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光阴只方寸-多普篇1

还记得大姐和阿诚推荐的相亲对象金小姐吗?


——光阴只方寸:多普(1)——


明诚醒来的时候还满脸迷糊,他趿着拖鞋走下楼,没有看见明楼坐在电脑前的身影;又看了一眼玄关,发现那人的外衣和鞋都不在。他揉着太阳穴思考了一下,终于想起来头一天明楼说自己一大早就要去取他刚买的二手车。明诚嘴里不知所谓地嘟囔了一声,转身又回到了房间。这几天天阴,怎么睡都不太够,他如果不是为了明楼的一日三餐,肯定选择与床铺拥抱到中午十二点。


然而他还没能钻进被窝,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明诚第一反应那是明楼来的电话,花了一秒回忆起他前些天刚把明楼的来电铃声设成了特殊。他随意用手揉了揉脸,清了清嗓子,接通:“喂?……小金?”


来电的是金怡,老家就在明家祖宅的隔壁,算是明诚的老乡。明诚刚来学校的时候,明镜有意无意跟他提起过:“金怡也在你们学校,你有空多跟她联络,我们明家上一辈跟他们家也常来往的……”明诚没能领悟明镜这话的意思,不过因为多次接触,他和金怡真成了朋友。以至于曾经有一段时间,明楼总拿他和金怡打趣。


金怡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嗓子也有点哑。明诚问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她回答没有问题,然后就直奔主题了。金怡有个弟弟,正在读高三,皮得很,一会儿是逃课,一会儿是彻夜不归,金怡代替他们家忙得找不着北的父母天天被弟弟的班主任请去办公室喝茶。然而金怡快到了毕业的时候,各种手续和实习让她也没有时间看顾弟弟了,于是这件事就落到了明诚的头上。明诚和金悦交流过几次,深切感受到了对方符合年龄和性别的特质。


金怡十分抱歉地对明诚说:“他老师说他在学校里闯祸了,可我们今天单位里开会,我腾不出时间去接他……能不能麻烦你再帮一次忙?”


明诚用手指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然后慢腾腾往卫生间走,一边说:“没问题,不过你们周末也加班?”金怡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然后很快挂了电话。明诚虽然觉得对方今天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把电话搁到一边就去洗漱了。


明楼的电话在明诚嘴里满是泡沫的时候打来,明诚本想让他稍等一会儿,可是含着一嘴的水没法说话,只能“唔唔唔”地发出一些声音。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的明楼一瞬间愣怔了,握着手机在挂与不挂之间纠结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阿诚,你在干什么?……”


明诚把手机拿远了一点,把口漱干净了,再接听的时候就听到对面一阵死寂。他茫然地回答:“我在刷牙。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头听起来像是在地下停车场,明楼的呼吸声清晰得像是就响在耳边一样。明诚又“喂”了一声,对方才回答:“我在超市,家里缺什么东西吗?我带回来。”明诚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姿势别扭地扣着衬衫的纽扣。他一时间也想不起需要什么,只能说:“我现在要去一趟民立中学,等回来再说吧。”


“民立中学?”明楼顿了一下,很快回想了起来,“你又去帮金小姐接弟弟?”明诚一边叹息“是……谁知道他又在学校干了什么”,一边走下楼翻了翻冰箱,最终随便拿了两块面包叼在嘴里,换上鞋,掏了掏门边大衣的口袋,翻出了钥匙串。明楼听到声音,突然说:“你在楼下等着,我来接你。”


在明诚的印象里,明楼仍然骑着他除了车铃之外没有一处不响的自行车。他单着手从钥匙里挑出大门的那把,此时才想起来这人现在开着一辆拉风的轿车。明诚哼笑了一声:“第一天上手,忍不住要找人炫耀是吧?”


