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荼岩】一念坐忘(2)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有ooc都是我被论文折磨坏了的错。


——一念坐忘(2)——


两个人回到THA总部没多久,安岩就接到了江小猪的电话,先是表达了对他们完美完成任务的赞许和羡慕,然后清了清嗓子,说:“安岩,你把电话给一下神荼先噻。”听到这话,安岩下意识回头瞥了神荼一眼,却发现对方正靠着门框看着自己若有所思,安岩吓了一跳,躲闪过神荼的视线,捂住手机小声说:“你找他干嘛?”


“咳咳,当然是,好兄弟之间的秘密!”


安岩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再追问,将信将疑地走到了神荼身边,将手机递了过去:“小猪的。”神荼保持着双手交持的姿势没有变,垂眸看了一眼安岩的手机,挑眉表达了自己的质疑。安岩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江小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神荼这才接过了电话。


“喂?”


那头江小猪的声音激动又愉悦:“跟你讲噻,胖哥已经请人把原石出矿了,整得好巴适哦!”神荼皱了皱眉头,一时间以为自己听到的不是中文,对方却没有等待他的回应,一口气接着说,“一整块羊脂玉咧!安岩对你的意思有哈数的,所以……你们哪阵请我们吃喜酒?”


神荼捏着手机,表情不自然到安岩都紧张了起来,他是真的开始对自己丧失了一部分记忆这件事感到无所适从了。安岩听不到江小猪的话,却从神荼的神色上看出了古怪,他甚至油生出了想从神荼的手里把手机抢回来的想法。


电话对面传来王胖子的声音,似乎对江小猪说了句什么,然后约莫是凑到了话筒前面,声音清晰了很多:“我们都在古玩城呢,你有空就来看看那块玉。嘿被我猜对了,好东西连凿出个原石都要花三千毛爷爷。不过这不是安岩小兄弟的喜事嘛,算我送他的!说起来,你这回从THA捞到了多少钱?够数了吗?”


江小猪在那头叫:“你说我话多,哪个有你话多哦!”


王胖子这才急匆匆说:“那得了,你有空就过来一趟,我先挂了。”话音刚落,耳边就只剩下嘟嘟的忙音。江小猪和王胖子对神荼的印象大部分归结于“少言语”三个字上,因而也没有发觉什么奇怪之处。只有安岩将神荼茫然的神情看在眼里,越是没能听见电话的内容,越有种不好的预感。


神荼全程没有吭声,把手机交还给了安岩。后者小心试探:“小猪说了什么?”神荼在记忆断层造成的不解里坚持了一整通电话,这时候听到安岩的声音,才终于有了点身处人间的实质感。他灰蓝色的眼眸安静地盯了安岩半晌,忽地说:“你要结婚了吗?”


“啊?”安岩张大了嘴,开始慌乱摆手,“没,没有啊?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吧?”神荼绕过他往车站走。安岩停下了动作,抬步追上他:“等等,你要去哪里?”


“去找江小猪。”


安岩自觉跟上。


神荼坐在靠窗的位置,安岩纠结了半分钟是否要坐在他身边,最后还是跑到了他身后的位子坐下。他望着窗户里映出的神荼的影子,望着那人皱起的眉头,沉默了半路终于开始没话找话:“你那辆教练车停哪儿了?”


神荼简洁地回答:“你楼下。”


“我们从THA总部出发去的龙溪山墓,你干嘛把车开到我那儿停着?”安岩倾身上前,把小臂搭在前椅的靠背上,像是随口问道。


神荼侧过脸斜了安岩一眼:“王胖子把我们送到了THA。”安岩点着头一连应了几声,然后又问:“哦,那……之后呢?”之后,之后他们从THA前往龙溪山墓,公车、渡轮、牛车、11路都坐过了,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定位到墓穴;他们由东侧墓道进入,期间遇上了两米多高的石砌怪物,两人一边闪躲,一边接近墓穴中心。


再之后……神荼的记忆出现了空白。安岩盯着他的脸等待他的回答,而他已经明白安岩这是在套话以推断自己忘记的事情有哪些。神荼刚要开口,忽得觉得头像被什么砸了一下,又昏又疼,他的视线再次瞥过安岩,那人的脸在他暗淡的视野里变得模糊起来。他觉得自己像是已经在混沌里放松了身躯,任由黑暗拉着他一路往下沉。他不禁怀疑,自己之前回忆的那些是否是真的,或是由他捏造以说服自身?或许他们并没有动用那么多交通工具,或许他们并不是从东面入墓,或许他们没有遇见石人……


公车的报站声让神荼从黑暗里惊醒过来。安岩正紧张地盯着他的脸色,看他平静地站起身下车,这才三步并两步跟上前,拉着神荼的手快步往古玩城走:“不行,我得让张天师帮你检查一下。你头还痛不痛?有没有犯恶心?”


