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智慧地看待ABO世界观(1-2)

以上标题不能代表本文。



自很多年以前,一美国姑娘以狼人AU开创AB世界观并首次运用于某圈同人之后(当然据考证后来她自己补全了ABO),ABO大多出没于欧美世界。想想也对,除了现代或未来设定,中国人要讨论α、β、Ω,其实是很奇怪的。


如果ABO是人类出现之初就自带的性质,那么每个地方应该有其本土的称呼。古希腊文化通过文艺复兴席卷欧洲继而被传递到美洲,所以古希腊语(使用可追溯至公元前九世纪)为欧美人用于称呼三性,是有道理的。但华夏人呢?不应该有个自古以来的称呼吗?


由于汉字是一字一意的,所以三性命名不能像外国人那样偷懒地用一些不知所谓的字母表示。那么问题就来了:什么样的字词能揭露三性本质?考据一点说,三性的命名应该随着汉字的发展而衍化,就像“男”和“女”一样(甲骨文中“男”为田间劳动的人,“女”为两胸饱满的人)。


由此可见,三性命名应该非常基础、原始,应由自然状态和最早的社会角色来定义,和易学、儒教、道教没有任何关系。


此外,还有一个可能是——三性是两性的变异品。有些姑娘把这种设定讲得很明白,其中个人认为最科学的说法当属“种群数量下降形成进化压力”。为什么呢?首先我们必须承认一个大前提:ABO是生理特性,不是社会性的、更不是心理性的。然后我们来看看生理性意味着什么。


第一,它由基因控制。

第二,它与生命周期相关。

第三,它有显性的表现形式。


是不是还是太抽象了?那再解释一下。进化理论告诉我们,从两性发展出三性(目前三性有不同说法,如男女各三性、男性三性+女性、只有男性三性、男性AO+女等等),如此之大的突变,需要强大的推动力。一个男人的变异对于自然进化来说毫无意义,但如果有百分之十(仅是举个例子)的男人在短时间内都出现变异基因,那么三性的到来已经成功了一小半。这种大范围变异一般具有极端因素,比如战争、环境变化之类的,概括而言就是恶劣的生存环境,而且并非残酷到一夕至死,毕竟越是高等的动物越需要长的时间才能进化。


顺便提一句,三性和两性最大的区别是什么?爱吃肉的姑娘们肯定回答男O的生育能力,对吧?好的,那我们从这一点反推回去。大前提是进化结果与进化的直接压力相关,且仅仅与之相关;小前提是男性中一部分人获得了生育能力,即男性生育率提升;那么结论是什么?很简单啊,女人不能生了,或者人类生育率太低。


好吧,让我们把话题绕回生理性的第二点。生命周期按照时间跨度有其子分类。从短期来看,我们知道男O有发情周期,有姑娘设定为一季一次,有设定为一年一次甚至更长的。科学地来讲,频率和时间肯定与发情期状况有关。举个例子,狗的发情期一年两次,一次20多天(表现是烦躁、食欲不振,无求欢行为),按照大家喜爱看的男O发情期表现和状况……20天他能撑?就算他能撑,男A大概也要死了。


ps:我们至今仍不知道男A的发情期是否存在、是否主动发起、是否有规律。


而从长期来看,涉及两个问题。第一,男O何时开始发情,何时结束。第二,生育高峰时段是几岁。这两个问题都和激素相关,当然男O有的肯定是一个变异过的奇怪激素,我们无法知晓,不过功能应该略同于雌激素和孕激素。要知道这些激素每时每刻都在波动……好吧我们不用考虑这么多,但起码要记住:他们就算是O,也不可能一直干干干、生生生的。


我们可以用激素的特点阐明几个模糊点。一,孕期的O不可能发情,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敏感、依恋什么的可能有,但非常少见,大多数情况是烦得不行,碰都不想让人碰到。二,子女数量(也可以理解为具有生育能力的年龄)和孕期时长相关。这很好理解嘛。参照女人,怀胎十月,之后要一年间隔期(别问我为什么),也就是说一胎花两年,而女人最佳生育年龄只有15年,假设一胎一个,你能算出正常情况平均几胎了吧——而且这是一直生一直生一直生的节奏啊……当然如果在男O备受歧视的设定下,这样也是有理的。三,发情期时间和发情强烈程度成反比。这也是激素自身特点决定的,解释起来太麻烦,略过。总而言之,要浪,就得速战速决;如果想长时间滚床,男O铁定是一脸冷漠.jpg。


