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光阴只方寸-平安路篇2

本章明楼活在零星的对话里。


目录:

平安路:1


——光阴只方寸:平安路(2)——


明诚正在剖鱼,门铃声突然响了。他放下刀,冲干净双手,三步并两步跑过去开门。“明先生今天……”他话说到一半卡住了。面前站着的并不是突然提前回来的明楼,而是在他搬过来和明楼同居之前的室友梁仲春。


梁仲春眼睁睁看着明诚脸上的笑容消失,换上了一种嫌弃的神色:“怎么是你?谁让你到这里来的?”说完,也不让位,就将梁仲春堵在门口。


梁仲春点头呵呵笑:“急事,急事。”明诚瞥了他一眼,不吭声。梁仲春挤也挤不进屋,拖也拖不动明诚,急得刚才被大冬天冷风吹干的汗又冒了一额头:“真是急事啊!”言罢偷偷看了一眼身后,确认没人,才小声说:“阿诚兄弟你放心,哥哥绝不坑你。事成之后,分你两成,这总行了吧?”


明诚哼了一声:“你求我帮忙,才给我两成?哪来这么好的事?”


“……好几万啊兄弟!都够你把明长官喂重二十斤了!”


明诚眼睛一瞪:“梁仲春!你什么意思?!”


“得得得,当我没说。”梁仲春一只脚卡在门内,手扳着门框,就要往里闯,“三成都好商量,你就帮帮哥哥这个忙吧,这可是血光之灾啊……”明诚一推门,险些把梁仲春完好的那只脚也夹瘸:“进来干什么,出去说。”


“外面多冷啊……”梁仲春看着明诚的眼睛,怂了,小声嘟囔,“明长官这不是没回来吗?”他这一说,反倒是提醒了明诚,他剖到一半的鱼还在砧板上躺着呢。“哎你回来,站这儿等着,我把鱼收拾了。”


“兄弟,哥哥算求你啦,你可快点哟——”梁仲春一声还没喊完,门被风一吹,砰地就关上了,差点拍他一脸。吹风的那只侍神在他眼前晃了一会儿,然后砰地化成一张白纸飘悠悠地落到了地上。梁仲春盯着它看了好半天,终于认栽地往花坛上一坐,瑟瑟缩缩地佝偻起身子。


明诚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出来的时候梁仲春已经快冻成了一根冰棍,他僵直着起身,姿势看起来更加一拐一拐的了。明诚为了避免碰见明楼,只能拉着梁仲春去了比较远的一个小茶馆。还没到吃饭的点,茶馆人还很少。两人挑了个位置坐下。


明诚不点单,往椅子上一坐,直截了当地问:“说吧。你又犯什么事儿了?南田终于觉得你办事不利,小错不断,要把你扔出七十六号了?”


梁仲春被他这话狠狠一噎,却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把这财神爷好好供着:“阿诚兄弟这说的是什么话……自从七十六号内部调整之后,嘿嘿,梁某不才,坐上了处长的位置,那还是要比其他人多受南田科长器重一点的。”


明诚眉头一皱,不耐烦地问:“我是看你混得风生水起,那来找我干什么?”


梁仲春轻声说:“平安路上,出了一个案子,你知不知道?重大车祸。没有司机的车祸。”明诚扬起眉,示意他接着说。“转角的摄像头拍到,死者晚上十二点二十四分经过那里。可是接下来街边的摄像头就什么都没有拍下来。第二天早上,有人出门,才看到路中间躺着一个死人,旁边是一辆老牌轿车。车里没有人。”


明诚似乎被他的故事引起了兴趣,问道:“那不是死者的车?”


“不是,那车龄都大他一轮了。按痕迹来看,那是撞死他的车。”


“摄像头坏了?”


