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三九】若有似无(3)

前文链接:1 2


若有似无(3):


——似无——


任是那天婚宴再隆重,太子对新妃的冷淡就在一举手一投足之间,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皇太后坐在上位,虽然看着不高兴,却还是把怒气压了下去,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驳了皇孙的面子。


但太后能忍,张芃芃却不能。她喜欢齐晟不是一朝一夕了,但对方永远对她薄情寡性,尤其齐晟位坐东宫之后。今天皇太子的礼仪是到了,可那双眼睛冷得能结出冰渣子。就连绿篱都看明白了状况,一边搀着太子妃往后殿走,一边哭:“太子殿下怎么这样啊?他……他不喜欢娘娘吗?”吵得张芃芃头疼。


当夜,齐晟果然没有留宿,宫宴一散,他就回到了书房处理政事去了。张芃芃等了一会儿,极不耐烦,让绿篱去打探消息:“不把太子找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绿篱只能领命而去,在书斋外遇到了强公公,后者跟她说:“殿下有要紧事,说今日要连夜处理……娘娘来请,那也要等上一会儿了……”


绿篱回忆了一下方才气得冒火的娘娘,哭丧着脸说:“那我就等在这儿吧。”结果一等就等了一整夜,直到绿篱和强公公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在殿外打起了瞌睡,书房的烛光依然没有熄灭。


但其实,齐晟哪里有什么政事?今天他大婚,就算有事,也应该明天再说。他不过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装作事务繁忙。他看了会儿书,月已上柳梢头,仍静不下心来,于是摊开纸墨,随便勾了两笔。


跃然纸上一只衣带翩飞的小团子。


画完了齐晟才反应过来,搁下笔端详了一会儿,正要随手把纸捏拢扔掉,还没来得及动作,脖颈忽然感到了一阵微凉的气流。


“三哥的画还是这么抽象……”


齐晟一转头,便见齐翰手撑着椅背,微躬着身子,不知何时人已经凑到他旁边,正打量着他随手而成的画作。齐晟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底却因为这人的话有些不悦,不顾齐翰的一声呼喊,眨眼就将纸撕成了碎片。


撕裂声乍响。齐翰手刚伸到一半,呼声正卡在喉咙里,可最终也没能拦住,只得垂下手臂,沉默下来。齐晟扬眉,不经意流露出了一丝炫耀战果的表情。齐翰抬眸看了他一眼,复又低头:“可惜了……三哥替那么多人画过像,却从未替翰画过一次……”


他说是可惜,声音里却听不出丝毫感情来,动作也像是庶人对太子那样的卑微刻板。


齐晟坐在椅子上,而齐翰正站在他身侧,忽闪的睫毛清楚得都能一根根数出来。齐晟见过他两面,都是在梦里,模模糊糊顶多能看到人脸,像这样的情况从未有过。他视线在齐翰的脸上停了一会儿,突然心里一惊,迅速起身,伸手掐住了齐翰的脖子。


齐翰显然愣住了,来不及反抗,便被他反身压制在了桌上。两人带起了空气卷动了一旁的宣纸,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寂静的书房里,纸张擦过地面的声音和他们的呼吸声一样,清晰可闻。


“我不在做梦。”


齐晟一面肯定地断言,一面手下用力,将齐翰的脖颈越掐越紧。后者却像是没感受到这力道一样,呼吸平缓,面色白皙,唯有脖子上出现了齐翰的指痕。这种种,都是齐翰以实体出现在人前的证据。无论如何,齐晟已经明白自己身下这个人,并不是虚幻不存在的,不是他恍惚里的幻想。


齐翰表现出的不像被他勒住脖子的痛苦,看上去是那种又一次被齐晟挟制的、被“我为何总是输给你”引发出的愤恨。他力气比齐晟小,不足以挣脱他的手,只能用更耻辱的动作——屈膝踹向齐晟双腿之间。齐晟没料到他会使出这种招数,匆匆往后退,片刻不查就被齐翰找准机会站起身来。两个人转眼间交手数次。


“你从来不是在做梦。”齐翰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嘲了一声,“心上人才入梦,你梦里只会是张芃芃。”


齐晟没工夫管他说的都是什么神神叨叨的东西,光是过招都花费了他大半精力。齐翰看着是没有他力气大、出招狠,可胜在轻盈,一个不小心便从他身侧一闪而过。那种轻盈并不普通,齐晟曾见过杨严的轻功,和眼前这人相比,姿态和反应都逊色一些。


“你究竟是什么?!”


齐晟一个用力,将人压在了墙上。齐翰正要故技重施抬起腿,压住他的人已经迅速抽出了一旁的剑,横在了他的脖子上。齐翰方才还借着身体轻巧,与齐晟对招更胜一筹,此刻锋刃就贴着他的皮肉,顿时连气息都蓦地停顿了。


天子佩剑,大多受天神庇佑,能辟邪。


齐翰手腕被扣着,脖颈上架着剑,只剩下一双眼睛不服输地狠狠瞪向齐晟。他也不顾自己的动作让剑刃将他划出一道血痕,朝着齐晟呵斥:“你不如就杀了我!我正好求死不能!要不是你下令将我发配岭南……”


他忽地停住了,像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闭上了嘴巴。


齐晟眉头一皱,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齐晟瞪人的模样确实有些吓人,这是齐翰曾经领教过很多年的。他原还和齐晟四目相对,片刻就败下阵来,移开视线,轻声嘟囔了一句:“……精魅。”


他声音虽轻,可还是被齐晟听到了。并不信鬼神的当朝太子诧异了一会儿,又瞪大眼睛将齐翰从头到脚好好看了一遍,终于开口:“既然是岭南来的,为何千里迢迢进入盛都?又为何要接近我?”


