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三九】熟得没法做情侣(上)

演艺圈AU,私设满满。

题目出自“人生四大悲剧”。


齐晟和齐翰是异父异母的兄弟这件事情,娱乐圈早就传遍了。反正他们现在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披露出两人没有血缘关系,总比伪装成亲兄弟要更让人容易接受一些。齐家兄弟的父母都出现在媒体面前过,其余事情扒无可扒,大概就是些相看两厌的黑历史而已。这么一见面就眼红的两个人,肯定没什么愉快的童年生活不是?


齐晟出道比齐翰早那么点,他一开始就不打算带弟弟玩,两个人最初在一部小成本电影的试镜现场杠上。最后心高气傲的齐翰为了五斗米折腰,勉强和齐晟进了一个剧组。当然这件事情也就被齐翰出名之后吸引来的黑子们喷成了“呵呵,说得好像你们家小白莲没有蹭过我晟的光一样”。


说起来那部剧还真是个小成本,剧组穷得叮当响,要不是剧本好,后期美,肯定不会掀起一股浪潮。那部剧叫《太子妃升职记》,齐晟在里面演男一,当太子、当皇帝、美人在怀、天下在握,总之什么好事都是他的。不巧,他的弟弟兼宿敌齐翰演的是男二,就是传说中永远被男主的光芒掩盖的可怜角色,除了用惨淡的人生反衬男一的杰出之外,没什么其他存在的意义了。


那时候他们两都太年轻,有剧评认为无论是齐晟还是齐翰,都没有演出角色的深层内涵。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随着这部剧而火起来,两方的粉丝互喷的“你翰除了脸还有哪儿行”和“难道你们的面瘫大帝能用脸演戏?”完全没有构成阻挡他们成为演艺圈新星的拦路石。风格完全不同的兄弟俩分别拉取了一堆粉丝,同时也各自加入了娱乐公司,招揽了不同的赞助和广告商。


讽刺的是,好像《太子妃》这部荧屏处女作成为了他们的人生写照一样,齐翰作为多年难遇的偶像派和演技派双修奇才,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永远被齐晟压了一头。更让人纠结的是,他偏偏是一个不服输的人,顶着公司的压力,不肯退出齐晟把控的影视市场去转向什么音乐圈。两个人明争暗斗好几年,连带着公司和粉丝都跟着掐,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个状况会接着持续下去时,齐晟获名影帝,荣誉封顶。


……既然是最高荣耀,似乎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齐晟和齐翰明明是携各自的作品同年被提名,最后得名的是齐晟,孰优孰劣不是明眼人都知道了么。说来,那天简直是史无前例的盛况,齐晟得奖,围在齐翰身边的媒体却和前者身边的数量不相上下。齐晟在里三层外三层里冷着脸,一如往常的惜字如金,别人问什么问题都是一个眼刀过去。于是素来以温和形象出现在媒体前的齐翰就被当做了今天的主要集火对象。


集火齐翰有一个好处,他不只会谈自己,也会谈他的“哥哥”齐晟,而且是衔着浅笑,规规矩矩把对方当做自己尊敬的兄长和崇拜的前辈来谈论。想当年他们刚出名的时候,由于齐晟拒绝参加综艺节目,看起来更好捏的齐翰则成为粉和黑们探寻他们故事的主要根源。那时有主持人故意问他:“齐翰认为你哥哥齐晟作为一名演员,会不会比你更优秀呢?”齐翰回答:“我们通常不出演同一部剧,这有点难比较……不过如果硬要说的话,《太子妃》里‘我’从头讨厌‘三哥’到尾,而‘三哥’却在最后还对‘我’露出不舍的表情,排除剧本因素……大家都知道我们有罅隙吧?这样比较而言,我把自己的感情演进戏里,他却把‘太子’演成了一个独立的人,这不是高下立见吗?”后来这段话被赞誉为“最高质量公关回复”,效应是有很大部分人因此黑转粉。


当然,就在齐翰周游在媒体之间,处理因为齐晟的存在给他带来的各种麻烦时,齐晟始终一张冷脸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他们这群人如同跳梁小丑一样。但谁要他定位就是这样的呢?不用说话,就往台上一站,视线轻飘飘往下一瞟,就会有成千上万的粉丝哭着喊着喜欢他。各种小报用《玉面VS冷面》为标题对比这两位,都不知道出了多少期了。