“可不就是没坏嘛,没坏,才把这案子移交给南田科长的。”


明诚心里确实是好奇的,但他一脸淡然地往椅背上一靠,随口道:“那你们就查呗。有你梁仲春梁处长在,什么案子搞不定?”说着,视线落在梁仲春脸上。后者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坚持了小半会儿,终于哭丧着脸放弃:“唉,我说,我说。我这几天手头有点紧,就出去……接私活了,正好接到死者家属给出的这个。”


明诚嗤笑了一下。梁仲春忙说:“兄弟,你可千万帮帮哥哥。这事情要是给南田科长知道了,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明诚长长地“哦”了一声:“她什么时候会知道?”


“两天之后,她会出现场。”梁仲春眼珠子一转,恬着脸说,“只要阿诚你帮我在两天之内把事情搞定了,两成,啊不,三成,不光是家属给的,包括南田科长给的奖金,梁某统统分给你!”


明诚心中暗笑了一下,正要说话,就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起来一看,先前走在路上的时候,明楼给他拨了个电话他没接到,这时候对方又发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阿诚,我今天和曼春吃晚饭,晚点回去。你要是还没做饭,就别做我的了。”


明诚心想,要不是今天碰巧,你浪费了我一个小时帮你做鱼,就冲这一点,我下周一天也不给你做饭。不过明楼和汪曼春吃饭,意味着没有人打扰他处理事情,也算是值得稍微放心一些的。


梁仲春一直在打量明诚的表情,看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长舒一口气,便斜着眼睛瞥明诚的手机,一边嘴上小心翼翼地问:“明长官的短信?”明诚噼噼啪啪敲字,没有答话。他又问:“明长官这是成天和谁约会呢?而且他真的不干这一行?明家未来的掌门人啊,他在咱们那儿挂着长官的头衔可都好多年了……”


明诚发完信息,按黑屏幕,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抬起眼说:“你话怎么这么多?”


梁仲春顿时闭上嘴。


明诚盘算了一下时间。一餐饭起码一个小时,他还是来得及处理完,再赶回家去装作毫不知情的。明诚站起身,道:“走吧。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两个人去挤公交车。明诚被下班高峰挤得站不稳,他提高声音不满地问:“你不是说你受器重吗?她没给你派一辆公家车?”梁仲春嘿嘿笑:“你被明家派过来照顾明长官,不也是两手空空的,别说车了,连钱都要找哥哥这儿补贴。”


明诚呵斥:“你敢在明先生面前多说一个字,我马上让你被南田扫地出门!”


梁仲春尴尬地合上嘴,再没敢开腔。


他们在平安路旁边的一条主干道上下车,又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达那个地方。出事地点被警戒线围了起来,那是靠绿化带一边的车道,由于平安路比较偏僻,一根车道被阻断,只剩下反方向的一条,也照样不影响交通。


梁仲春指了指头顶上的街灯,后面挂着一个老旧的监视器,看起来就很像会随时失灵的样子。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纸,往灯杆上一贴,还没等什么显现出来,那张黄符就突然消失了,凭空在两人面前变得无影无踪,却在最后一瞬闪烁着迸发出了很强烈的亮光。梁仲春已经尝试过了,他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早预备好了往后闪了一步。


他回头看向明诚:“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还从来没有碰到过会吞符纸的。”


明诚眉头皱得很紧,他慢慢走到街灯前面,往上扫了一眼,然后伸出手摸了摸那个符纸消失的地方,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寻常的铁质灯杆那种冷硬的触感。


“恐怕是力量很强的恶灵。”他转头往四周看了一圈,在一旁的空地上视线停顿了一下,问,“最近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事情?”


梁仲春想了一下,恍然道:“那边空地在建新的写字楼。似乎地底下挖出了什么东西。”


明诚怒道:“你不早说!”


