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三九】熟得没法做情侣(中)

演艺圈AU,私设满满。

题目出自“人生四大悲剧”。


自己有多久没有和齐晟好好说过话,齐翰已经记不清了。他尽可能地让齐晟找不到他,却又在工作上无时无刻不与齐晟针锋相对,以此来彰显他在两人莫名其妙的关系里的主动权。按照齐晟的性格,他非得临到片场才能发现九王的扮演者就是齐翰,那时他确实露出了一种惊讶的神色,这令齐翰感觉到异常满足。


他衔着笑,从齐晟面前脚下不停直接走过,连视线都没在那人脸上停留半秒。齐晟除了在齐翰身上碰壁之外,其余谁不把他当佛供着?大影帝今天肯定很憋闷,至少齐翰是这样想的,他能感受到背后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背上,把脖颈处的皮肤都烫得灼热。


但也许是乐极生悲,也许是齐翰一天的心情都太过飘飘欲仙,他在拍摄过程中的表现差强人意。实际上,为了培养气氛,徐导在当日并没有安排情绪激烈的对手戏,只让三位主演站一下位,演一场三人戏磨合一下。


这一幕说的是,太子妃被江氏陷害,太子不分青红皂白训斥她,九王疼惜自己的青梅,将太子妃带离了太子身边。女主张芃芃和男一齐晟的对戏没有问题,齐翰和张芃芃之间的戏也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出现在齐翰和齐晟对戏的过程里。说是戏,也不过是一抬头、一对视、一冷哼、一转身的步骤而已。齐翰也认为这极其简单,结果一次NG,两次NG,三次NG……到最后他再怎样谦逊温和也忍不住对徐导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更何况,让他在齐晟面前出丑,简直比让他面对数百现场观众出差错还要丢脸。


徐导无奈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小翰啊,他是你亲哥哥。”齐翰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徐导说的是戏里的身份,他勉为其难地点头。徐导接着说:“所以你举止不能太冷硬。”


齐翰捉摸了很久,不太理解“冷硬”的意思,他推测徐导是在批评他看齐晟的眼神太凛冽。于是再一次开拍时,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怀里的张芃芃身上,抬眼看齐晟时就一晃而过不多停留。徐导在镜头后面大喊:“太傲!重来!”


再一次,齐翰离开张芃芃,自己走到齐晟面前,神色轻蔑。他在极力表现出“你真是一个连是非曲直都弄不清的蠢货”的态度。齐晟确实配得上影帝这个称号,他沉默地垂眸与齐翰对视,期间将因太子妃的忤逆而恼火的表情收拾好,再抿起薄情的双唇,做出“她是我的妃,轮得着你来保护吗”的姿态来。


这简直是本色出演。齐翰回忆起他们仍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这种表情他见得多了。他甚至觉得,此刻齐晟并不是作为一个太子在看他的情敌,而是作为一个哥哥看着他这个离家出走的弟弟,动作里传达的意思就变成了“你意识到自己的胡闹有多幼稚,十年的固执有多愚蠢了吗?”


齐晟是那么笃定齐翰走不出他的掌控范围,更不可能战胜他、超越他,而现在看来,事实确实如此。齐翰突然感到骨头里冒出了一丝阴冷,他狼狈地避开了齐晟的视线。停顿了一秒,觉得不对,想要抬头补救,就听见徐导喊了“卡”。


“齐翰!那是你的情敌!你这么心虚干什么?!”徐导训人时是不会在意面前是不是大腕儿的,而齐翰自己也觉得他说得对,刚才确实是一个失误。他偷偷把错误都怪在了齐晟的头上,却不想正听见身旁一声轻笑。齐晟这明摆着是在嘲笑他演技太差。齐翰只觉得血一下子都涌到了头顶,不知道脸是不是已经红了,但被气得发昏倒是真的。


从他懵懵懂懂地被母亲带进齐家的门,到母亲和继父相继去世,他跟随并不和善的继兄生活,再到他离开齐晟自立门户,他发誓自己已经用尽全力来证明自己从来不比齐晟差。他讨厌齐晟,一半是因为他骨子里的桀骜不驯在对抗齐晟骨子里的生而优越,而另一半,就像太子妃和九王一样,来自于对能控制自己命运的人的畏惧。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齐家的长子和寄人篱下的继弟?监护人和被监护人?影视圈的帝王和总矮上他一截的普通明星?


太子妃和九王面对太子的拿捏,忍不住先下手为强,他也是。但似乎无论是故事还是现实,他的努力都像是笑话。他现在依然被齐晟拿捏在手里,如果齐晟愿意,只要知会一声,剧组会不会把他留下也要另说了。


齐翰忍不住转头站得离齐晟远了一点,转头看向徐导的方向。导演还在盛怒中,把手里的剧本卷起来砸在掌心上啪啪作响,他正盯着刚才的几段NG,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四周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徐导突然起身朝齐晟喊:“今天先这样,小晟,你晚上有空和小翰再对对戏!”


