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光阴只方寸-多普篇2

我以为我能写出一部《百鬼夜行》,可现在看来我写出来的是《夏目友人帐》……为什么这么小清新?年轻的楼诚自带小清新气场吗?


——光阴只方寸:多普(2)——


明诚愣了一下,和明楼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察觉出了同样的意思,于是他笑着对金悦说:“摄像有时候会出现记忆覆盖的情况,你们那个监视器肯定也是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只能说你运气不好了。”


金悦盯着明诚看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挠挠头发:“可能是吧……”明诚保持着微笑移开了视线,明楼则没什么表情,暗暗加快了行驶的速度。


金悦家是个联体小别墅,明楼干脆就把车停在门口。金悦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明诚和明楼就下车等着,目送金悦进屋。没想到开门的不是金悦,而是提早回家的金太太。她站在门口,视线越过儿子,就看到了车边的两个人。她不认识明楼,却对明诚很熟悉,冲着他们喊了一声:“来坐会儿再走吧!”


明诚下意识转头去看明楼,后者挑了挑眉示意无所谓,两人就一起进了金家。金悦为了避免金太太的责备,迅速地溜进了自己的房间。金太太没有这个心思追问金悦,就放他进去了,自己给明楼和明诚各倒了一杯茶,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随便聊了起来。明诚把金悦的事情实话实说了,金太太没在意监控录像的事情,更没有把儿子叫出来责问,看起来若有所思。她随口问了两句,然后勉强地笑了笑,岔开了话题。明楼借着喝水的机会丢给明诚一个疑惑的眼神,明诚幅度极小地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金太太看起来有些忧心忡忡,只是她掩饰得不错,如果不是明楼二人对她神色的观察比较细致,很难察觉。她强打起精神,目光从明楼身上扫过,转头问明诚:“哎,阿诚,这位是你老师?”


明诚忍不住扑哧一声下了出来,然后赶在明楼尴尬之前回答:“他是我大哥。”


金太太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坐直了身体,认真地打量着明楼,斟酌地问:“你是……明楼?”得到明楼的确认,她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阿诚知道的呀,我以前和你大姐是邻居!你不记得了吗?……哎呀我们搬走的时候你才这么高,现在都一表人才了啊!”她说着,用手比了个初中生的高度。


明诚在一旁忍着笑,明楼怎么也没料到自己陪明诚接个小孩会引起一场认亲,脸上还保持着惊讶。等他反应过来了,就迅速去质询明诚,后者却衔着笑转过头,环顾左右。


金太太没有理会他们的小反应,自顾自打听着:“听说你在学经济?这是好专业啊!我记得小怡说她也去听过你们那儿的课,你们有个什么……好像是姓戴,姓戴的老师,小怡说他是国外的大教授回来的啊……”


明楼插了一句:“阿姨,您说的戴老师就是我导师。”


金太太顿了一下,然后连连点头:“明镜还总说她弟弟不好,这不是挺优秀的嘛!”她这样直言夸赞明楼,后者居然也含笑接受了,让明诚在一旁转着视线不忍看。由于明楼没有应声,金太太这话说完,三人间突然就沉默了,她轻微调整了一下坐姿,双手交拧放在大腿上,身体不经意前倾,看起来是一个及其紧张的状态。


“听说,你那个戴老师有个众筹公司?”


明楼点了点头:“是。”他回答得虽然轻巧,眼睛却没有错过金太太别扭的动作,不过心里虽然有了疑问,也没有多问。金太太随即说:“哦……我就是听说了,随口一问。”明楼保持着笑,一副并不介意的倾听状,就听金太太小心翼翼地拐进主题:“我蛮想了解他那个公司的,你老师的联系方法你有吗?”


金太太这样一句话,也让明诚察觉到了不对,他回过头关注明楼的举措。明楼却什么也没说,看起来像是完全不在意金太太诸多古怪的发问,只是随手取了茶几上放着的便签纸和圆珠笔,然后掏出手机翻了几下,低头把电话号码抄上了。金太太道了声谢,把便签纸拿起来仔细叠好,捏在手里,看起来如释重负。之后三人又随便聊了聊,金太太揭露了成堆的明楼小时候的糗事,明诚把心底的疑问放下,听故事听得兴起,并不管他严肃的大哥正在自己面前流失形象。


一直到明楼用“你还想不想去超市了”的神情胁迫明诚赶紧辞行时,明诚才缩了缩肩膀,懂得了见好就收。两个人走出玄关的时候,正好碰上回家的金怡。明诚和她打了个照面,发觉金怡的脸色有些不好,又问了一遍她的身体情况,金怡稍有些不耐烦,转头一边闪进门,一边挥了挥手:“别担心,我好着呢。你们慢走!”她甚至没有顾得上问明楼是谁。


明诚越发觉得今天的金家人都很奇怪,他跟着明楼坐回车里,不等明楼倒好车就忍不住开口问:“大哥,你觉不觉得阿姨有点不对劲儿?”明楼在看后视镜,生怕把他新领第一天的宝贝车子给划擦了,所以回答也慢了半拍:“有什么不对劲儿?……没有,你多想什么呢。”


“没事她找众筹干什么?”