“地底下藏东西,只要不是太岁,挖出什么都不干我们的事儿啊。”梁仲春在他身后解释。明诚懒得听他的,抬步就往对面的空地走,走得近了,才发现那儿隐隐约约透出了一些亮光。梁仲春掏了一张符出来捏在手心里,慢慢跟在明诚身后往发出光线的地方走。


明诚反手从袖口里抖出一把小刀,屏住呼吸,在离那里还有几步路的地方停了下来。这回他们都看清楚了,那是一支功率非常低的手电筒的光亮,拿着手电筒的人看身形应该是个男子,起码一米八的身高,肩膀宽,身穿一件长风衣。再仔细看,旁边还跟了个人,身材娇小,应该是个姑娘。


梁仲春眯着他的小眼睛,和明诚躲在半人高的草丛之后,看着两人一步一步走进,差点要喊出声来。他拍了拍明诚的肩膀,用气声说道:“你不是说,明长官和人约会去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明诚也有些蒙蒙的,他捏着小刀,大冬天手心里出了一堆的汗。他心里迅速转了无数个弯,咬牙切齿地问梁仲春:“汪曼春是你们七十六号的人?”梁仲春经他提醒,这才反应过来,明楼身旁站着的那个姑娘,可不就是他的老搭档汪曼春吗?


他恍然大悟地回答:“是啊。”


明诚眼看着明楼越走越近,脑子里只想着怎么避开两个人,或是装做自己误打误撞跑到了这个废地上……这可能吗?按明家大少爷的智商,瞥一眼就知道他在说谎。


可他不敢想象,如果明楼知道他是明家子弟,会发多大的火。


明诚根本没闲心和梁仲春生气,他轻手轻脚后退了半步,小声道:“我放只侍神出去把他们引开,等他们两从那个转角过去之后,你就赶紧跑。”


梁仲春愣了:“兄弟,你看我这腿脚能跑得快吗?”


明诚冷笑:“那你就等着落到汪曼春手上,等她把你接私活的事情都套出来,给你们南田科长打报告吧!”


梁仲春一个寒颤,半蹲着做好准备。明诚捏了个口诀,一只灰色的影子迅速朝明楼和汪曼春的方向扑去。然而下一秒,侍神扑了个空,原本站在空地上的两个人莫名其妙地就消失了。情形和那张贴在灯杆上的符纸一模一样。


梁仲春瞪大了眼睛,诧异地说不出话。明诚猛地站起身,飞快跑到他们失踪前所站的位置。那里有一个大土坑,坑中是一块还没有被碎土机碾碎的巨石。天色太暗,两人手里的手电筒也随着他们一起消失了。明诚只能打开手机去照明,低头往下一看,登时倒吸一口冷气。


黑色的头发缠绕在巨石之上,如同活物一样,不停涌动着。


梁仲春这时候也小跑到了土坑前,被坑底的景象恶心得浑身都是冷汗。明诚半蹲下去,举起小刀就要往头发上砍,被梁仲春急忙拦下:“哎哎哎,你这是干什么?!”明诚不听他阻挠,嘴上说着:“你不救你的同事倒也无所谓,我总不能不去救自家大少爷。”


“明长官不是掉进去的,你切它们有什么用?!”


明诚斜睨着他,冷笑:“我难道还需要你提醒?”他言罢,不再多说,将小刀往发丝上一插,顿时亮光一闪,梁仲春连站都没有站稳就被卷进了一片黑暗里。他一声惊呼卡在喉咙上,差点被自己噎住,心里痛哭流涕:这明诚说是怕被明楼发现他是明家派来监视他的,可遇到事情想也不想就冲过去,生怕明楼猜不到一样。


可怜他梁仲春,找明诚帮忙,落得直面恶灵的下场不说,还被无辜卷进楼诚的家事里。他想到明家大少爷在这行当里的传言,不禁觉得面对他还不如面对恶灵来得爽快。明家派明诚过来接近明楼,他梁仲春不仅隐瞒了明诚的身份,还从旁协助传递了不少信息。就算明大长官能放过明诚,难道还能放过他吗?


——以下废话——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概只有楼诚的对手戏能让我清醒点orz

评论(10)
热度(91)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