齐翰拨开剑,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斟酌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死后化魂,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身在皇宫,浑噩游荡。那时没人听得见我,也没人看得见我。你……”他咬了咬下唇,颇不情愿的样子,“殿下为未来天子,身有至纯之气,在您身边就能渐渐清醒过来。直到赵王纳妃那一天晚上,我才终于有力气进入梦里。”


齐晟听着,就觉得浑身都恶心。这妖物的意思是他在不知不觉中被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尾随了多年?当然,他既然知道了,就不可能再用自己的精气去养一只妖魅。齐晟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离齐翰远一些,冷声道:“如何能走?”


齐翰对请齐晟帮忙这件事深恶痛绝,但他毕竟在这里徘徊了数年不能离去,看齐晟的脸都看得反胃了,现在只能说:“‘重回生死门,为偿前生愿’……所以大概是,只要实现了愿望,就能离开了吧。只是我未能想起曾经的愿望是什么,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齐晟狐疑地看着他,齐翰避开他的眼睛。


他难道能说,自己当年的愿望就是听到齐晟认输吗?他如果这样说,齐晟会不会直接用宝剑把他砍成肉泥,再看他青烟袅袅地化回人形?


但是,言确其实啊。不管是怎样的事情,小到太傅的一句称赞,大到皇位,他就想看看齐晟颓然败却的样子,哪怕一次也好。


真可惜,齐晟在这个九弟面前从来冷着脸,笑不像笑,恼不像恼。他的喜怒哀乐贪嗔痴,以前半点不舍得给人看,后来就全给了张芃芃。齐翰陪了他二十余载,倒是一次都不曾见。说到底,在齐晟眼里,大概从来装不进齐翰这个人吧?他将他视为亦兄亦友亦对手,而齐晟除了羞他辱他,把他扔到岭南让他自生自灭之外,就没干过别的了。


齐翰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我把你从高位上拽下来,你还会这样目中无我吗?这念头成了齐翰的执念,支撑他过了曾经的一辈子。只可悲他如今变成了精魅,更没有能力和齐晟争什么了。当然,也因为他的消失,齐晟这一世过得似乎更加顺风顺水。


那就算了……算了吧。


何况这念头太小家子气了。他是九王,并不会以这种小肚鸡肠来渴求齐晟的一点让步。


齐晟似乎没有听见齐翰从鼻腔里哼出的一声自嘲,把剑从齐翰渗血的脖颈上拿开,又当着他的面,慢慢收回剑鞘。齐晟从方才的情况中不难猜出齐翰对这把剑有畏惧。他就凭借这个,沉声威胁:“尽快找到离开的办法。如果让我发现你对南夏有任何威胁,我必有方法让你神魂俱灭!”


齐翰这才终于从被齐晟钳制的状态逃脱出来,心里有火却不知如何发。他侧过头,乌黑的发散落下来,衬得脸色更显得白了些。还有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红得鲜艳,比他脖子上的血还要艳些。


齐晟想起自己之前还把齐翰当做“梦中人”,现在看着这冒充谪仙的妖物,突然觉得十分尴尬。他表达尴尬的方式就是脸色阴沉,把好心的话说得像命令似的:“回忆起来了什么,就立即来找我。”


齐翰冷哼:“用不着你叮嘱我。殿下如果有闲心,就去关注您的新妃吧。”齐晟不解地皱眉。齐翰看到他这表情,莫名有种“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的愉悦感,复又说:“她如果投了河,救回来的就是另一个魂魄,不会是原本的她……不过,当然也要看殿下想要的是青梅竹马的张芃芃,还是强势刚毅的‘张芃芃’。”


齐晟沉默不语,好半会儿,突然叫了他的名字:“齐……翰,是吗?”


从来被对方称呼为“九王”、“九弟”的齐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茫然抬头,就看见齐晟满脸怀疑,视线像是要看穿他。


齐翰透露出的太多了,预知的也很多,这显然不正常。齐晟本来对他有很多疑问,却在接受了眼前是个精怪的情况下,把这些问题都压了下去。


于是他选了最直接的一个提问:“张芃芃为什么要投河?”


齐翰接得很快:“因为……”可他开了头,忽地又想起了什么,顿了片刻,恍然道,“我倒是忘了。殿下这回没有‘幽兰殿’藏娇,那也就没有了那人推芃芃下水的事情了。”


齐晟追问:“何意?”


“……没什么。”齐翰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仔细分辨,那眸子里都是哀戚。


确实……也没有什么。


只是觉得早知如此,早知她会害我,早知她不是原来的那个人……我何必救她。


齐翰抿着唇,脸上浮现一丝对自己的讥嘲。


齐晟看着他的脸,觉得这简直像白玉蒙了尘,极为惨淡。他正欲开口,齐翰却已经身形一晃,散成了轻烟,不知消失到了何处。


——若有——


帝宠江氏。张氏妒,投清池,嫁祸江氏。恰逢九王翰途经此地,纵身入池,张氏乃得救。待转醒,脾性不肖过往。帝见张氏行止异于常人,更与此前不类,大奇,乃与之交谈。日久,则复情生。帝又多思虑,疑九王之举由自私情也。


哀哉九王!救人性命,反遭猜忌。帝怨其与帝妃相交过密,不感其舍身相助、使帝后相和耶?


——慈翟《南夏小纪》


>>>

心塞。以后都不太想开影视同人的坑了。简直是演员、粉丝、同人作品联动掐……好像我捧着我喜欢的人,反而被当做黑子的典型教材。

明天有点事,大概不能更。

哦对了,我没看太子妃的原著,可单从电视剧来看,个人认为小九确实被周围人辜负了。

接受反对意见,但我坚持自己观点,文章走向不变。

评论(10)
热度(70)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