明楼“啪”地关上车门,发动了汽车。“你说呢?我这车你第一个坐,知足吧。”


实际上明楼刚提出要买车的时候,明诚以为他又要发扬一毛不拔的精神从自己这里搜罗钱财。明诚虽然表面上一副“你别想找我借钱”的态度,背地里却将梁仲春和七十六号送给自己的钱好好点算了一遍。明楼得知时一脸惊诧:“阿诚啊……在你心目中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明诚忍不住要把存折拍在桌上。


后来明楼不动声色就签了合同,明诚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越是有钱的人越是抠门”的道理。他无法从日常生活中估计出明楼究竟有多少存款,深刻感受到作为投行界大牛的得意门生明楼的经济能力不是说着玩的。而明家大姐和他显然都被明楼耍了。明诚回忆起明镜在他出发前热切地拍着他的手说:“明楼这么多年没回过家,我也不知道他每天在外面做些什么。你过去之后,你们要是缺钱,尽管告诉大姐,大姐给你们汇过去!”他只觉得努力从七十六号诓钱的自己也有点愚蠢。


明楼的车停在小区外,明诚绕着车看了一圈,给出了不错的评价,并且直言“如果不是自己还没有驾照,真想今天就开开”,这话让明楼极其受用。明楼设了导航,明诚坐在副驾驶座上目光扫了一圈,就看见扶手箱上放了一个粉色的音乐播放器。


“这又是哪个学妹给你的?”


明楼用余光看了一眼,随口说道:“她们演出用的,坏了,托我修一修。”他正专注于看着前方,不想明诚已经好奇地按下了电源。他伸手想要把播放器从明诚手里抢回来,却晚了一步。明诚插上耳机,睨了他一眼:“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她给你录了情书?”明楼已经不想回答了,神情绝望地斜眼关注着明诚的脸色。不到两秒,明诚的脸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


播放器里传出的是怪异的呻吟,间或夹杂着男性的喘息。明诚虽然不明白这些,但也预感到这不是普通的AV音频。他手忙脚乱地把播放器暂停,然后正色地看着装作正在认真开车的明楼:“咳……嗯。”


明楼打开了车载收音机,在新闻的伴奏之下踩下油门,风驰电掣地一连超了几辆车。明诚本来想讽刺明楼的,然而一回想刚才听到的声音,一个激灵打了上来。他嚅嗫了一会儿,终于小声地憋出一句:“你们系的女生真奇怪……”明楼装作没有听见,附和着新闻里的内容,嘴上点评着:“这几个月房价涨得厉害,咱们可以出租一间屋子去。”


明诚把播放器关机,塞回了扶手箱里。刚才的事情给他的冲击力太大,他脑海空空,只能跟着明楼的顾左右而言他“嗯”两声。同样的冲击明楼昨天晚上修好播放器并试播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一遍了,虽然听过这种片段之后的两个男人同处在一个狭小的车厢里极为尴尬,但他显得比明诚平静一点。明诚肩膀都收紧了,明楼却还能借着看后视镜的机会偷瞄一眼明诚。然而当他看到对方发红的耳朵的时候,突然就觉得这气氛怪得不得了,于是他也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脚下油门踩得很猛。明诚回过神之后提醒他:“前面有电子警察。”这才彻底打破了僵局。


周末的早上学校外面几乎没什么人,明诚猜不出这该是怎样的事情会让金悦的老师急匆匆地打电话给金怡。他轻车熟路地横跨草坪往办公室走,明楼跟在他身后。前者像个毕业班学生,后者则像押送不听话的学生回教室的老师,引来操场上一群学生的侧目。明诚在前面压低声音笑,肩膀一耸一耸,明楼坦然接受着周围琢磨的眼神。


金悦的班主任姓方,此前也见过明诚几次,看到他来,客气地叫了一声“明先生”,然后又看到后面跟进来的明楼。明诚随意介绍了一下,方老师也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站在一旁的两个学生,一个就是金悦,另一个看着比金悦稍矮些的,方老师说他叫王述。二人衣衫都皱巴巴的,一看就知道打过架,不过从王述变形的眼镜和因此而划出的额角的一道血痕来看,金悦显然出手更狠些。


方老师忧虑地说:“他家里人又没有空过来?这样不行啊,他以前小错不断也就罢了,这次都发展到动手打人了!要是记了过,他以后考大学会受影响的!”明诚也没办法,只能回应:“是的我知道,我会和他姐姐说的。”