好吧,话题拉回来。齐翰在得知影帝花落谁家的那一刹那,脸色就变得极其不好看。大概是因为他期望很高,所以失望特别大,连带着胃都疼了……也不排除最近比较忙,喝多了咖啡的缘故。齐翰余光瞥到了不远处被另一个人堆包围在其中只露出一个侧脸的齐晟,忽然就想起了昨晚收到的那人的短信:“少喝咖啡,早点睡觉。”顿时脸色更加差,面对摄像头的温润笑容差一点忍不住就要变成冷笑。他看着就快戳到他脸上的话筒,强压着胃部的绞痛,说道:“影帝的称号,齐晟名至实归。至于我,演艺生涯还很长,我坚信自己能把握所有进步的机会,向着自己的目标继续努力下去……”


然后他就再没什么耐心应付这群一点都不在意揭他伤疤的媒体人士,由经纪人陪伴着挤开拥挤的人流,回到了地下车库。齐翰一坐进车,就仰头倒进了后座,闭上眼睛,拒绝交流。经纪人知道他心里憋着气,却不知道他身体不舒服,随口安慰了两句就不再在这个周身像是浸着冰水的齐大影星面前刷存在感了。


路上堵车,齐翰在停停走走的状态下昏昏欲睡,可惜胃部的不舒服和头脑里乱呼呼的东西让他很难睡着。他的胃病是早年得上的,可是直到今天,知道的也只有齐晟一个人。并不是说齐翰高傲到不屑于告诉周围人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是他不喜欢遇上一点事就大呼小叫的,这性格和他的兄弟真是格外相似。


不过和齐晟相似,就如短信箱里唯一有关他建康的内容永远来自于齐晟一样,让他倒胃极了。正想着,手机又是一声震动。齐翰烦躁不堪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瞥了一眼屏幕。


真幸运,并不是齐晟发的。


齐翰揉了揉太阳穴,盯着屏幕上的“徐导”和下面没有显示完全的消息,吐了一口气又闭上眼靠回了座背。前座的经纪人注意到了他的动静,扭头撇了一眼,当然齐翰显然没有告知他的意图。都说齐晟是说一不二的帝王气质,齐翰这外热内冷的风格在固执己见和先斩后奏上也不成多让。经纪人表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徐导是国内一知名导演,近几年佳作众多,大奖包揽,能力上没的说,人也还可以,就是说话直。齐翰跟他前不久刚合作过一部剧,不过私下里往来不多,唯独的几次聚餐,徐导还在他面前数次提到齐晟,明里暗里把那人夸得不似人间生物。要不是齐翰是有名的举止得体之人,当场就会摔杯走人。所以这次看到对方发来消息,齐翰免不了第一反应就是这人是来挖苦他的。他之前收到的轻描淡写的安慰——当然在当事人眼里通常总是有点嘲讽感的——也不少了,真是不想再点开它给自己添堵。只是汽车半天不到目的地,齐翰闲得无聊,终于还是打开了徐导的这条短信。


一眼扫下来,齐翰忽地就坐直了,迷迷糊糊的脑袋清醒了许多。


时隔多年,确切地说是十年了,他的成名作的版权居然转到了徐导的手上。因为资金短缺而在观众心目中留下好大遗憾的《太子妃升职记》终于要摆脱它那不尴不尬的地位了吗?齐翰一时间不知道心里是怎样一种滋味,有点想笑,又感慨万千。他出演这部剧时只有十七岁,齐晟也不过十九,转眼他们都要奔三了,小成本电影也要翻身成大制作了……似乎唯一不变的就是他和齐晟两个人之间还是那么气氛压抑。


总之,徐导发这条信息的意思就是,他准备翻拍《太子妃》,在剧情和场景设置上他有点新想法,想和当年的主演之一的齐翰讨论一下,问问齐翰方不方便,什么时候有时间。还挺长的一条短信里半句没有提演员的事情,齐翰不禁在脑海里过滤起现在的当红小生来,猜测了一下徐导会选择谁来饰演太子和九王。理智上的结果当然能排列出很长一个名单来,但感情上齐翰忍不住赞同了当年网友的评价,果然还是应该成熟些的演员来演绎,才能把一部穿越剧演出内涵正剧的味道来……也不白费徐导的名头。


当年的《太子妃》是齐翰这十年来最不愿提及的作品,当然齐晟并不是主要原因,根本在于齐翰不得不承认那部剧他演得差极了……差到不忍直视的程度。黑子们说他“没有演技只有脸”,这话确实够中肯。如果是十年后的现在,他确信自己能演得不那么丢脸……问题是,这剧作为出道作兼成名作,又和齐晟有关系,就总被主持人和同事们拿来说事。齐翰有时也会想,如果他能像齐晟一样黑着张脸把这群烦人的家伙赶跑,是不是就不至于活得这么累了。当然,有部分问题也是他自找的,如果他能放下一直以来的执念的话……以至于齐晟都曾拿一句冷嘲当安慰送给他:“命里无时莫强求”。


