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荼岩】一念坐忘(1)

!:任何ooc都是我的错,荼爷和小天使及THA众都性格饱满如原作。只以勇冒动漫为基础,其他相关作品均不涉及。

!:题目取自荀夜羽《江山雪》。

!:写长在死尸堆里的爱情这么不容易,小伙伴们给点鼓励可好?^_^


——一念坐忘(1)——


神荼被墓道里传出的腐朽气味和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惊醒。他屏息凝神,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他正以一种半倚靠的姿势坐着,背后是冷硬的墓室墙壁。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墓里昏睡过去了,清醒的一刹那,他把浑身的力气都调动起来,睁眼的下一秒,他已经站在了墓室中心,惊蛰持于右手。


身上没有哪里疼,也没有哪里有血迹。环顾四周,这个墓是一个他理智上熟悉,感觉上却很陌生的地方。熟悉是因为,他记得自己在HTA接了这个任务,带上了安岩,也调查过墓穴的情况;陌生却是因为,他对自己如何进入这个墓室记忆模糊,更对为什么会昏迷一头雾水。


神荼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种茫然的情况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能够解答疑惑的人——安岩背对着他站在石壁前,正在认真地解析上面已经模糊不清的字画。神荼收起了惊蛰,蓝色一闪而过,照亮了墓室一侧。石壁前的人似乎这才发现他已经醒了,转身向他跑来:“神荼!你醒啦!”安岩跑得急,手机没握稳,他手忙脚乱地去抓从掌心漏下去的手机,脚下的步子就变得一团乱。神荼下意识地后退,眼睁睁地看着安岩平地摔,手机屏幕开裂的声音和安岩脸着地后发出的哀嚎声让他忍不住扶额叹气。


“嘶……”安岩揉着额头,慢慢从地面上爬起来,眨眨眼偷偷从手掌下用谴责的目光瞄着神荼,嘴里嘟嘟囔囔,“眼神里说着‘喜欢’,脸上却总写着‘妈的智障’,你这不只是‘腹’黑啊……”


神荼似乎从他的嘟囔间捕捉到了一些奇怪的字眼,他低头看着安岩,视线在他擦破的额头上停留了一会儿,想了想,决定还是解决更重要的问题:“这是哪里?”


安岩停下了揉头的手,诧异地看着神荼,嘴张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龙溪山墓啊……神荼你不会是,刚才落地把头摔了吧?”


“落地?”神荼听他这么说,忽地就觉得自己的脑后确实疼了起来,他狐疑地盯着安岩,然后伸手去摸自己的后脑,果不其然摸到了一个薄薄的痂。他心想着:‘我当然知道这是龙溪山墓,我是在问这是哪间墓室。’但他懒得和安岩辩驳,自己开了慧眼将石室扫了个完全,心里对所在地已经有了判断。


唯一不对劲的是,他仍不记得自己来到这个封闭空间内的前因后果。安岩却迅速地跑到了他的身后,踮起脚尖,撩开他的头发去看那个血痂。神荼不太习惯有人靠他这么近,更诧异自己和安岩什么时候这么亲近。他正要闪身,隐隐作痛的那一块就被安岩微凉的手背触碰,对方小心翼翼的动作和柔和的声音都显得十分陌生。


“是不是很疼啊?”


神荼半僵着身体,听安岩在他耳根不足三寸的地方说话。心悸和惊颤他无法区分,本能地转身擒住了安岩的手,将对方拉到了自己眼前。安岩睁大眼睛看他,目光里还留着恰能熨帖心口的温度。


“下次高空坠落你别垫下面了,你当我的守护子弹是摆设吗?……”


神荼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了?”


安岩愣了一下。他很熟悉以至于一看就懂神荼那种关爱弱智儿童的眼神,这人含蓄的“你怎么了”四个字翻译成普通人的语言就是“你很奇怪,你有病吗?”安岩有了不祥的预感,他甩了甩被神荼捏过的手腕,仔细观察着神荼的表情,在确认对方不是在逗他之后,皱着一张脸问:“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神荼不太耐烦:“什么?”


“就是……”安岩停顿了,似乎这件事很难在一个被怀疑失忆的人面前直抒。他想了想,伸出手指在自己嘴唇前做出一个静音的动作,“就是这个。你不记得了?”神荼花了一秒思考,结论是这是一个谁都可能做出来的、对他而言没有什么特别含义的动作。他终于对安岩跳脱的思维失去了关注的兴趣,起身探知周围环境,以试图找寻到一个出口。


安岩一声“喂”卡在喉咙里,最后化成一个无声的叹息。他指着那面他刚才一直在琢磨的石壁,对神荼说:“上面说,这里每十二小时开启一次。从我们进来已经过了……”他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碎裂的手机屏幕,在裂痕间找到了此刻的时间,“三个小时差十分,也就是还有不到十分钟这个石室的出口就会自动打开。”


神荼是真的被脑后的伤口折腾得头昏,竟也没有固执地去探索出去的路,听了安岩的话就回到他之前依靠的地方,重新坐了下来。他闭目养神,其他感官却敏锐地捕捉到了安岩那边的动作。那人在他的身边坐下,看了他一眼,又闪躲似地移开了视线,期待,又像怕期待得不到结果。


安岩的心思对神荼来说就像一张摊开的图纸,简单又直白。


这二货脸上写满了“失望”。然而他在失望什么?自己是否忘了什么和他有关的事情?神荼尝试着想要回忆出可能与此相关的细节,可他一回忆,头就开始疼。并非是后脑伤口的疼,而是颅腔里像是灌了水银一样,又沉又晕的那种隐隐作疼。他现在有些确定自己摔得实在不轻了。


