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光阴只方寸-平安路篇4

目录:

平安路:1 2 3


——光阴只方寸:平安路(4)——


平安路由于出现诡异事件,加之请来了七十六号调查,所以现在还处于全线封锁状态。凡是周围居民需要路经这里的,都得从前后两个街区绕路。


明楼和明诚二人从放置在现场还未拖走的案发车辆上下来的时候,环顾一周,只看见汪曼春在一旁急急忙忙地讲电话,声音慌张,语气急促。明楼过去,汪曼春不经意转头看到了他,顿时连句再见都懒得说,高兴地挂断电话,转眼扑到了明楼的怀里。


“师哥!你要急死我啊!”


明楼尴尬地敞开了手臂,由着汪曼春把自己挂在他脖子上。他瞥了一眼身侧,才发现明诚已经不见了,扭头看了看,路的延伸处有一个不断走远的身影。明楼略微想了一下,没有叫住他,伸手拍拍汪曼春的背,说:“别急,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汪曼春锤了一下他的胸膛,然后从明楼身上下来,看着他认真地问:“你看到案发过程了?”

“你也看到了?”明楼有些吃惊,他确认般地补充了一句,“杀人现场?”

汪曼春瞪大了眼睛,满脸诧异,声音都提高了一截:“还有杀人现场?!不是车祸现场吗?那辆汽车,在平安路出事的那辆?你没看到?”

明楼略微迟疑了一会儿,思索着正要回答,但汪曼春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所见地告诉明楼。“汽车是二三十年的老式汽车,开车的是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女人。她撞到的人也大概二十多,是个男人,躺在地上,看起来车轮碾过了他的腿。但是我看不出他是生是死。”

“二十岁?”明楼眉头一皱,“平安路车祸的死者陈建安,今年已经四十六了。”

“所以,师哥,我认为这件事情很蹊跷。”汪曼春沉默了一会儿,谨慎地推理道,“陈建安虽然是前几日才出的事情。但是……你有没有察觉到,那一边的世界看起来非常古旧,像是几十年前的。假如说,那个我看见的二十多岁的男人,正是出事的陈建安……”

汪曼春话说到一半,留下半截让明楼思考。明楼却摇了摇头:“车祸的事情我没有看到,不好乱说。不过杀人的事情……发生在建筑工地。曼春,你说得对,平安路车祸和建筑工地挖出的头发之间,一定有所联系。”

汪曼春虽然惊诧明楼遇到的杀人案,但也没有多问,只说:“那正好。南田科长负责平安路车祸,如果这两件事有关联,我可以向科长申请,把车祸的调查工作也揽过来。”明楼不置可否,他刚要说话,汪曼春的手机就响了。明楼斜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就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恰恰就是“南田”二字。

汪曼春给明楼递了个眼色,便侧过身与南田开始回报工作进程。明楼当然不认为汪曼春能够说服南田,毕竟她常年在外地,最近这个月是借着探亲才跑来上海的。比起她这样的非嫡系,如果南田要下达任务的话,七十六号里的另一位处长梁仲春,显然更合适一些。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汪曼春恼火地断了电话。明楼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她将手机塞进包里,嘴里斥道:“梁仲春又坏我好事!”

“他怎么了?”

“南田把案子交给他了,现在他全权负责车祸案。”说到这里,汪曼春顿了一下,然后勾起唇角,“等到他查到建筑工地,我倒看看他怎么来求我要这里的资料。不管怎样,他休想从我这里捞到一点线索。”

明楼不动声色。

汪曼春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恢复成了小姑娘的娇笑模样:“师哥!这可决定着我能从南田那儿拿到多少年终奖。师哥你会帮我的吧?”