明楼终于把车调转了方向,驶上了马路,也有时间批评明诚了。他知道明诚这么一个聪明的人肯定从金太太的表现中看出了什么,问自己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个同感。明楼瞥了他一眼,说:“你还真管上别人家的事情了?她没有找到你头上,你急什么?”听到明楼这么说,明诚也只能把剩下的一句“金叔叔可能公司资金周转出问题了”吞回了肚子里。


停止了金太太的话题,明诚停顿了一会儿,又换了个人讨论:“那金悦呢?他们学校那个监控记录是什么情况?”明楼反问他:“你认为呢?”明诚于是低头思考了一下,然后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遇到过的一种小鬼,喜欢恶作剧,不会害人,一般是虚弱的灵体,不出两天就会消失?”


明楼点头表示赞成:“所以阿诚,比起操心金怡、金悦、金太太,麻烦你操心一下我的胃。我们再不去补充库存,晚上就没有夜宵可吃了。”明诚趁着红灯,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一下明楼:“明大公子,你到底把我当你舍友还是你佣人?”


“你是我弟啊。”明楼理所当然地说,同时为了避免明诚的手妨碍他开车,下意识地伸出大掌把明诚的左手包裹住压制住了。明诚被他的动作一惊,下意识往回抽手,明楼也瞬间反应过来,触电般把对方放开了。然而早上发生的尴尬因为明楼这一举动,又要重复经历一遍了。


也因为如此,当日两个人做什么事情都有些不顺。明诚陪着明楼吃完晚饭,就迅速上楼龟缩进了自己的房间,心里预备着第二天早上晚点起,要等着明楼已经出门了再从房间里出来。没想到次日,明楼砰砰敲他的房门,硬是逼着他从蜗牛壳里钻出来。


明诚本来的一点扭捏在看见明楼镇定自若的神情之后彻底消失。后者拍着他的肩膀,直截了当地下命令:“快点洗漱,咱们去学院还播放器。”明诚简直被他的自说自话惊住了,他瞪圆了眼睛,诧异地问:“你学妹的播放器你去还不就行了?非得拖上我?”


明楼挡住了他所有质疑,把他往卫生间推,还顺手帮他带上了门,自己站在门外说:“我院女生如狼似虎,我得找你帮我挡挡桃花。”明诚照着门踢了一脚,依然没有改变明楼坚持带他一起去的决策。


他们本来没打算进院系楼大门的,然而明楼给学妹拨电话,对方却始终没有接。不得已,两人顺着演出厅传出的动静,一路寻了过去。推门一看,就发现台上台下各站着几人,学妹就在其中。正在排演的学生听到动静,抬头朝门口看过来,扎着马尾的漂亮学妹发现是明楼,赶紧招了招手,自己也迎了上去。


“明师兄!”她叫了一声,然后迅速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一吐舌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儿太闹了,我没听到。”


明楼把修好的音乐播放器递给学妹,然后扬起下巴示意台上:“你们这排的是什么剧目?”学妹发现他有意多看两眼,高兴地把两个人都领到第二排正中间的座位上坐下,嘴上回答:“剧本是根据一本小说改编的,名字叫《伪装》。”


看到台上一学生举着长枪,另一学生面前的场面十分惊讶的明诚,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理解了。他和明楼都没打算问学妹具体剧情,学妹却兴奋地自行解说起来:“这一幕演的就是,伪装成国党的共党主角,发现了他的伪装成普通人的共党弟弟的身份。由于他身边还有其他国党,所以他只能装作一无所知来逼问弟弟……”


她这头说着,台上的两位学生已经演绎了起来。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学过怎么端长枪,主演姿势怪异而且手还有点抖,弟弟则跪在他身前,憋不住要笑。没有摸过杀人的枪、但摸过杀鬼的枪的明楼觉得这场面太出戏了,不忍心再看第二眼。


本来期待给师兄留个好观感的学妹也意识到了这演出的效果不佳,羞恼地朝着台上笑骂:“你们在干什么呢?!严肃点啊严肃点!正生死攸关呢你笑个什么鬼啦?!”