一想到齐晟,齐翰那点对老版《太子妃》的眷恋之情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可他还是忍不住给徐导拨了个电话过去:“喂,请问是徐导吗?……是的,我是齐翰,没有打扰您吧?……对,我有空,接下来几周都行……嗯,没问题……”齐翰背过身,干脆地躲过了经纪人一听到“徐导”二字时就投射在他身上的视线,“方便告诉我,主角确定了是谁吗?”


齐翰原本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徐导的回答让他险些把自己的手机甩出去。


“哦……是这样啊……”他简直就要把“呵呵”两个字脱口而出,当然在最后当口停住了,把从小就不知道几句的脏话翻来覆去在心底里念了个遍,每个后面都加上“齐晟”两个字。


没错,即使俗不可耐的《太子妃升职记》摇身一变成为了壮丽史诗《可念不可说》,男一的演员还是没变,还是他那半辈子的冤孽哥哥,齐晟。当然,齐晟今天也从一线演员一跃而为影帝,似乎真的配得上这部新剧了。齐翰舒服了没一会儿胃又开始疼了起来,他捏着手机,正准备挂断,就听到一条新消息提示音。随意扫了一眼,好巧不巧,正是齐翰最讨厌的人和最讨厌的口吻。


“齐晟:到家回电话。”


齐翰嘴角一抽,脑袋一热,根本没有时间思考自己这个名落孙山的人是否能得徐导青眼,就毛遂自荐道:“徐导,既然您还没有确定‘九王’是谁,有没有兴趣考虑一下我呢?”他话说完,徐导那边愣了一下没反应,这边的经纪人已经抑制不住地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别说是这两位了,就是齐翰他自己说完都瞪大了眼睛半天没回忆起刚才说了些什么。但要说齐翰后悔自己盲目的举动吗?似乎也不,他做事情基本不会后悔,即使他自己都认为自己做错了。他只是前所未有地恨齐晟。那人简直像幽灵一样覆盖了他一生,无时无刻不在左右着他的决策,可笑的是,齐翰明知如此,还是一头栽了进去。


谁要他这辈子都像盯着仇人一样,盯住了齐晟不放呢。


齐翰突然回想起很多年以前,他头一次毫无风度地在公寓里和齐晟吵得歇斯底里,指着大门就叫他滚出去。那一刻齐晟回头递给他的眼神里面的意思差不多就是“你离不开我。”恶心透顶。


……其实说“我不会丢下你”要比“你离不开我”好听得多了,毕竟后者充满了掌控欲和自大倾向,正是齐翰最讨厌他的那一面。让他哭笑不得的是,他讨厌的这一点在粉丝们的眼中变成了帝王霸气的象征。齐翰不能体会,所以十七岁的他在盛怒之下夺门而出,一个人开始漂泊,从此再也没有回过他和齐晟共同的家。


但是齐晟预言正确。齐翰虽然竭尽所能地脱离齐晟,灵魂却像是绑了根绳子,另一端捏在齐晟的手里。齐晟知道齐翰曾经的一切小习惯,当他离家之后,齐晟也能通过这根绳子揣摩出齐翰的任何微小变化。


起码他知道了齐翰目前的住址和档期。齐翰烦不胜烦。


齐翰对齐晟的厌恶从每一个眼神里都体现得出来,徐导当然也知道,他思索了片刻问:“齐晟在剧组,你介意吗?”


齐翰弯起嘴角,语气温和地回答:“我们这么多年没有合作了,有机会进组还是兴奋为主吧。况且我就算是介意,也是介意我演技不足,把他给拖累了。”


经纪人扯了扯嘴角,最后也没说出一句话。齐翰挂断电话,然后迅速关掉手机,把它扔到自己够不到的地方,简直像躲避蛇蝎。然后他就继续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路,直到车停到了自家公寓门口。


他始终没有按照齐晟的要求,给他回过去一个电话。


——以下废话——


之所以说用《无爱无恨亦无嗔》换《若有似无》坑掉,是因为这两篇的主旨差不多,所以真的没必要写了……何况《若有似无》里不一定有肉也不一定苏,你们非让我写拖拖踏踏的过程,图个啥呢TUT


ps:不确定有多长,初设上中下,没写完就再改。

评论(7)
热度(73)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