明楼还在满脑子思考整件事的可疑之处,对小师妹突如其来的问题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僵了一下,然后有点敷衍地点头:“会,当然会。不过既然梁仲春在查车祸案,不如就让他先查着。等他查出些名堂之后,我们再来一招‘杀人劫货’。”

汪曼春眼睛亮了一下,嘴却嘟了起来:“想不到师哥还会做这样的事情……”

“事半功倍,何乐不为。”

这头明楼在和汪曼春讨论如何接着查建筑工地的事,那边坐上车打算回学校的明诚居然也收到了七十六号的讯息。发信的是梁仲春。明诚看着短信界面上的“有所发现,看到速回。”撇了撇嘴,退出之后就拨号过去。

梁仲春电话接得很快,语速也很快:“阿诚兄弟,我就知道你已经出来了!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明诚没有急着回答他,一边抬手看了一下时间,一边把东西都收拾好准备下车。他右肩夹着手机,问梁仲春:“你怎么逃出来的?”

梁仲春声音很急:“哎呀你就别问了,快告诉我地址。事情我到了地方和你详说!”

“T大南门,一路进去,靠左手边那家咖啡厅等你。”

“好……好好。”梁仲春应着,正要挂电话,又被明诚叫住,他猜到了对方要嘱咐什么,忙说,“放心,南田那儿没有什么问题,她已经把事情交给我处理了。哥哥答应你的,一分也不会少。”

T大的咖啡厅里,大多是情侣,少部分是聚会的学生,像梁仲春这样已经年至中年的,很难得见。明诚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梁仲春一脸尴尬的样子,在正对着窗户的两人位上坐立不安。他在明诚出现的一瞬间站起来,然后又别别扭扭地坐了回去。

明诚完全不在意他有多可怜,冷着脸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梁处长,汪曼春的事情你给我挖了个坑,你不会才过一天就忘掉了吧?”

梁仲春大冬天的冷汗都要落下来,他忍住不让自己立即起身鞠躬哈腰,可掩饰不了自己哭丧着脸的表情:“阿诚兄弟啊,我那是真的没想起来啊!”明诚轻哼了一声,没有回话。梁仲春搓了搓手,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桌上推给明诚,“这就,算是哥哥给你赔罪了。”

明诚靠在椅背上,动也没动,只拿眼睛瞥了一眼。梁仲春在一旁等得焦急,好半天才听到明诚说:“南田信了你的话?你昨晚在平安路发现什么了?”

梁仲春提到这件事,脸色突然就变得有些古怪,他偷偷摸摸看了一圈周围,发现没人注意他们所在的角落,这才微微站起身,凑到明诚耳边轻声说:“一场奸杀案。”

明诚有些吃惊,他皱起眉头,压低了声音问:“强奸?”

“平安路上,车祸地点对过不远处……说来也是蹊跷,不是建筑工地,那是个老工厂。我听到叫声就跑过去看,你猜怎么着?”

明诚看他表情也知道他看到了什么,没心思听什么春宫剧,他不耐烦地制止:“然后呢?那男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年龄多大?”

梁仲春张张嘴,半晌才追上明诚的思路:“黑灯瞎火的,这我哪看得清啊?!”见明诚眉头一挑就要开腔,他又急忙说,“不过那男人朝我跑过来,一只魂体直直撞到我身上,把我就给撞出结界了。不过他跑步的时候我倒是看得清楚,那是个瘸子。左腿明显受过伤。”

明诚听罢,马上反应过来,接道:“车祸的死者陈建安,就是左腿不便。”

梁仲春点头:“正是!”

“看来平安路上的车祸和那个工厂很有关系,要查清楚,必须连带建筑工地那一片的历史一起查。”

梁仲春急忙搭话:“阿诚兄弟和我所想不谋而合!然而我已经去问过了,那施工队和汪芙蕖有关系,恐怕汪曼春的手已经伸到了那里。要想从施工场地挖出信息来,首先得搞定汪曼春那……”

他嘴里打了个磕巴,把“臭娘们”三个字又咽了回去。

明诚懂他的意思,他转念一想,把自己面前放着的支票又推回了梁仲春那头:“你们七十六号的事情,我还不想掺和。梁处长,你自己搞定汪曼春吧。”

“哎!哎哎哎!”梁仲春赶忙把他的手压住,“汪曼春在干什么,明长官最清楚了。而明长官在干什么,阿诚兄弟,你还能不知道吗?明长官要是刁难你,哥哥帮你挡着枪子儿,啊。”他说着,又凑过去,小声补了一句,“咱可是说好了的,三七开。”