徐导根本没给齐翰发言的机会,后者像是被什么冰了一下,浑身都僵了起来。齐晟也愣了一会儿,然后点头,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因而看不出他究竟是乐意还是不乐意。


可是齐翰是千万个不乐意的。不过徐导是业界有名的六亲不认,他一旦工作着了魔,才不会管齐晟和齐翰两个人是仇人还是情人。


放班之后的晚饭齐翰吃得很抑郁。他们就住在影视城,他和齐晟甚至住屋都离得很近,晚餐时间也相对固定,可见是避无可避了。齐翰为了躲齐晟,甚至拖到最后才去吃饭,饭都凉了,弄得他的胃又开始不舒服。但所幸,他终究没有遇上他的宿敌。


他回到房间,研究了一会儿剧本,又发了一会儿呆,再抬头时,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九点。齐翰忍不住集中注意力听着走廊里的动静,一片死寂,没有人来敲他的房门。他觉得放心了,看来齐晟答应徐导的话也是违心的逢场作戏,那人大概一点也不想来找他。可是齐翰在床上靠了一会儿,忽然又觉得心里空空的有点犯恶心。


齐晟凭什么不来?是嫌弃他演戏资质平庸、朽木不可雕?还是根本不屑于和自己交流?


凭什么?


也就是齐翰捏着剧本如同捏着齐晟本人一样快要捏烂了时,他听见了走廊里熟悉的脚步声,最后停在了他的门口。


齐翰下意识翻身起来,把衣服整理清爽,又把剧本摊开放在桌上,自己靠在椅子里,就像十年前他在齐晟面前装腔作势,不允许自己出一点错让齐晟苛难一样。他在心里默数数字,一直数到三十,才听到了敲门声。


当年在家住时,齐晟不允许齐翰反锁房门,但可以合门。他看起来很照顾弟弟的情绪,可是本质里的强硬是怎样都藏不住的。虽然每次齐晟来找齐翰都会先敲门,可他并不需要等齐翰应答,敲门对于其后推门直入的举动来说完全是摆设。在这样的习惯之下,齐晟此刻敲门也没有说话,而齐翰也不需要通过“我是齐晟”来判断门外的人是谁。


这可憎的默契。


齐翰烦躁地起身,粗暴地除去保险,不过自小的好教养让他打开门的动作依然轻柔。他安静地望着门口的齐晟,掩去所有的不悦,只剩下面无表情。这是他多年研究出的对抗齐晟的最好模式。不触怒他,也不迎合他。


“在做什么?”齐晟嘴上说着,目光已经绕过齐翰,把屋里的景象打量了一遍。他显然已经看到了桌上摊开的剧本,却还是要多此一问。齐翰轻轻吸了一口气,回答:“在看剧本。”


“有哪里不懂?”


齐翰嘴硬:“没有。”齐晟当然不信,如果他都懂了,在片场时就不会NG得那么惨了,可齐晟没有戳破他的谎言,转而问:“为什么不回电话?”


“最近比较忙,可能是忘了,抱歉。”


他们两还堵在门口,齐晟的问话不算咄咄逼人,齐翰的回答也保持着谦逊和对答如流。两人一来一往好几回,齐晟没说要进屋,也没说要离开,齐翰也只能等着。只可惜他的胃没能等这么久。走廊里有风,夜晚又凉,齐翰站久了就觉得胃里刚刚那些冷饭冷菜堆成了石头,卡在他的胃口上不去下不来。他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齐晟停下话头,看了他一眼,问:“胃疼?”


齐翰继续嘴硬:“有点。习惯了,没关系,你接着说。”


齐晟拽着他的手腕就把他拖进了屋子里,蛮横得好像自己才是这屋子的主人,而齐翰依然是那个必须听从他的、没有任何自主权的“未成年弟弟”。齐翰被人拽得一个踉跄,一站稳就忙把齐晟的手甩开,狠狠地与齐晟对视。其实齐晟瞪人时很吓人,但对于齐翰来说,瞪他要比打他稍好一些。小时候齐翰就怕两件事,一是惹怒了齐晟,被他赶出齐家;二是惹怒了齐晟,被他以“兄长教导弟弟”的态度打一顿。


第一件事虽然齐翰害怕了很多年,齐晟始终没有做过。可第二件事,由于齐晟不善沟通的性格,发生的并不算少。自从齐翰离家之后,齐晟对他的忍让数不胜数,但也许是很少碰面和私交的缘故。但无论如何,此刻的齐晟毕竟没有动怒,他将齐翰按坐在床头,用眼神警告他不许起来,然后转身替他烧壶热水。


齐翰虽然不耐烦,却仍老老实实坐着。他对齐晟说话,通常都是客客气气、虚情假意的。他说:“谢谢,这么晚还麻烦你,真不好意思。”齐晟不答一词,等水烧开,倒了一杯交给齐翰,自己顺势在旁边坐下。两个人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靠得这么近了,虽然齐晟还是那么让人倒胃,可是……齐翰偷偷斜睨了身旁的人一眼,他突然觉得这人陌生了起来,好像和他记忆力的齐晟差别很大。


