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光阴只方寸-多普篇3

本章有点质的飞跃(不,并没有。


——光阴只方寸:多普(3)——


如果不是明楼放开,明诚保持着那种被明楼碾压般揉进自己胸膛的姿势,绝对要喘不过气。他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笑明楼:“大哥,你入戏太深啦?”时常接受明诚口头攻击已成习惯的兄长转头看着他笑了一下,并没反击回去。倒是明诚说完,自己觉得有一处不对,心口一紧。


如果说明楼饰演伪装者时表达的是一种怀疑之后的愤怒和后怕,那么明楼借由此传达给他现实中的弟弟的,是之后的恼火,还是之前的犹疑?明诚收住了脸上的打趣的表情,沉默下来。


他以监视者的身份进入明楼的视野,如果他并没有被成功策反呢?或者,如果他不仅仅代表了明镜呢?明楼不信任他,这才是一个正常人的做法。明诚一边向自己说这样无可厚非,一边又觉得有点失落。他不想再抬头看明楼,而明楼也什么都没有注意,和学妹告别之后就招呼他离开。明诚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大步流星向前的背影,脑海中冒出的“大哥这么久在我面前表现出的,可能只是有所修饰的假象”的想法让明诚不寒而栗。


明诚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考虑如何让明楼彻底地相信他。既然于猎魔这件事上表现得太业务娴熟反而会引起怀疑,那么是不是展露弱点更合适?或者对于他们两人而言,同事关系已经没有问题,需要加固的是兄弟关系?然而明诚并没有观察过其他的兄弟相处,所以他思索了很久应该做些什么使他们情谊更密切,却不得头绪。


倒是明楼打断了他的沉思:“你在想什么?”明诚吓了一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明楼无奈又好笑地替他拍了拍后背,明诚感受着贴在自己后心口的温热大掌,忽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增加肢体接触,增加除了公事之外的交流——就像他以前和小凤凰培养默契的做法一样。


想出解决方案的明诚顿时放松下来,一双因为咳嗽而氤氲雾气的大眼亮闪闪地看向明楼。后者拍抚他后背的动作一顿:“这么看着我干嘛?你又在动什么歪脑筋?”明诚直起身体,在明楼收回手的下一刻把自己的手搭上了明楼的肩膀,拍了拍:“我想起来,你不是要喝咖啡吗?我明天给你露一手。”


明楼对明诚也会做出这么大大咧咧好哥俩的动作惊讶了一瞬,随后对明诚愿意给他加个下午茶的建议欣然答应:“正好,我明天上午去见导师,希望下午能循着浓香进门啊。”明诚简直要笑他属狗,明楼也不在意他说什么,满意地在两个人回去的路上提醒了两遍:“记得多加点糖!千万记得!”领了命令的“饮品店师傅”提起手肘戳了他一下:“庸俗。自己去加糖精去。”明楼毫无意外地截住了他的手臂,为了防止明诚再次肘击,他握着对方的肘部就是不放手,两个人褪去了妖魔鬼怪世界里的身份,回转成了普通的大学学子,嘻嘻哈哈笑成一团。直到走到人流密集处,开始有同学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们的时候,明楼这才收起了长手长脚,勉强绷住笑意,板起脸说:“站直了,走路都歪歪扭扭像什么样子。”明诚闻言,脸上挂着笑整理好衣服,和明楼正正经经走出了校门,心底则在为自己手到擒来加深两人兄弟之情的方法呼好。


可惜的是,明楼隔日不在家。不然他拽着明楼一起煮咖啡,不但可以借着下午的时光体会一把共厨的友谊,也可以趁心情良好,旁敲侧击问问明楼有关“信任”的事情。饶是有些缺憾,次日明诚还是早早吃完午饭,就开始为他的明家大少爷做小食。明楼则去了导师的办公室,打算讨论之后的工作。


可他站在门口,还没来得及抬手扣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里面走出来的是个踩着高跟,穿着长款风衣的女人,明楼仔细一看,发现那居然是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金家阿姨。他愣了一下,想起来前段时间他把戴老师的联系方式留给了金太太。在他愣神的片刻之间,金太太也认出了他。两个说不上特别熟的人在办公室门口偶遇,莫名地有点尴尬,明楼向她打招呼道了一声早安,没有问她为什么来找戴老师。


金太太视线游移,本来就不打算实话实说,她脸上妆点着勉强的笑意,和明楼说谈了几句,便找了个借口迅速离开了。明楼目送她的背影,思索了一下,发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了——他们两距离上一次见面不到一周,金太太已经明显瘦削了一圈,脸色也很不好看。联想到那次在金家外面遇到金怡,那人同样神情疲倦。明楼将之前自己下的有关小鬼的结论来回斟酌。普通的小鬼很快就会消失,就算晚了几天,也绝不会干扰到人的精神,最重要的是,小鬼会紧跟着一个人,不可能整个金太太和金怡两个人同时受影响。除非这不是普通的小鬼,除非小鬼不只一只,除非有谁在幕后操控针对金家人。


然而针对的究竟是谁?明楼收回了正要推开办公室门的手,在走廊里站了片刻。他想到了明诚。想到那人的一刹那,明楼心尖一跳,觉得非要拨个电话回去不可。他先打的是明诚的手机,没有人接,随后压下撇开和导师约好的面谈直接回家的冲动,又打了家里的座机。等了好一会儿,对面终于接通。


“喂?”