神荼仍觉得眼前像蒙了一层薄雾,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对安岩摇头:“没有。”


安岩走进屋的时候,发现王胖子正在和江小猪一起看某个古董鉴赏节目的视频,两个人对所谓专家的“常识性”错误评头论足嘲笑不止。张天师坐在旁边,一边慢吞吞饮着茶,一边絮絮叨叨让两个人小点声。神荼一如往常,跟在安岩身后跨入门槛。他的表现很正常,皮肤又白得除了安岩没人能看得出他是否脸色不好,因而他们出现时,屋内三人都没有意识到气氛的怪异。


王胖子吃惊神荼这么快就赶过来了,引着他去看那块羊脂白玉原石。安岩拦住了他们,拧着眉头,在自己的脑后比划了一下,对张天师说:“麻烦帮忙检查一下,神荼在龙溪山墓的时候受伤了,最近状态一直不对。”


“哪一个?!”江小猪首先叫了出来,显然对战斗力报表的神荼受了伤而安岩却毫发无损的事实无法接受。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张天师,他站起身,抬眼由上而下仔仔细细把神荼瞧了一遍,然后捋了捋自己并不长的山羊胡子,问:“小师叔伤在哪里?”


安岩替神荼回答:“后脑。”


王胖子在一旁插嘴:“伤着脑子了啊……”即刻收到了神荼一枚眼刀。张天师说自己得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被王胖子和江小猪一惊一乍的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神荼摇头表示不需要,他认为这种类似脑震荡的症状,一周之内就能自愈,却被安岩半推半搡地赶去了隔壁房间。


门阖上了,安岩盯着那里的视线却没有收回来,像是能透过木板看到神荼的情况一样。江小猪坐在他身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回神!回神!”安岩“啊”了一声,回头,看见一旁两个人齐齐盯着自己。


王胖子靠在椅子上,一只手臂伸出来拍拍安岩的肩膀:“别慌。告诉哥,神荼这是怎么了?”


江小猪比王胖子观察得细一点,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露出迷惑的神色:“安岩,我啷个觉得不太对哩……神荼咋个又变得不会笑了?你们……”他说着,做了个手势,“在一起之后,他不是老像个人啦?”


安岩疲惫得连江小猪吐槽神荼冷得不像人的事情都懒得附和了。他摇摇头,说:“他好像不记得了。”


江小猪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自己:“不记得啥?他还记得我啵?”


“……他不记得我们……”安岩略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在一起了。”江小猪一时间不知道是被消息惊住了,还是无法找到得体的方式安慰自己的好兄弟,愣在当场,只有眼睛眨巴眨巴,好半天才把舌头撸顺:“磕着脑袋还会这样?”


王胖子正经回答:“这叫选择性失忆。”然后话头一转,“那可惜了一块好玉,我店面还抵押着呢。”


“什么玉?”安岩问。江小猪锤了王胖子一下:“胖哥你说漏嘴了……”王胖子捂住了嘴,刚要解释,身后的房门开了。走前的是神荼,后跟着张天师。后者一脸严谨肃穆,对着紧张地看过来的安岩摇头晃脑正要从阴阳相和说起,就被王胖子出言打断:“没看到小兄弟着急吗,说人话,赶紧的。”


张天师于是说:“小师叔这情况很正常,多休息一段时间即可逐渐恢复。”僵直了一整天的安岩舒了口气终于放松下来,视线转开去看神荼,收到了对方一个“早说了没事”的表情。这表情和他们在一起后交换的独有彼此知道的小神色无差,安岩登时开心起来,不自觉地回了一个笑。


神荼不再看他,却问坐在一旁的江小猪和王胖子二人:“什么玉?”安岩吃惊地张开嘴,看了看神荼,又看了看房门:“你听到了啊?怎么听到的?还是看到了?慧眼吗?……”他一连问出几个问题,却在想起方才与小猪说话的具体内容后戛然而止。


他坦言了他和失忆前的神荼的关系,而这种关系此刻的神荼当然是不在意的。安岩明白这个,他只是有点尴尬,于是自觉地闭上了嘴。而这边被问到的王胖子在压抑的气氛里沉默三秒,视线在两个当事人之间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破罐破摔地回答:“你买给安岩的玉嘛,羊脂白玉,价值连城。”


神荼睁大了眼睛。


安岩听出了“求婚用”的潜台词,他坐立不安。


——以下废话——

以为这是一篇“第二次爱上你”的小甜品的姑娘们,你们可能想得太甜了^_^

我以为我今天不会更了,但看来我对这cp爱得深沉。

ps:论文初稿过关了,我可以放飞自我了o(0▽0)ツ

评论(6)
热度(40)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