十年前的齐晟会时不时给他发短信吗?会关心他有没有胃疼吗?会给他倒热水吗?恐怕他脸色苍白、满头虚汗,齐晟都不会在意吧。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齐翰突然有点尴尬,他抱着水杯小口抿着,为自己二十七岁还是对付不了齐晟而郁卒。齐晟转头看了他一眼,开口说:“你今天的戏卡了很久。”


“嗯……给你添麻烦了。”


“齐翰,你不该来演《可念不可说》。九王这个角色你演不好。”


齐翰沉默了,他就算再怎样伪装自己,也不可能对齐晟这样明确的低看无动于衷。自今天在片场就开始积攒的怒气如今已经到了临界值,他有预感,只要齐晟再多说一句话,他可能就忍不住要把这杯滚烫的水泼到他脸上去。


为了防止意外,齐翰把水杯搁在了床头,然后安静地看了齐晟一会儿,笑问:“为什么这么说?”


“你感情不到位,不适合这个角色。”


齐翰猛地站起来。他的本意是绕开齐晟,直接走出门去的。可是居高临下看着齐晟的那一刻,他忽然就像是又回到了十七岁的那一天,幼稚而冲动。“齐晟,”他又一次直呼了他哥哥的名字,“你的自说自话什么时候才能停止?你以为你真的是太子?真的是皇帝?”


出乎他意料的,齐晟没有动怒,甚至没有反驳。


“这是我的戏,不管什么代价,我一定会演下去。”他说着,瞥了一眼齐晟,“你要去和制片说什么,就去说,我并不会怕。”


齐翰说的含糊,但混娱乐圈的,谁不知道里面的水有多脏。齐晟听出了弦外音,忽得站起身,震惊地盯着齐翰。齐翰侧过脸去,也没有解释。下一秒,他的衣领被拽住了,被迫贴近齐晟,两个人差点鼻尖碰鼻尖。


“什么意思?”


齐翰很平静,听不出责怪或是讥嘲:“十年前你把我赶出去的时候,我可身无分文。我有我生活下去的方法。”


齐晟看着他的脸,很难从他的表情和言语里猜出他是否真的为了生存做过什么事情。更讥讽的是,十年前是齐翰先对他说了“滚出去”,继而又是气头上的他把齐翰赶出家门,却没想到弟弟再也没有回来。


可是齐翰既然能高傲到不向他低头,却不能继续高傲得不向别人屈身吗?


齐晟一瞬间气得不能理智地思考齐翰这句话的真假,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也一夕被带回了年轻气盛的年代。他推搡了齐翰一把,后者没有站稳,脚下一绊就整个人摔进了床铺里。可即便如此,齐翰依然仰着下巴,表情冷淡:“一身蛮劲还没变。可你已经不是我的监护人了,你有立场强迫我?有理由命令我吗?……”


齐晟并没有允许他把话说完。在他挑衅的下一刻,齐晟压着他的肩膀,把他紧紧锁在自己的身体和床板之间。齐翰剩下的质问被齐晟封进了两个人的唇齿之间。齐翰顿了一下,开始挣扎,他本来还有希望摆脱齐晟,可就因为那一愣,错失了先机,就被齐晟制得死死的。


齐晟的吻像是撕咬,这大概和他正在盛怒中有关。齐翰推拒不成,只能任由他在自己嘴里席卷一番,后来因为缺氧,挣扎更是微弱了很多。等到齐晟抽身而退时,齐翰只想抓紧时间呼吸,何况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齐晟却还游刃有余。他瞳孔微缩,双唇轻抿,看不出气有没有消。他用手钳住了齐翰的下巴,凭借自己坐着、齐翰仰躺着的优势,放肆地盯着齐翰殷红的还留着盈盈水光的唇。


“这就是我的立场。你懂了吗?”


哦。


齐翰终于恢复了力气。他狠狠甩掉了齐晟那看似是在戏弄他的手指。


所以曾经你欺辱我、抛弃我、打我骂我、冷遇我,都是因为你的这种感情?都是因为你那点膨胀过剩又悲哀的占有欲吗?!


多么可笑啊。


齐翰很想再次指着门,让齐晟滚出去。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齐晟说:“九王和你一样。他不懂他的皇兄,所以当发现他心里原来有担当的哥哥实际上是一个出墙抛妻的人时,他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悲哀。他会问:‘我们相处这么久,我从来没有懂过你吗?’,而又自答:‘是,这样无责任感的人不是我认识的皇兄,你没有权利拥有张氏,也没有权利拥有皇位’。九王因此谋反。”


齐翰突然不说话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齐晟说得对。齐晟懂自己,而自己从来没有懂过齐晟。


——以下废话——


为什么齐晟这性格面对张芃芃就很正常,面对小九就有ooc之感?难道这就是bg男主和bl男主的区别?


看到HE在前面招手了吗?

评论(5)
热度(64)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