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光阴只方寸-平安路篇3

默契十足,暧昧些微。


目录:

平安路:1 2


——光阴只方寸:平安路(3)——


明诚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四周没有街灯,也没有店面和住宅。转角处找不到便利店,环顾也看不见明楼、汪曼春或是梁仲春。他一度认为自己到了别的地方,可按照地形来看,这里还是平安路。他的前面正对着一处工厂。


而不是空地。


脚下是土地,而不是水泥地。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虽然还在平安路上,但可能并不是“今天”的平安路。他收回前面和梁仲春讨论时得出的推断,这不是什么强大的恶灵捣鬼,而只是一次时空变幻而已。


所以符纸和明楼他们才会消失。


明诚意识到明楼只不过和他一样,被丢到了这个时空的某一个角落,这种明楼暂时没有遇到危险的感觉让他安心了许多。他打开手机照灯,顺着满是沙土的路往前走,边走边观察地面。上面没有其他人走过的痕迹。


但等他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路面出现了车辙印,老牌的汽车,车胎比较厚,车距也比较宽,重点是图案很特别。明诚看得眼熟,蹲下来仔细打量,然后回忆了一下,终于想起来,这正是出现在车祸现场的车的印记。


他站起身,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思考。为什么那辆车会在这个过去的时刻留下痕迹?他想的很专注,却听见耳边一声尖锐的摩擦声,抬头一看,一辆车正朝着自己猛冲过来,车灯亮得他头晕目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浑身却像是被固定在了原地一样。


眼看着那辆老牌车就要撞到他身上,手却被一个很大的力气往一旁的土堆上拽了一下。明诚没有反应过来,他闭着眼,身体就往旁边倒去。他以为自己会摔到土堆里,啃一嘴的泥沙。


但是没有,他狠狠撞进了一个人的胸膛,那里坚硬得让他肩膀都感到了疼痛。他“嘶”了一声,同时,也听见对方闷哼一声。


那声音可熟悉得很。


明诚睁开眼一看,正是明楼。他惊魂未定的脑子里一时间有些懵,下一刻,浮现出两个想法,一是他被明楼发现了;二是,那辆车是怎么回事?他准备把棘手的问题放一边,先来解决性命攸关的。明楼和他做出了同样的选择。那人微低着头,呼出来的气正好在明诚耳朵边上:“消失了。”


明诚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他挣扎着从明楼怀里直起身,往街上看去。确实,那辆车转眼就不见了,没有什么障碍物阻拦它,可它就是不见了。明诚从土丘上下去,小心翼翼地沿着车辙查看,在他方才所站的位置,车印断了。


明楼走到他身后,也就着他手机的亮光看了看,然后走到明诚刚才的位置上:“就是这里了,等它再来一次。”明诚忍不住去拉他:“当心。”明楼侧过头笑了一下,被嘲笑的人也瞬间记起来差点出事的是自己,不禁尴尬地耳尖发红。幸而天很暗,两人都注意不到这个细节。


明诚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偷看明楼的脸,心里暗暗打鼓。他怕对方会在这个时候质问他的身份。


然而还没等他做好心理准备,不远处就传出了一声尖叫。


两人同时抬头,锁定了发出尖叫的位置,是那个“今日”的空地,“现在”的工厂。明诚比明楼先了一步,他收起手机,抬腿朝工厂走去。明楼拉住他,随即从自己腰间掏出一把手枪递过去。明诚垂头看了看,沉默了一下,终于开口说道:“不用了。我有弑魔刀。”


明楼“哦”了一声,然后挑起眉毛,伸出手朝明诚点了点:“回去之后,好好汇报你的事情。”明诚下意识舔了舔自己发干的下唇,声音也很干涩:“好的,明先生。”


明楼握着他装填了符纸子弹的特制手枪,快步朝出事的地点走去。明诚跟在他身后,脑子里却始终在思考怎样应付之后明楼的盘问。明楼知道了他的身份,会不会把他送回明家?明诚胡思乱想,前头传来明楼的低喝:“跟紧,别东想西想。”


他这才凝了凝神。


那尖叫只有那么一声,接着四周又是一片死寂。明诚在后面打着光,明楼沿着工厂的外围慢慢往前走。正在这时,前面出现一个摇晃的黑影。明诚站定,明楼张开手臂,非常顺手地将他护在了自己身后,然后他左手举枪,无声地瞄准了那个黑影。


那个黑影看起来是个男人,正在埋头挖着什么,将他面前的土坑越挖越深,越挖越大,正好能装下一个人。随即他起身把放在旁边的东西一揽,往坑里一扔,又丢了一根火柴下去。火瞬间烧了起来。明诚瞪大了眼睛,终于明白他在干什么了。那个工地前面挖掘出头发的土坑,居然曾经是一个人的埋骨之地。


女人之躯,坏水之地,肢体虽燃,青丝仍存,抱石而生,怨意不灭。


那男人大概也是一时起意,错手杀人之后只记得要毁尸灭迹,看也不敢再看一眼,匆匆忙忙就要跑走。明诚攥紧了手里的刀,正要冲上去,却被明楼拽了一把,他伸手将他压制住,轻声说:“这是过去的事情,那个人是个幻影。我们先从这里出去,再接着查。”


明诚皱着眉头盯着那人踉踉跄跄逃走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放弃似地垮下肩膀,打开手机,借着微弱的光去看明楼的脸。明楼刚看完一场凶杀,脸上的表情也非常不自然。明诚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没有信号,但时间还在正常流动,现在显示的是“今日”,晚间二十点,距离他们从工地消失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两个人困在同样是寒冬之夜的过去,又有死亡的气息作伴,实在浑身都不舒服。明诚小声问:“我们怎么回去?”


