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光阴只方寸-平安路篇1

灵异,捉鬼,AU,单元剧。设定清奇,全员无大恶。


——光阴只方寸:平安路(1)——


明诚推门进来的时候,明楼刚刚倒好一杯咖啡。听到门锁响动的声音,他抬头去看,向明诚点了点头,然后随口说道:“这咖啡真难喝。”


明诚皱了皱眉头,心想,真挑。但他还是接了一句:“哦,速溶咖啡都是这个味儿。自己磨的会好一点。”他说着,将钥匙扔进了入门处的小盒子里,然后弯腰换鞋。


明楼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视线在明诚身上扫了一眼,饶有兴趣地问:“你会磨咖啡?”


“学过。”


“哎……这技能能在哪里学?”明楼一问就没完。明诚踏着拖鞋走到他面前,顺手从他桌上拿走了一张餐巾纸,转身时终于赏给了明楼一句话:“自学成才。”明楼转身,一边好笑地望着他的背影,一边追问:“怎么没看你泡过?”


明诚踢踢踏踏走上楼,没有回头朝他挥了挥手:“明先生,你别想让我给你泡。”


明楼微笑着叹了口气,摇摇头,回身再去对付他那本大部头的经济学课本。可还没等他理出一张A4纸的笔记,手机就响了,那是他设置的特殊铃声。专门给他的小师妹,汪曼春的。他瞥了一眼,手上加紧速度,迅速把自己的电脑休眠,笔盖盖好,一摞稿纸塞进文件袋中。


手机铃声倒是一直没有停过。等他终于腾出手去接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汪曼春不悦的声音:“师哥,你怎么又这么晚才接电话?”


明楼一边用一只手勉强地套好外衣,一边无奈地哄着:“曼春啊,你看,导师又给我塞了一堆的活,我才翻译了五分之一。今天恐怕要熬夜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师哥你肯定很快就能搞定它的!”汪曼春声音软了下来,“那你出门了没?”


明楼三步并两步跑上楼,扣了扣明诚的房门。里面的人很快开了门,好笑地倚着门看着明楼手忙脚乱接电话。明楼指了指手机,又指了指楼下。明诚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然后轻声说:“行了去约你的会吧,我出门前会给你做好晚饭的。”紧接着就晃了晃手,像是要把明楼即刻赶走。


“说了不是约会。”明楼不敢大声说话,用嘴型比着。然而手机那头又传来汪曼春的声音:“师哥,师哥,你在听吗?”


“在在在。”明楼又看了明诚一眼,随即就转头迅速地下楼。他去小盒子里掏钥匙,然后套上他精致的不像是普通研究生会穿的皮鞋。


明诚站在楼上,从走廊往下看,简直要被明楼的人模狗样逗笑。他突然对着大厅大喊了一声:“早去早回!”


汪曼春听到了,问明楼:“谁啊?阿诚?”


明楼简直要被楼上这兄弟突如其来的一下害惨,他抬起手点了点明诚,后者笑了一下,转身头也不回躲进了房间里。汪曼春嗔道:“好啊师哥,你还骗我你出门了。”


明楼一路赔笑,终于在他的楼底下找到了自行车,一边单手骑着,一边说:“刚才确实在外面,中途发现漏了给你的礼物,所以又回去拿了。”汪曼春被他哄得开心,声音都甜了许多:“师哥要给我礼物啊,那我就期待着咯。好了,不多说了。师哥你骑车当心一点,到了给我打电话。”


明楼嗯了一声,正准备挂断,又听那头补了一句:“记得啊,老地方。”


汪曼春所说的老地方不过是一家星巴克。明楼把自行车锁在旁边的电线杆上,然后一边脱掉他笨重的大衣,一边迈步进去,刚一进门,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朝他挥手的小师妹。汪曼春等他走进坐下,推给他一杯奶茶。


明楼皱着眉头看着这小女孩儿喝的东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汪曼春眯着眼睛笑,然后把奶茶又拿了回来:“开玩笑的,这是我点的。要不,我给你点个摩卡吧。”明楼将大衣搭在旁边的椅背上,然后说:“外面的有什么好喝的。阿诚会煮。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汪曼春捧着杯子,小小抿了一口,然后拿纸巾细致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师哥,我发现你很关照那个阿诚啊?”


明楼理所当然地点头:“同姓,同系,同住,我这不是关照,这是了解。”


汪曼春唔了一声,转移话题:“师哥,礼物呢?”


明楼这才突然想起自己的话,他偷偷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然后念了一句口诀,再拿出来放到汪曼春眼前时,那已经变成了一朵盛开的白色康乃馨。汪曼春先是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抿嘴哼了一声,探身过去轻轻吹了一口气,它又变回了普通的一元硬币。


“你老是玩这一招,腻不腻啊!”