神荼又一次摸了摸脑后,决定作罢。


龙溪山墓是一个难度未知,但也因此能换取大把积分和货币的地方。当时神荼把和自己家人有关的一个物件送到THA解析,被告知起码得花三个星期才能看出门道来。他突然闲了下来,便被一群人鼓励,去龙溪山墓走一趟。神荼从来不考虑钱的问题,THA往日来给他的绝对不少,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磨破嘴皮劝说他前往。


倒是神荼自己不知道,他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用。


其中以江小猪最积极,站在他和摆笑的安岩之间,挤眉弄眼。当然,这事情本来只是神荼一个人的活,然而罗平一听说安岩被留在了THA每天和瑞秋低头不见抬头见,当即拍桌子让神荼把他打包带走。


这并不是第一次神荼和安岩单独两个人做任务。尽管带着安岩会比孤身一人要束手束脚一些,除了神荼意外磕到了后脑,以及安岩后期不太正常的情绪,倒是没出现什么其他波折。说好的十分钟开门也掐得很准。


至于神荼所好奇的“静音动作”,是一直到了回到地面上很久之后他才弄明白的。那时候离龙溪山墓的事情已经过去一周了,THA欢迎一个小队A级任务顺利归来,开了个庆祝会。说是欢迎,实则只是找个理由大家吃一顿好的。安岩果断选择过去蹭吃蹭喝,对安岩的晚饭产生依赖的神荼也只能跟随。吃完饭大家决定开个小密宇刷一发,王胖子拍着胸脯保证这次里面只有迷宫,没有怪物,谁能在不被其他人发现的情况下拿到宝物就算赢。


神荼对王胖子设置的宝物没有兴趣,刚要走人,就被密宇系统拉了进去。安岩不知道去了哪里,神荼只能顺着他认为安岩会选择的甬道走,以望在某个角落里找到那只二货。事实证明安岩的智商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时常掉线,这人开了慧眼,缩在一个夹缝后,正观察着对面墓室里的情况。


可笑的是,他的眼镜在任何光线投射而至时都会反出一片白光。这个疏漏让他闭眼开慧眼的行为显得像掩耳盗铃。神荼收敛气息,然后迅速闪现到了他的身边。安岩只捕捉到了一片蓝光,脱口而出:“神荼?!”


神荼一边摘下他的眼镜,一边把自己也挤进了那个夹缝。原本还有些空隙的地方因为多了一个人变得狭窄无比,两个人为了不出现双双暴露的情况,只能竭尽全力贴在一起。神荼的呼吸就落在安岩头顶,后者的慧眼在这种近距离观测上十分累赘,于是睁开眼睛,这才发现眼镜还被神荼拎在手里。


安岩伸手去拿,被神荼闪开了:“眼镜会反光,二货。”安岩迷蒙着眼睛,轻声“哦”了一声,又说:“没有眼镜不太习惯……”神荼闻言低头认真去看那张难得脱去眼镜的脸,这才发现安岩的睫毛很长,眼睛也很大,优点一直潜藏在圆框眼镜下面使得他总是充当一个落在人堆里就会被忽略的角色。


神荼的视线沿着他的鼻梁一路往下,停留在双唇上。就是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在龙溪山墓里安岩支支吾吾提出的问题。


就是这个。你不记得了?


他听见了眼前这个安岩心跳的声音,紧接着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重。他在为数不多有关于安岩的记忆里寻找,身体却已经做出了习惯的举动。他的视线在两片唇上逡巡,安岩不解地仰着头看了他一眼,呼吸交融。可远处的声响打断了他怪异的旖旎,那声音虽小,在寂静的墓道里却仍可被捕捉。


安岩不舒坦地动了动身体,说:“键盘声?那是允诺吗?”他转头的动作使翘起的头发挠过了神荼的脖颈。一瞬间,所有事情都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某个安岩看神荼还不那么尽映双眸的时候。神荼被近乎复刻的两个场景诱哄,他搬正安岩的脸,然后伸出手指,竖在了他的唇上。


说是安岩的唇,其实也可以算是神荼的,毕竟两个人此刻只离有一根手指厚度的距离。


“嘘……别出声。”


下一刻,神荼抽开了手指,前倾一点五厘米。被他压制在夹缝深处的人似乎已经呆住了,紧闭着牙关,逼迫着神荼双唇相印,浅尝辄止。


当然这次密宇探险的宝物并没有归属他们,因为安岩太高兴了,他摆脱了神荼恋恋不舍的唇,激动地问:“神荼!你记起来了吗?!”神荼没有来得及制止他,也没有来得及回答,允诺的探索机器人已经溜达到了他们身边,不远处传来大小姐和管家的抽气声。


实际上并不是记起来了。但这个场景和这些动作太熟悉,神荼的动作要比他的思维快一秒。不过他还是决定留住安岩当下的眼神和表情,这让他感觉到心脏错拍时的酥麻。神荼没有回答安岩的追问,而是在对方重复了第十二次时,弯起嘴角,说了两个字:


“闭嘴。”


然而,龙溪山墓之后的两个人大概还需要从头开始。那时候的神荼也不知道,有些记忆忘比不忘好。可惜的是,师父所授予他的“不自见,故明”这样的字句,在他遇见安岩之后,都远离了实际。


——以下废话——

短篇而已,应该不会坑,毕竟第二季也得到几个月后才能完结。

更新频率完全依赖于我每天脑海中“学习去混蛋”和“唉就让我歇会儿吧”的两个小人哪个打赢了。

无法定义的甜或虐,看过在下的文的小伙伴们都懂这风味233


ps:本想今日开车的。 @伏珺 表示要吃我的腿肉当入圈安利……所以我只能勉为其难地(x)保持我正派的形象,先写正剧再说。

没打上车请怪她 ↑【不是】

评论(10)
热度(47)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