他们谈话的同时,金悦一直瞪着一双眼睛,看向方老师或他的同学王述。相较而言,王述就像个茫然不知所措的受气包,在盛怒的老师和余怒未消的金悦的目光之下低垂着头。明诚一边接受方老师的抱怨,一边观察着这两个男生。怪异的是,他明明记得前几次来接金悦的时候,这小子还开心地和自己说到过他最好的哥们王述,一起逃学、一起打游戏、一起泡吧,也总有王述的一份。


方老师说到怒极之处,拿手指叩着桌子说:“明先生,你听听王述是怎么说的。金悦莫名其妙冲进教室就动手打人!这还了得?!”


明楼在旁边插嘴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打王述?”金悦抬起头,梗着脖子看向发问的明楼,呛声道:“你问他啊……”然而看到明楼皱起的眉头,他又有点怂了,老实回答说,“我看到他翻我书包了。”


“我没有!”王述立即反驳。


“你敢说你没有?!我亲眼看到的!”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方老师立即喝止。明诚对付金悦已经有了一套方法,他拍了拍男生的肩膀,平静地和对方探讨:“你经过教室看到的?那你回忆一下,你书包里有什么东西,让王述想要去翻呢?”被明诚这明显偏向金悦的说法刺激到的王述正准备开口,却被明楼止住了。金悦没能一下子回答上来,他瞥了王述一眼,然后眼神乱飘:“我的……数学试卷,他肯定是要看我多少分。”


这回答太幼稚了,以至于在场的三个大人都不相信。虽说毕业班的男孩子们有时候确实喜欢攀比成绩,但金悦和王述这两个人显然没有这份心思。方老师也知道,她也懒得理清这两个人的动机了,甩手把金悦交给明诚:“明先生,金悦这样子会出大问题的。麻烦你和他爸妈好好说说,尽量腾出时间来专注一下孩子。他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我们肯定会尽力帮他,可家长不协助,学校也没有办法的……”


明诚点头称是,领着还是一脸不爽的金悦赶紧走了。回金悦家的那段路,明楼坐在驾驶位,明诚陪着金悦坐在后座,高中生自打上车开始就一声不吭,仰靠在座位里。明诚顾忌到男生的自尊心,只能用眼神和明楼在后视镜里交流。


‘这小子肯定说的是谎话。他包里大概有什么让他很紧张的东西。’


‘你还真想帮金小姐照顾孩子?把事情告诉他家里人,然后我们走人,还有一堆东西等着买呢。’


明诚拒绝继续和这个满脸都是“阿诚你有点婆婆妈妈”的人沟通。他想了想,觉得自己确实没必要管这件事。然而金悦自己却主动开口了:“我真的亲眼看到王述翻我包了。我昨晚上把书包落在教室了,今天过去拿,站在窗户外就看见王述在我位子旁边晃来晃去……”


明诚皱起了眉头,没有出声。金悦以为他不信,又补充道:“九点四十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铃声刚响。”


复述得这么详尽,听起来不像是假的。明楼若有所思地看着后视镜,明诚趁机递了个眼神给明楼,然后问金悦:“那你告诉我,你包里到底有什么?”男生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做心理斗争,过了不知道几分钟终于回答:“我给网吧老板打的欠条在我包里……”


明楼打过方向盘,把车缓缓驶进校区,嘴里盖棺定论道:“你逃学打人是你不对,你同学随便翻你包也不对。你去找老师查监控录像,免得她在这件事上冤枉你。”大概是明楼自带大哥气场,金悦禁了声,好半天没有反应。明诚准备开口给金悦打个圆场,就听男生艰难地回答:“我们查了。监控录像里王述没到过我座位……”


——以下废话——


对不起,我再不发就真的显得我说话特别没信用了__(:3」∠)_ 然而时隔两个月,我回忆情节和感觉花了不少时间噗。

楼诚在别人眼中自带夫夫教孩子气场,然他们却以为彼此间还处于一起听个bl广播剧都会尴尬的阶段……


欢迎猜情节!!

评论(7)
热度(62)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