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蔺靖ABO/生子】王台22

!:本文只有蔺靖,其他看起来像是x靖的都是错觉。

!:虽然看起来有争夺权势,但其实真的只有谈恋爱,所以严肃内容会被我跳跳跳,如有bug请多包涵TUT

!:是ABO,是生子,是AU,一定要注意避雷啊。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王台(22)——


蔺晨允许闵中书接近萧景琰是有底线的。如果说他可以勉勉强强忍受他们相互对视,可以咬牙切齿地忍受他们手指触碰,那除非是把他杀了,他才能眼睁睁看着闵中书去搂萧景琰的腰。不过,一直以来比他能隐忍得多的萧景琰最近比他的反应还要强烈。孩子对萧景琰的影响太大了,除了自己的旪君,他不能接受其他人靠他太近。


蔺晨说这是盈君的天性,他们需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到任何伤害。


随着萧景琰怀胎的迹象渐渐显露,随之而来的就是如何接着向闵中书隐瞒的问题。实际上,闵中书的怀柔政策是很动人的,他虽然“知道”萧景琰已经忘记了蔺晨,这时候应当是萧景琰最容易被旪君获得和占有的阶段,但他对这位盈君皇帝一直以礼相待,每日捧着书案来找萧景琰过目,公务期间除了偶尔交换个笑容,再没有做过其他逾矩之事。以及,他留在王台的时间一日不会超过两个时辰,通常是萧景琰刚露出一丝疲倦,他便告辞离开。在这种情况下,萧景琰对他挺放心。毕竟,萧景琰最近就像一只大了肚子的猫儿一样,平常趴在榻上不怎么想动,如果闵中书在他的安全范围之外,他都懒得看他一眼。


萧景琰甚至对蔺晨说:“我倒是认为闵中书并不要对我怎么样。或是,他如果要做什么,那他应该早就下手了。”


蔺晨被萧景琰的心大气得大冬天手心烦热。“他如果真的做了什么,你再防备还有用吗?!”这些天,除却一个不太开窍的盈君和他腹中的宝贝孩子之外,蔺晨还要考虑闵中书的盈父的事情,急得都要上火。闵中书又不傻,他害死了刑部尚书,剩下唯一知道真相的盈父,之后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重点是,闵中书会不会留他盈父一条命?如果会,蔺晨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去治他的疯病,如果不会,他怕是要暴露身份才能将那位盈君送进宫保护起来了。


为了让闵中书多在王台呆一些时间,好让蔺晨给他盈父看病送药,萧景琰疲乏了都得喊住闵中书不让他走。一个盈君睡眼惺忪地把旪君留在屋里,任是谁都会不免多想。


就是萧景琰怀胎两月的某天晚上,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头晕,身体晃了晃。闵中书毕竟被萧景琰迷惑了好长一段时间,对他就没有了走一步想三步的那种小心,加之他将萧景琰近日容易疲惫的情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此时见到萧景琰身体不适,当即伸手去扶,哪里还管什么礼不礼仪、怀不怀疑。


他将萧景琰扶到卧房休息,除了嘘寒问暖,又命宫人好好照顾之外,倒是没有做其他事情。但这已经触及了蔺晨的底线。他看不惯闵中书随意差使王台宫人的样子,好像那人真是这儿的半个主人,当然更不能忍受萧景琰乖顺地由着闵中书把他搀到床上。


他像一只被挑战了地位的雄狮一样在萧景琰的卧房里来回踱步。后者本来就被闵中书的靠近弄得浑身犯恶心,现在又让蔺晨的动作惹得满心烦闷,不禁呵斥:“你给我停下!”蔺晨撩起衣摆就坐到了床边,他伸手去摸萧景琰的肚子,被毫不客气地躲开了。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什么性格,把盈父也折腾得转了性子。前一个月还好,这个月以来萧景琰脾气越发拗,容易心烦、一招就急不说,不高兴了也不出声,只拿一双大眼睛狠狠瞪着蔺晨,直到对方服软为止。


蔺晨把自己不能与萧景琰像以往那样轻声细语温柔交流的错都怪在闵中书头上,他一想就恨得牙痒:“他再敢碰你,我非毒烂他的手!”萧景琰靠在床头,不想说话。蔺晨抬头看了看他,然后叹了口气:“景琰,我们直接把他抓起来吧。反正他也没存善意,总有一天他得……”