接下来,有关第三点……通俗点讲,其实就等同于两性世界观的第一性征。这是一个很难讨论的问题,它牵扯出的麻烦简直要用哲学思维来解决。比如,如果存在着男/女→ABO/ABO这样的过程,即“分化”过程,那么在分化之前,人们是否能判断自己的第二性别?你看,因为男女性的区别,现在厕所尚且要区分开……而你告诉我一个在不能够检测出ABO的世界里,男孩子们依然玩在一起吗?!分分钟发情怎么办?!不,这太不科学了。再比如,听说不同的设定里,分化时间大不相同。什么一觉醒来忽然就一片湿湿的了……这么说吧,发情应该是性成熟的体现对吧?性成熟应该具备完整的生育能力对吧?那么应该有一个子宫了吧?子宫能是一个晚上就变出来的东西吗?!想断定是A还是B还是O并不难啊,定时检查,就算子宫不是出身自带的,那么在20-25岁之间体检的时候X光一下(其实我们知道有子宫和无子宫的腹部摸起来感觉是不一样的,连X光都省了),不就行了?……


好吧我知道大家一定很讨厌这个讨论,因为仔细想想,可爱的O们就不能通过“突如其来的甜蜜麻烦”来为小A提供一发钟情的机会了。


——二次更新——


前段时间隔壁有严谨的学者讨论了发情期的具体状态,其中观点科学靠谱,所以就不在这里多说了(该讨论涉及了发情前期和发情期,比如粘液分泌和内腔之类的各种问题)。但我们知道这世界上还存在着发情后期和发情休止期这种东西。


发情期后期之后紧跟着妊娠期,而发情休止期指的是两次发情期之间的空白时间,也将妊娠期包括在内。凭借经验可知,此时的激素水平(指女或男O发情和怀孕先关激素)呈现上升趋势,时间约占整个周期的一半。好吧,这些是生理学问题,我知道大家更想知道表象……说个大家很喜欢的概念——信息素依赖。


首先我们分析一下信息素是什么东西。信息素即费洛蒙,由外分泌腺排出,通过空气传播,用于个体之间的讯息交流。是的,现实中的人类(两性)之间也有……通俗点说,大概就是我们说的男人味儿、女人味儿?它与荷尔蒙相得益彰,所以有“费洛蒙用于勾引,荷尔蒙用于相思”的说法。那既然是激素,且用于异性沟通,那么ABO世界观里有“信息素依赖”的说法,也是非常有理的了。目前普遍讲法是,O渴望A(更甚者为标记他的A)的信息素的安抚。


为什么呢?因为激素使发情后期的内分泌失衡,O,包括怀孕的O,因此感觉到抑郁和烦躁。这些都是说得通的,唯一的缺憾在于,我们不能确定内分泌和外分泌之间是否有转化。简单点说,A的信息素是外分泌得来的,O的郁闷是内分泌引起的,让这两种激素进行沟通,可行吗?目前的研究告诉我们,答案是可行的。具体缘由请翻阅相关书籍。


然后我们来谈论一个衍生问题:信息素是什么味道?这也是一个很让人不知所措的问题,因为现实中的费洛蒙是没有味道的,如果非要说,它排出后和汗液等混在一起,又在身体的隐秘部位蹭来蹭去,加上细菌污染,总而言之,怕是很不好闻。还是那句话,想象一下男子汉的味道。但为什么ABO世界里大家都觉得O的信息素甜甜甜呢?这是一个心理层面的问题。和女孩子们有时候觉得操场上打完球赛的男孩子们很有味儿一个意思,当你喜欢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它闻起来很棒。信息素就是这么一个很棒的玩意儿,它主要功能,我是说异性之间,在于相互吸引,吸引会带来欢愉,欢愉会带来甜蜜。所以,信息素就算是什么奇怪的味道(常见有水果味、花味,奇葩的有菜味哈哈哈),在有情人鼻子里,那都是香得不要不要的。


