患得患失,本心却在叫嚣着让他把门关上,把安岩关在这里。


不用做饭,不许打游戏。


就在这里,待在这里。


如果一个人得到过阳光,那他就再无法忍受失去。


——以下废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昨天论文改太晚,没来得及凑够3k字【什么鬼强迫症

神荼快被他的幻觉折磨疯了,我也快被折磨得ooc了。

今天的任务是——猜猜前天关于剧情的回复里哪个小伙伴最接近真相?

提示:假亦真时真亦假,真亦假时假亦真。


ps:我是等这文完结了再开车,还是中间开一趟?

评论(7)
热度(43)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