萧景琰打断他:“毫无缘由如何能抓人?先不说他一个小小中书,再贪婪又能贪到哪里去。就算他要蛇吞象,也得拿到人证物证,名正言顺才能捉拿。”


蔺晨一点都不赞同萧景琰的话,甚至觉得萧景琰对闵中书的维护已经不可理喻了,但他不想在这种时候争执:“我看他是要吞了你的皇位啊,景琰!对付他这种人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没有理由就捏造理由……”


萧景琰瞪大眼睛:“蔺晨!闵中书铲除誉王,拔除毒瘤,算是最大功臣之一。无论你我对他个人怎么看,绝不能将私情和昭昭朝堂混为一谈!我就算再怀疑他有猫腻,也要找出前因后果,否则随意定罪,让天下人怎么想?!”


萧景琰说得又快又铿锵,言毕胸口还急促地起伏不停。蔺晨知道萧景琰这时候情绪波动很大,他本来没想让萧景琰生气,现在搞砸了,赶忙哄道:“对,对对。我们慢慢找证据,不急。闵府现在只剩老少妇孺,已经不能作为他的后盾,他除了从你这里下手,还能做出什么事情呢?”说着,他讨好地凑过去,手下却偷偷摸过去抚上萧景琰的腰,“我就是怕,你又被他骗了。闵中书心机太深,他花了三个月让你对他相知相交,一定不介意再花上三五年,让你将皇位拱手让他……”


蔺晨音调和缓,说的又是正正经经的事情,萧景琰也就打消了胸口的闷气,他轻飘飘瞥了蔺晨一眼,问:“我会吗?”


蔺晨歪头:“不会吗?”


萧景琰猛地提高了声音:“难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不顾祖宗基业之人?!”蔺晨简直怕极了他现在动不动就较真的性子,趁着自己的手还环在萧景琰的腰上,赶紧蹭上去好好亲昵了一把,这才让萧景琰忘了这段气。


萧景琰平复下来,看着蔺晨撇着的嘴,知道他也是为了大梁考虑,忧心夜长梦多,于是软下了语气,轻声说:“他的盈父,年龄大了,即便疯病治好,也经不起什么打击。如果闵中书真的怀了逆谋篡位的心思想做第二个誉王,定然要查清楚了治他的罪。但如果没有,我们现在惩处闵中书,即便朝野没有微词,也太不好向他的盈父交代。”


蔺晨想了想先前在闵家套出了那些背景,对闵中书和他盈父的身份早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若是闵中书要篡位,他盈父就算没有参与,也算是知道底细。不过他没打算拿这些猜想去打扰萧景琰。毕竟齐朝已经覆灭多年,中间隔了两代人,萧景琰没可能知道。加之,开国皇帝作为远亲,夺得是宗族嫡子的皇位,可耻得没法说,他恨不得把史书篡改得不留痕迹,哪里会将后续事情告知皇子。


他只说:“你之前相信闵中书是因为他盈父,不调查闵中书也是因为他盈父,现在到了治罪的时候,你又来了。那是闵中书的盈父,你倒是照顾得像是自己的父亲。”


萧景琰听了,嘴比脑子快,下意识反驳道:“他入府当盈妾已经是身不由己,生下了孩子,自己却被锁在偏房患上了疯病。他如此不幸,我如何能因为他与闵中书是父子关系,再去给他心上捅一把刀?”


蔺晨诧异地看着萧景琰,后者意识到自己情绪似乎表现得太过激动,避开他的视线,垂下头,手却下意识地交叠在自己的腹部。蔺晨的手还在他的腰上,萧景琰的动作他当然能感觉到,于是也明白了为何他会这样关照那个盈君了。


萧景琰怕是想到了自己。如果当年没有蔺晨出现,如果他情潮期已到,却还在被誉王或其他什么人把控,他必定沦落得和闵中书的盈父一样。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萧景琰从小到大,与其说是厌恶盈君这个身份,不如说是忧怖。这几年来,他与誉王和其派来的旪君周旋,看似逐渐接受了自己是盈君的事实,但其实心底还潜藏着对旪君的恐惧感,如果那么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地伤害到他。


蔺晨治得了身上的病,却治不了萧景琰的心病,那是在宫中胆战心惊这么多年的后遗症。他在心底叹气,然后吻了吻萧景琰的面颊:“不是头晕吗?睡吧。我在这里等你睡着了再走。”