ps:如果A1被O1吸引,那么A1就觉得O1甜得不行,但他不一定对O2的味道有感,即便O2对于A2来说像香妃似的。所以说一堆A追着发情的O跑遍整个城市的盛况,基本只能在黑洞一般的脑洞里出现了。顺便提一句,所谓“吸引”,可能是因为本来就有感情、呆在一起、习惯、单纯的投缘等等,独独不会是因为信息素的。动物也是一样的,我们说兽性,只是说它们顺从本能——本能也受自然规律制约,它们真的不是发了疯看谁都想上啊……


再说一个衍生问题:抑制剂。这东西简直可以成为O们的必备法宝,必须随身携带,否则立即失身……有这么严重吗?并没有,从以上分析可知,即便是在发情期,碰到疯狗的概率远没有 [删除]大家期望的[/删除] 那么高。但抑制剂能不能没有呢?不能。除了被吸引的人之外,其他人看待发情期的O,大概就像你走在路上突然看见前方妹子的裤子上脏了一片一样,是很尴尬、甚至很恶心的。所以,是的,(当不确定发情期日期的时候)需要随身携带它。


关于抑制剂还有三个问题。一,抑制剂能不能推迟初次发情期?二,乱用、多用抑制剂会不会引起发情期紊乱?三,抑制剂能否用于装B?要解释这些,我们需要从抑制剂是什么说起。抑制剂,顾名思义,是一种用于抑制发情期的东西,据说可以是丸剂、片剂、针剂,甚至还有贴剂?而发情期主要由激素控制,包括体内激素,也包括信息素(外分泌激素)。所以抑制剂的作用机制在于调节激素水平。从如何做到这一点来分类,又能得到不同品种的抑制剂,从而决定了对应的作用范围、作用强度、作用时间和副作用。于是我们能回答上述问题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能。第二个,或许会,这和抑制剂的品种有关。但有一点要注意,在抑制剂发展完备的情况下,没有特殊情况,是能够避免乱用和过量使用的。O们逞强应掂量好自己的斤两,什么副作用都是要提前摸清楚的,除非他傻。第三,可以,不但能装B,也可以装A。


顺便说一个大家倍加关心的问题:抑制剂会逐渐失效吗?我来告诉大家,会会会。开心吗?笔下的O们又可以在单身主义和被标记之间挣扎了。可是,请不要开心得太早。抑制剂确实会失效,但过程就像喝咖啡。十年前喝一杯,可以多坚持1个小时不睡觉,十年后大概必须喝一杯半才能达到这个效果。抑制剂失效的过程漫长到我们很难想象,除非那位O做的是更加难以想象的工作,以至于他把自己的内分泌彻底搞垮了……举个现实中的例子,就像得了糖尿病。如果不是这个人毁了,抑制剂问题是不可能摆在每个天天都要吃药的O们面前的。


ps:我说的是普通的抑制剂,如果是什么特殊用法的强效抑制剂,可能会加速机体耐药性吧。这就如同抽烟吸入尼古丁和注射吗啡的区别。


接下来是严肃的伦理问题。如果那是一个正常社会,O需要装AB吗?如果O需要装,他能轻易找到可以用于伪装的抑制剂吗?如果这种抑制剂也很容易得到,这个社会是不是有点不安定呢?会有人严厉打击黑市吗?会有人进行教育吗?O会因这种教育或者社会现状而被禁锢吗?


……我就随便说说。我哲学不好。


另外,诱导剂和抑制剂作用机理差不多,就不多谈了,大家体会一下就好。


待续。


————


对不起,我不写文在这里写些这种奇怪的东西……


!:正确认识ABO,严谨讨论,请勿过度联想,更勿对号入座。

评论(57)
热度(108)
  1. 常常常常常常常常常常子此地人间。 转载了此文字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