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蔺靖】【AU】锦鲤抄 番外4(鱼尾play)

正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番外:

(1) (2) (3)


——锦鲤抄 番外(4)——


萧景琰唯一经历过的发情期,是化成半人的那段时间,一半鱼尾,一半人身,情欲涌起的时候,吓得他躲在屋子里一动不动。还是静妃算准了时间来找他,让他到岸边去,免得糊涂起来连宫女都出手。


这就是没有父亲带的坏处,而静妃虽然能照顾他,也毕竟是异性,把他赶到大梁宫外之后,就转头游走了。留下萧景琰一人藏在一堆水草之间,茫茫然不知所措。


那时候萧景琰年龄还不大。时间再往前,当锦鲤还是一条小鱼的时候,他并未成熟,因此从没发过情;往后是完全化成人,跟着人类的特点来,没有发情期;再之后就是化龙。龙族虽然也有交配繁衍之说,但必须变回人或变回半人,毕竟它们不能在云端追逐翻滚,对吧?


满打满算,萧景琰这算是一生中第二次发情,想起前一次缩在岸边苦苦熬过去的情状,他有点发憷。加上蔺晨前段时间刚拿过鱼类发情期的事情打他的趣,他一想到这些,就觉得心砰砰乱跳不得安宁。


上次静妃命令了所有宫女禁军不准出宫,萧景琰于是可以安然度过那几天,可是这一次有了个变数。蔺晨成了他的爱人,同时又是个谁也拦不下来、从一点小事都能猜出真相的能人,萧景琰预感自己瞒不住他。


可是必须要瞒啊……这件事真的是,太羞耻了。


萧景琰这几天始终在为自己即将到来的发情期纠结,因而没有注意到蔺晨已经很多天没有来自己屋子里烦自己了。他哪里想的到这些需要遮掩的东西都被他的兄长尽数告诉了最不应该知道的人。


蔺晨深知五皇子自己过得不舒坦,也不想让萧景琰舒坦,时不时就要给他下点小绊子的特点,跑过去一问,果不其然顺利得知了所有真相。他心里有了一箩筐逗弄萧景琰的想法,但怕把人吓跑,硬是装作一无所知,在焦躁的萧景琰面前低眉顺眼的。他提前告诉萧景琰,之后的几天要去别的水域游玩一圈,萧景琰自然相信了。


于是发情期第一天,萧景琰出了门,在水面上四处搜寻了一圈,还真的找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避过发情期时藏身的地方。那里就临靠着岸,水草和芦苇杆搅和在一起,能把小小的刚化成半人的鲤鱼精遮得严严实实。不过萧景琰已经长大了,体型修长,别说是整个人钻进去,就算是半条大尾巴,都放不下。


但萧景琰凭着仅有的一次经验,还是下意识化成了半人,趴在岸边,垂着头一边在水里吐着连串的泡泡,一边胆战心惊等着情欲涌上来。


雄鱼发情,会抑制不住地追逐雌鱼,如果有别的什么干扰他,他会暴躁不安,甚至发动攻击。为了吸引雌鱼,雄鱼色泽会变得异常鲜艳。另外,排精速度会很快,量也会很大。这些功课,蔺晨当然是做足了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跑到外面的小鱼塘里摸鱼抓虾,多干几次就知道鱼类的习性了,于是何时去能抓到何种鱼,怎样下手能获得一条满肚子鱼籽的大鲤鱼,他门儿清。


蔺晨尾随萧景琰上游到岸边,看着他缩到水草后面,感觉就像是看到了鱼落进自己布下的渔网里,心里难以压制的兴奋一个劲儿泛上来。


萧景琰刚开始还非常警惕,半个时辰后,鱼尾的颜色就开始变化。他原本是火红的尾,现在也不只是掺了什么,变得艳红,还亮闪闪的,像是置身在阳光下,每一片鳞片都跃着光华。一条尾巴翘了起来,上下轻轻拍着水,流苏般的底部在水里漾着,令蔺晨躲在石头后面看得目不转睛。


现在这条锦鲤看起来就像是任人宰割一样,唯一不寻常的,是他尖厉的尾鳍。萧景琰进入发情期,正如每一条预备捕捉雌性的雄鱼一样,躬身扬尾,浑身都是爆发力。


蔺晨被萧景琰的尾鳍划破过脸,知道那是片怎样锋利的刀刃。不过欲得美人,不冒点生命危险,得来也不够味儿。他这样想着,已经腿一蹬,朝着萧景琰藏身的方向窜了出去。蔺晨在水里住了这么久,又因为是半仙,速度已经和萧景琰不相上下,此刻窜出来,像一把离弦之箭,又像是什么肉食鱼类,令萧景琰腾地全身肌肉都紧张起来,一甩尾巴就擦着岸边游了出去。


蔺晨跟在他身后,转眼又抄到他身边,人身居然和一条鱼并驾齐驱。萧景琰彻底进入发情期,根本没有认出这个一直缠着自己的人类是谁,只知道闷头往前游。他属于人类的那部分理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属于鱼类的本能却让他感知到了蔺晨周身的危险。


他明明是一条雄鱼,却被蔺晨追着撵,如同对待雌性。竞争意识开始起作用,萧景琰人身愈加白皙,鱼尾愈加艳丽,整个躯体像是温润的珍珠,又像是跃动的火焰。蔺晨身体一靠,手一动,就把萧景琰逼到了水岸,夹在他与土石之间。


萧景琰没料到他突然出手,受了惊,一条尾巴就朝他腰间拍去。蔺晨侧身赶紧避开,手却死死钳着萧景琰的腕子,把他磕在石头上动弹不得。萧景琰的鱼鳍在蔺晨腰身腿侧晃来晃去,眼看着随时就要把蔺晨一片肉削下来。蔺晨倒不怕他削肉,就怕攻击牵连到了他的两腿之间,让他从此不能人道。