闵中书虽然对自己和闵家人都很残忍,但对他的盈父是真的非常好。他去请了城里医术最佳的大夫给盈父看病,说来也巧,那大夫恰与蔺晨交好。蔺晨偷偷上门看过一眼之后,就写了方子,交给那大夫。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防止大夫把他参与治疗的事情透露给闵中书的,反正他就是能够做到。


闵中书确实很有手段,但有两个人的出现注定了他的失败,一是他爱上了一个盈君名叫萧景琰,二是他有一个疯疯傻傻,却毕竟与他相依为命十年的盈父。


萧景琰缠住闵中书,蔺晨就一边记挂着萧景琰是不是又被闵中书不经意间吃了豆腐,一边给他盈父治病,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月,竟是真的被他治得七七八八了。


蔺晨自己心里有推断,只问了这位依然看起来有些愣愣呆呆的盈君三个问题:“你还记得你的旪君吗?他姓闵,当年应该是在临州,在韦老先生那里读书,之后迁到建康,官拜刑部尚书。”


那盈君抬起灰蒙蒙的眼睛,看着蔺晨,像是在辨识他是谁。不过面前人任是谁呢,只要不是闵尚书或是他的亲生儿子,是谁大概都不会让他眼神里产生波澜。蔺晨坐在他身边,安静地等他的回答。盈君恍惚了很久,似乎在竭力回忆所谓的自己的旪君,然后他浑身颤了一下。


“记……记得……”盈君视线有些涣散,嘴里呢喃着,“他是……是我的旪君……是……是我的同窗……他……”他说得很慢,然后猛地停住,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伸出手臂把自己的身体环紧,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


蔺晨认识这个姿势。萧景琰在暗室里被蔺晨折磨之后的那天早上,他就是这样蜷缩起来,好像能因此抵抗住来自旪君的攻击。


蔺晨一直觉得自己那日做的事情,无异于奸污。


那么这位盈君呢?他遭受了什么?


蔺晨并不想刺激到他,但他有些话必须问下去。


“那么,你还记得韦老先生半百之后突然得来的那个旪君儿子吗?世人尊称其韦生的那位。”


“……不,不记得了……”盈君面色苍白,他把自己缩得更紧了,并伸出手去捂住自己的耳朵。那个名字让他惊慌。蔺晨逼问他:“真的不记得了?韦老先生只有两个学生,一个是他的儿子,一个是闵尚书。他若是你的同窗,那么韦生不是你,又是谁呢?”


盈君突然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叫声刺伤了他的喉咙,之后说出来的话都听来粗噶:“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韦生死了,他已经死了!……”他这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要再次发疯,蔺晨不敢再追问了,沉默着等待盈君慢慢平静下来。


“很抱歉打扰你。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请你一定要回答。”


盈君颤抖着身体,把头埋得很低。


但他没有激烈的反应,那应该就是没有拒绝。蔺晨于是视线扫了扫门外,确认那里没有人,然后靠近了一些,非常小声地问:“在韦老先生收养你之前,你姓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等了很久,久到他以为盈君已经不会再回答。而他自己已经猜测到了九成真相,有没有这个答案其实无所谓。蔺晨打算作罢了,那人却喃喃着开口。


答案只有一个字。


“萧”。


被作为同宗和同姓王的先帝逼着“禅位”的齐国末代君主,死时年龄不算大,那也似乎不像会有子嗣的年龄。时间飞逝,有很多真相被掩藏在了洪流里,如果没有今日,恐怕谁也不知道齐帝会有个盈君皇子留在这个世上。


这个皇子前半生为了自己,隐姓埋名、捏造体质,后半生为了孩子,忍辱偷生,寄身闵府。


他一生都在被萧皇室和旪君摆弄,直到如今也未逃脱。


萧景琰的同情是有理的。韦生就像是当年的他,他就像是第二个韦生。区别只在于,他拥有了蔺晨,而韦生却被韦老先生托付给了闵尚书。那人给他的,除了强奸,遗弃,侮辱,什么都没有了。


哦不,还给了一个孩子,一个怀揣了恨意和不甘的闵中书。


——以下废话——

抱歉今天出门浪了好久,所以更得比较晚。

有关闵中书的身份,之前有哪位姑娘猜对了好像,真的是太厉害了啊。

到此为止是不是所有迷都解完了?应该是的吧我应该没有漏了……

评论(45)
热度(498)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