明诚斜睨了他一眼,然后松手靠回了椅子,任由梁仲春把那张支票又推到了他的面前。

“我可提前说好了。明楼还不知道我在查他,他如果有一丝狐疑,我立即停手,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梁仲春笑着头点个不停:“那是,那是。这事无论成不成,等额的钱,哥哥绝对打到你账上。”

明诚这才颔首,随即伸手把支票折了一折,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另一头,明楼骑着自行车,把汪曼春送回了旅馆,正要回到宿舍补个觉,就看见明诚一条短信发到了自己手机上。上面写着:“明诚带着平安路车祸案的内部消息而来,明先生能免了我的罪吗?”

明楼单手骑着车,扑哧一笑,没握稳车把,差一点就栽到了绿化带里。他停下车,回了一句话:“死罪能免,活罪难逃。自觉回寝室等我。”

却不知道明诚此时已经回到了寝室。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怎样让明楼的注意力从他的卧底身份上移开,下意识地开好了空调,烧好了热水,极力讨好明楼。明先生脚步声刚刚在屋外停下,明诚就一把将门打开了,将明楼迎进暖烘烘的大厅,递上一杯热水,还附带一个微笑:“先生上午好。”

明楼有些惊讶,转念一想又明白过来。他伸手接了明诚的水,没有喝,把杯子往几案上一搁,然后褪去自己的围巾和大衣,换好鞋,兀自往里走。

明诚跟在他后面,惴惴不安。明楼虽然被对他,但也知道身后人此刻脸色一定很别扭,一肚子都是对他的腹诽。他突然转身,明诚差点撞到他,要不是刹住步子,此时就要和明楼脸贴脸了。

明楼也没料到自己逗明诚会发生这种小意外,有点尴尬。他在沙发上坐下,示意明诚也过来坐,然后清了清嗓子,说:“你姓明?”

明诚知道他在问什么,点了点头,然后叫了一声:“大少爷。”

这称呼明楼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了,再一听,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他伸手制止明诚,然后想了想:“既然是明家人,你叫我哥也行。”

明诚从善如流:“大哥。”

明楼这才觉得舒坦了,沉吟一会儿,问道:“你是我大姐派来的?”这话说是提问,但语调却像是肯定的。明诚没想到他会这样轻易地就猜中,有点愣:“明家子弟上百千,为什么偏偏猜大姐?”

“偌大的明家,人人盼着我回去,唯独大姐勒令我在T大读书。你进T大近一年,半句没提过屠魔的事,显然是大姐的作风。”

明诚忍不住笑了一下,有点腼腆,看起来真像个普通的大学新生。

“那明先生,是想回去呢,还是不想回去?”

明楼偏头打量明诚的表情,笑问:“我要是说错了,岂不是都让你回禀给大姐了?”

明诚没有回答这句话,自顾自剖析:“大哥如果真不愿意屠魔,法令口诀绝不可能记得这么清楚。我猜大哥是心里想着屠魔,却被大姐所阻止。不过你也不愿回明家,以免受人束缚。现在嘛……正思虑着,和某个人一起单干?”

明楼盯着他的眼睛,半晌,长叹一声:“同居就是好啊。”他伸手揉了揉明诚的头,被对方一个闪身避开,“果真是阿诚懂我。”

明诚衔着笑,没有吭声。

明楼递出自己的手掌:“那‘某个人’,愿不愿和我一起?”

明诚看着他,然后伸出自己的手,与明楼的交握。


“明先生想做什么,谁都拦不住。为了能向明大小姐交差,我只能挺身而出了。”


明楼拍了拍他的手:“大姐担心有她的道理。记得下次和她通讯,别说漏了嘴。”


——以下废话——

我处在一个没有WiFi的地方,情况持续到4号。所以不是故意断更的⋯⋯
祝新年快乐也迟到了,对不起QAQ
4号之后照常日更,辛苦大家等了。

评论(6)
热度(77)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