明诚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异样。明楼抓紧了手机,想起是这些莫名的猜想使自己焦急到脑袋发懵,忽然觉得尴尬非常。那头又喂了一声,明楼才清了清嗓子开口:“我大概三点回来。”明诚听出了他的声音,奇怪地问:“大哥?……不用再打电话回来说吧,我记得的。你昨天说过了。”明楼没有解释,又问:“你手机静音了?”明诚不解地“啊”了一声,然后去客厅沙发查看自己的手机,这才看见明楼之前打过来的两个电话。他自己也很疑惑,却随口和明楼说明道:“没静音,但好像没听到……可能我在厨房,离得比较远。”他话音刚落,厨房烧着的水已经咕咕咕地开了,明诚赶紧说:“大少爷,我正完成你的任务呢,你别苛求这种细节行吗?”明楼很难把他的猜想在电话里解释清楚,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大概等得不耐烦了,“啪”地一声挂断了。


明楼没有办法,只能收了手机,走到戴老师办公室外,终于敲了门。他花了一点时间处理学业上的事情,最后又装作不在意地随口问了问方才出门的女人的事情。然而戴老师的回答也很含糊,明楼不便详问,就作罢了。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明楼以家里有弟弟要照顾为由,从谈到兴头上的戴老师手中逃了出来,没做任何停留就往家走。


明诚的手机习惯性放在哪里,他是知道的,也知道铃声有多响,所以明诚没能听到来电的说法让明楼心底不安。他上楼时特意没有用自己的钥匙开门,不过明诚这一次倒是反应很快,门被打开了,背后露出明诚被蒸汽熏得有些发红的脸。


“你没带钥匙?”


明楼点头,视线在他身上扫了一眼,初一见觉得明诚没有受到小鬼的干扰,面色如常,精神也很好。他稍稍放心了,轻松下来的顷刻就察觉到了屋里飘散的咖啡香。明楼下意识循着香要往屋里走,被明诚伸手拦了一下。那人忍笑瞥了一眼脚下,说:“大少爷,您先把鞋脱了吧。”他言罢,转身正要去厨房把咖啡端出来,下一秒,明楼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知道自己处于安全环境的明诚没有猎魔时的机警,被明楼一拽,没有站稳,差点摔到明楼的身上。幸好他右手扶了一下吧台,这才把自己的身体稳住。“怎……”他只来得及吐出这一个字,连脸上的惊讶都没来得及转变成不解,明楼随后的动作让他彻底僵直了。


对方一手拉住他的手臂,另一手拽住他的头发,将他的姿势固定住不许闪躲分毫。明诚的头皮都被他扯疼了,只能扬起脖子让自己好受一点。然后明楼就把头埋进了他的颈侧,不知道是不是嗅闻什么,明诚看不见,只能感觉到有湿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皮肤上,细嫩的脖颈很快冒出了一堆鸡皮疙瘩。


明楼过了一会儿又转向他的耳后,换姿势的过程中鼻子擦过了明诚的脖子,他也不知道是痒还是心悸,浑身抖了一下。明楼问:“怎么有股苦味?”明诚并不知道他在考虑小鬼的事情,被他进屋以来的举动惊得大脑失去了推理能力,张了张嘴回答:“是咖啡味吧。”明楼保持着这个动作好一会儿,才从鼻腔里挤出一声“嗯”,然后抬起头,把明诚放开了。他换了拖鞋,因为担忧而紧绷的肩膀终于放松下来,他伸手拍了拍明诚的肩膀,说:“金太太状态不对,你下次如果碰见金怡,记得塞张符给她。”


这是曾经他们处理小鬼的方法,明诚这才明白明楼一连串举措的意思,他愣了一下,问:“你遇到金阿姨了?看到她身后的小鬼了?”明楼摇头,揉了揉太阳穴,叹口气道:“没有。”明诚还在刚才的气氛里没有缓过神,说话直愣愣的:“那就,我给你倒杯咖啡,醒醒神。”


从来公事和私事之间切换自如的明楼很快打起精神:“你这咖啡真是香……”一边说着,他便越过明诚,自己朝着香味飘出的方向走去。明诚站在玄关,看着明楼消失在厨房的门后的身影,突然心脏像是停跳了一拍,血液迅速冲上了脸颊,脖子上还残留着明楼的触感,脸上发烫,他打了个颤。


他的大哥在严肃地处理突发事件,他却因为这些再正常不过的检查害羞起来,于是因为自己的害羞而羞愧。明诚深呼吸了几次,可还是忍不住脑海里处理的讯息都是有关这些的。算上之前因为明楼学妹的音频引发了几次尴尬的接触,以及为了讲戏而发生了一次拥抱,再加上这次,他们的特殊情况未免太多了。虽然明诚希望通过更频繁的交流和接触而让明楼给予他感性上的信任,然而这种接触……这种接触不能算兄弟之间的正常接触吧?


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动静。明诚拍了拍自己热度慢慢消退的脸颊,转身去找他的兄长:“糖我给你加好了,别乱翻了。”


接下来的一天,明诚都手足无措,他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视线去和明楼交接,尤其是在对方坦然得像是远远地欣赏了一下男士香水味而已的情况下。他努力让自己把当时酥麻的感觉忘记,可是越这么对自己的大脑强调,这混蛋就记得越牢固。明诚害怕这件事成为自己的阴影,于是决定暂时不执行获取信任的计划,等事情淡出脑海了再说。


幸运的是第二天上午,他接到了金怡的电话,说他们从老乡那里拿了一堆土特产,金父亲自下厨,想请他和明楼一起去吃个饭。明诚把这事向明楼提了一下,后者说他在学院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能去。明诚反而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终于能躲开明楼,好好平静一下了。


明楼似乎没有看出明诚突然轻松下来的神色变化。他提议自己开车把明诚送到金家,被明诚拒绝了。最后他只再次提醒道:“别忘了符文。”


——以下废话——


阿诚:你不爱我,为何撩我?!

↑ 对不起我只是想OOC一下。

评论(7)
热度(55)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