明楼站直身体,松了松一直紧绷的肩膀和手臂,抬起下巴朝平安路示意:“搭车。”


“啊?”


“那辆车不是消失了吗?过去的车不见了,但现在的车还在。你说它在这里消失,会出现在哪里呢?”


明诚恍然大悟,下意识紧跟在明楼的身后又走回了街道。


明楼虽然早早就离开了明家的活动范围,但小时候接受的教育和训练好像已经在他脑海里留下了烙印。他的反应很快,分析能力也担得起明家嫡子的名号。明诚心想。


明诚在明楼走到那辆车出现的位置之前,抢先站在了那一处。明楼微挑着眉头看着他,他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样,固执地为明楼挡住可能发生的危险。明楼也没有说什么,站在明诚身边,两个人无声地等待汽车的出现。


天越来越晚,也越来越冷。明诚忍不住竖起了衣领,将手机放回了口袋,然后搓了搓自己握着刀都有些僵硬了的手。明楼忽然开口:“很晚了。”


明诚已经熟知他说话的习惯,听其一,知其二。他念了段咒,唤出自己的侍神。小小的凤凰嘴里衔着一团火焰,绕在明诚身边飞了一圈,又被主人差遣到了明楼那一侧。


明楼斜眼看了一下,然后问:“它有名字没?你平常怎么叫它出来?”


“就叫凤凰。”


明楼扬起眉,正要开口,却被明诚哼笑一声打断:“你叫了没用。侍神认主。不过,下次您可以自己养一只。”


“认主啊……”明楼惋惜地又看了那只小凤凰一眼,侍神被他看得害羞,腾空转了一圈又跑到了明诚身边。明楼虽然是明家嫡子,但学的是正统道法,这种被东洋改造过的侍神之流,明家还不屑于传给嫡长传人。


他顿了一会儿,又问:“真的认主?不是你念咒造成的?我叫它,它真的不会理我?”


“除非你和我的同调性突破天际了。”明诚看明楼羡慕的眼神看得好笑,扑哧了一声,回答。


他话音刚落,就见刺眼的前灯又一次亮起,汽车轰鸣的声音越来越紧,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明楼二话不说,举枪朝车的左前轮和右后轮各开了一枪。汽车抖了一下,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他点头朝明诚示意:“上车!快点!”


明诚却没有移动,他知道这辆车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它当年撞到了站在他这个位置的人。为了保证车不突然消失,他得一直守着这里才行。明楼看他不动作,攀着前门向明诚伸出手:“抓住!”


明楼已经钻进了车子,坐在副驾驶座上,而驾驶座上没有人,他迅速换到哪一边,准备将明诚拽进来。明诚深吸一口气,终于在车子消失前的最后一刹那将手与明楼的相握。他还没来得及坐进车里,而车的引擎盖已经开始消失。


明楼尝试着呼喊了“凤凰”,却见那只侍神真的听从他的话出现了,叼住明诚的另一侧衣袖,托了他一把,明诚终于赶在最后一毫秒惊魂未定地摔进了副驾驶。


汽车闯进迷雾和绝对的黑暗里。


明诚急促地吐息着,一旁的明楼也在一阵惊险过后忍不住深呼吸,然后他忍不住问了一句:“除非我们同调性突破天际?嗯?”


明诚还没有匀过气,他喘着低声笑斥:“明先生,你住嘴吧……”


他虽是开玩笑,但心却像是被明楼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一刹那有一些酥麻。大概他们确实异常的默契吧。他转头,看着自己的小凤凰依然盘旋在车厢里。它受了明楼的命令,这时候露出了非常诡异的依恋,居然抛弃自己真正的主人,落在了明楼的肩上。


明楼感受到了重量,闷声笑了起来。


明诚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等待这只幽灵汽车停在“今日”的平安路上。却发现自己的手依然被明楼牵着,上面传来冬日里难得感受到的暖意。


——以下废话——

《锦鲤抄》的番外会更的,《王台》也会更的。但是昨天的烟花炸得我没缓过来,所以就让我任性地写写楼诚吧。

好消息是,《光阴只方寸》的大纲全部写好了,更新会很顺利;

坏消息是,《王台》原来的大纲还剩三次更新的量就断了……后面会发生什么我都感觉很茫然__(:3」∠)_

所以说啊,顺便就让我考虑考虑吧。吃吃单元剧不也挺好吗?还是说大家比较怵灵异?莫怕!抱紧我!我保证没有惊悚的内容,只有温馨和哲理(这什么鬼?)

楼诚会幸福地在一起的,你们信我。

评论(20)
热度(111)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