萧景琰化了龙,法力大增,就算是现在受制于半人的躯壳,也不至于被蔺晨控制。而蔺晨由于害怕他的鱼鳍伤害他的二两肉,四处闪避。这发情期不像是追逐战,倒像是结结实实一场架。两人缠斗了好一会儿,蔺晨气喘吁吁,萧景琰也不好受,最后找准机会,翻身压住蔺晨,尾鳍在他面颊上狠狠划了一道。


蔺晨登时疼得抽了口凉气。也幸而这里是淡水,不然光是盐都能让他疼死。靠岸边的水比较温,起不到冰敷伤口的作用,那血珠就不停往外渗,转眼又融在了水里。有在水边啄食孑孓的小鱼闻到了血腥味,砰地一下四处散开了。


萧景琰压着蔺晨,愣了一下,盯着他脸上的伤口,半晌,理智终于回笼。这场景真是和很久以前他们在村中木屋柴房里诀别的模样太相似,那是萧景琰一直以来的心病。他放开蔺晨,飞快地就要往后闪身,却忘了自己的手还被蔺晨攥着,扭着身子也逃脱不了,慌得一条尾在两人之间甩来甩去。


蔺晨那伤口又不大,痛了片刻之后就没什么感觉了。倒是萧景琰冰凉的尾巴扫得蔺晨小腿痒。他眼睛亮亮的,冲着一脸惨白的萧景琰笑,叫了一声:“景琰。”萧景琰愣愣的,伸手抚过蔺晨受伤的地方,转眼那里就又变成了完整的皮肤,连一点疤痕都没留,就是有点新生时的酥麻。


伤治好了,并不代表事情没发生。蔺晨跑过来一搅和,萧景琰吓得连情欲都退了一大半。他挣扎了一下,想要抽出自己的左手,却没能成功。他色厉内荏地斥道:“你不是说要去鄱阳湖吗?怎么现在还在这里?”


蔺晨根本不怕他,伸手就托住了萧景琰的腰,一只大掌在光滑的鳞片上肆意摸过:“我要是不在,你这发情期找谁过啊?”萧景琰怎么也猜不到蔺晨已经把他发情期这件事弄得比他自己还清楚,不禁愣在那里反应不过来。蔺晨趁着他还在发愣,手伸下去,顺着萧景琰的尾部,一边摸一边探,终于触到了一个温热的小口,藏在一圈细密的鳞片之间。再往下是另一个,那是锦鲤的泄殖口,此刻因为方才的追逐和争斗,已经有些发胀,周围变得黏糊糊的。


萧景琰腰被蔺晨环着,尾巴后面悉悉索索的,有点发痒,扭了一下身子,尾巴也瞬时摆了一下,恰好在蔺晨已经有些抑制不住正要抬头的地方一扫而过,顿时他的气息就重了一些,一双眼睛牢牢锁住萧景琰,里面透出猎食者的光芒。


食草鱼类对这种视线的恐惧是种天性。萧景琰得抑制住自己才不扭头就跑,但他还是瑟缩了一下,手推着蔺晨的肩膀,说:“你放开我……我不舒服……我……”蔺晨头低下去,在他耳垂上啄了一下,用气声回答道:“我知道你不舒服。”他说是这么说,却半分没有放开萧景琰的意思,显然这话只是知会一声。


萧景琰被他的动作弄得缩了缩脖子,连抵着他胸前的手都软了下来,半是依靠半是伏贴地搭在他身上。蔺晨这浑人要做什么,萧景琰就算是以前不知道,跟他在一起一整年也已经有了条件反射。他总是无知无觉地就掉进了蔺晨布置好的陷阱里,这时候再挣扎半分用没有,索性眨了眨眼睛,宛如含着一汪春水,望进蔺晨的眸子。


他和蔺晨在床上颠鸾倒凤无数次,却从未以鱼尾的姿态弄过一次。说是食髓知味有点期待,但还是紧张占了大多数。蔺晨托着他,用力将人往岸上一松,两人破水而出。萧景琰相当于坐在蔺晨的手臂上,有点不稳,转身伸手攀住了水岸,白软软的腰一拧,可爱得就像蔺晨喜欢吃的酒酿圆子,含口即化似的。


蔺晨看得心猿意马,身上却裹着一堆湿衣服。他人在水下的时候,四周避水,通常一件白衫能穿得仙风道骨,但一旦出水,若是不注意,衣服就湿哒哒黏在身上。蔺晨恨不得立即和萧景琰肌肤相贴,伸手就把衣服褪下了。


倒是萧景琰,出水之后只听见周围虫鸣声、鸟啼声、风声、树叶沙沙声,什么声音都灌进耳朵里,陆地上总是比水底嘈杂一些的,但这样让他觉得仿佛自己做了什么都被一堆生物看着,本因为发情期而丢到脑后的羞耻顿时返回来,砸得他忍不住想要钻回水里。


蔺晨哪里肯,把人一压,手一伸,就将萧景琰制了个瓷实。下一刻,就是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来,急躁得很。好像这发情期不是萧景琰的,而是他蔺晨的。


——以下废话——

本来想往后写一点的,但我实在不喜欢为了最后一小截弄个微博链接,所以就尽力避免不良内容了。

好像真的拖了一个月之久啊……太对不起各位了!!我跪着道歉__(:3」∠)_

ps:前几天发《光阴》,每发一篇,掉两三个粉,我深刻感受到了大家的怨念……赶紧趁大家还对我留了一点爱,把鱼尾写一写。

评论(33)
热度(376)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