主演和弟弟迎着导演气急败坏的眼神,努力严肃起来。然而接下来又尝试了一次,要么是卡在表情上,要么是卡在台词上,又一次甚至主演笑得连枪都端不起来。明楼觉得这都是枪举不好的错,说明这戏不正式,不正式就给不了演员戏感。他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一脚迈上台,走到主演的身边。


明诚知道这是大哥的完美主义病犯了,心底里叹了口气,任由他去。一旁的学妹吃了一惊,刚要说话,就见明楼从主演的手中拿过枪,作势掰开保险,上膛,两声脆响,自己后退半步,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仰着头的弟弟。


没见过这架势的剧组众人都愣住了,还是导演最先反应过来,站起身对呆在一旁的主演连声叫道:“看到没看到没!就是这个风味儿!”她停顿了一秒,然后转向弟弟说,“算了,主角先在旁边酝酿了一下。你正好,跟明师兄往下演着看看。”


也不知道是入戏的明楼太严肃,还是那枪被他端在手上的模样太真实,那演员一下子就卡词了,吞吞吐吐好半天,只叫出了一声“大哥”,剩下的就都接不上了。学妹恨铁不成钢地哀叹了一声。明楼收起枪,笑了声,觉得他们这剧组实在粗制滥造,他转头往台下明诚坐着的地方扫了一眼,突然说:“阿诚,来跟我对对戏,给人看看这共党小弟弟怎么演。”


明诚张大嘴,“啊”了一声。明楼才不管他惊讶与否,脸上摆出笑容表示鼓励。明诚根本没演过戏,这一下子被他赶鸭子上架,心里不禁认为这是明楼为了讨好他的小学妹在故意显摆,却显摆到自己头上去了。然而周围的人因为明楼这句话,视线集体落在了明诚的身上,逼着他不得不站出来。


明诚抵制明楼的做法,却抵制不了导演期待的眼神。他只能尝试性地在演员为他空出来的地方跪下。听见明楼端枪拉膛,明诚把头抬起来,仰视着明楼,正露出自己白皙的颈部。明楼原打算照之前的做法往后退一步的,看见明诚这个动作,反而往前跨了一步,将枪抵在了明诚高扬的颈下。


在明楼冰冷的注视和长枪下,明诚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他慢慢放缓了语速,视线紧紧盯着明楼的脸,一寸也不移开。他颤抖着身体和双唇,从齿间溢出混杂着哭腔的哀求:“哥哥……饶了我……”


不。明诚并没有来得及说出这句极其羞耻的台词,明楼的目光就已经放软,不是冷漠地质疑弟弟的身份,而是一种已经明晰的、演技熟练的一台戏落幕之后、流露出的真情实感。


学妹也没打算强迫明诚说完台词,她首先在台下鼓起了掌:“看到没,就该是这样的眼神!弟弟至始至终都相信他哥哥不会杀他,而哥哥也至始至终都相信他弟弟没有背叛。这就是信任!超越生死的信任!麻烦你们一定要演出这戏的主旨好不好!”众人默然一会儿,只能跟着鼓起掌来。明楼收起脸上奉送给《伪装》里主角弟弟的表情,笑着把枪给了身后的主演。明诚也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还没等他怨恨地瞪明楼一眼,就听见导演说:“哎等等!后面还有一小段——明师兄,对对把枪丢下,然后抱住你弟,热烈点!”


明诚惊呼:“热烈点?!”


明楼的重点则在逻辑上:“不是周围还有其他人吗?就当众和好不会让人怀疑吗?”


“为了艺术效果,只能牺牲逻辑了。”学妹严肃地说,“这一幕主要是为了营造一种劫后逢生、交颈相缠的浓厚的兄弟感情啊。”


明诚打了个冷颤。他没能反应过来,明楼就已经按照学妹的要求抱住了明诚,他的下巴搁在明诚的肩膀上,一手环着腰,一手托着后脑,拥抱紧致得不像是演戏。这样确实是所谓的“交颈相缠”,可是让明诚觉得十分别扭。他尝试着挣脱了一下,同时明楼迅速地退开了。


好像明楼真的在从他身上汲取信任的力量一样。


——以下废话——

我怎么从日更沦落成周更了呢?

继续欢迎猜情节~!


评论(8)
热度(46)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