明楼将硬币揣回兜里,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他正色道:“曼春,你今天这么急着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汪曼春见明楼认真起来,也收起了玩笑的神色。她随意扫了周围一眼,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然后侧身从包里取出了一张纸:“平安路上,新建了一栋楼。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一些碎发。当晚,就有人在平安路上遇到了车祸。”


明楼接过汪曼春递过来的纸张,扫了一眼,然后一张图上定住。那张照片上清晰地拍出了建筑工地的场景,有很多人围在深坑外围,而照相机深入他们之间,照下了他们议论的怪事。那不是普通的碎头发,而之所以能够辨认出那是头发,只是因为它漆黑一团,大部分纠缠盘踞在土石之上,有一些钻进了石缝之间,像是有意识一样,紧紧抱拥住石块。


非常诡异,也非常恶心。


明楼接着往下翻,之后是大楼的图纸,车祸现场,等等若干张照片。有些模糊,有些清楚,大概又是汪芙蕖不知道走了多少道弯搞到的。他来回翻了几下,然后问:“为什么把头发和车祸联系到一起去?每天路上都可能出现车祸。”


汪曼春“唉”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还不是叔父!那个包工头去找了叔父,叔父觉得很有趣,但又嫌事情小,赚不多,就把东西推给我了啊。”


明楼瞥了她一眼:“你就顺手收了遭遇车祸这家人的钱?”


“哎呀师哥……”汪曼春起身,走到明楼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抓着他的手臂一边摇一边撒娇,“使他们硬要找我的嘛。而且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乱收钱!”她说着,还真的举手指天。明楼赶忙拍掉她的手:“誓不能乱发。”


汪曼春拽着他的衣袖不撒手:“师哥,你就信我嘛!”


明楼拿她没有办法,便说:“我信。”汪曼春顿时开心了起来,微蹙的秀眉展开,细长的眼角也向上挑着,面上娇笑,实在讨人喜欢。“那就好。”她应道,然后认真地开始分析,“出事的时候,是午夜十二点二十四分。街边摄像头什么都没有拍到,没有人也没有车。师哥,你想啊,有什么人会那么晚还在路上晃来晃去,出了车祸,除了早上有人发现之外,没有机械记录下来。这个……”她凑到明楼耳边,冷森森道,“不诡异吗?”


明楼面色如常,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可以把自己放开了。“平安路的尽头是个便利店,他晚上出去可能是为了买夜宵或者明天的早饭。摄像头里什么都没有,是因为摄像头坏了,或者正好被树叶挡住了。”


汪曼春被他这反驳气得扭过头:“你怎么看到什么事情都先想着科学?亏你还是明家的嫡子!你这样就算不是为了赚钱,也得考虑继承衣钵吧?!”


明楼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明家那么大,远远近近子嗣弟子都多,也不用明楼来继承衣钵。”汪曼春其实知道,每次一提这件事,明楼就要皱眉抵抗到底,她才不管这些,硬生生将明楼从椅子上拖起来:“不行!这次你一定要跟我跑一趟!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那些头发看得我晚上都不敢洗头……”


明楼被她拽得几乎一个踉跄,他站在那里,与汪曼春对视了好一会儿,终于妥协道:“以后,还是别让汪老接这种案子了。”


汪曼春吐了吐舌头。她简直不敢对明楼说,这事情其实是她自己找叔父揽过来的。明楼自从上了研二之后,很少再碰这些事情了。她这段时间来上海小住,如果不趁机回忆一下自己和明楼一起办事的感觉,怎么对得起她暗恋明楼十多年?


汪曼春跟着明楼往外走,看着他打开自行车锁,然而二话不说做到了车座后面。明楼哭笑不得:“汪大小姐,你旅馆不就在这后面吗,难道还要我骑车送你回去不成?”


汪曼春眼睛一转:“我不回旅馆呀。我们不是要去现场吗?”明楼本准备骑上车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回过头看着汪曼春,得到对方轻巧的一丝笑容,不得已拿出了手机:“那等我给阿诚打个电话。”他在手机里备注的就是“阿诚”二字,所以排在顶端,但他更习惯于从通话记录那里拨过去。


那头嘟嘟嘟的响,明楼望了一眼暗下来的天色,无奈地对汪曼春说:“你看看,他准是在准备晚饭,没有听到。早跟他说了要设成铃声,别设振动。”


汪曼春才不管明诚怎么对待他的手机,她推了推明楼,催促道:“他不接就算了,等他看到了不就会打回来了嘛。而且晚饭做多了就留给你明天再吃,他还能这么小心眼?”


明楼想了想,觉得如果他让明诚做了饭却又不报备自己不回家的话,对方还真的可能会不高兴。但他还是点了点头,把手机收回了口袋:“曼春说得对。走吧。”


——以下废话——

先炸为敬,这世上再没什么我……

写着给自己甜的,有二型糖尿病潜在可能的和一型糖尿病患者请一定慎重。

评论(13)
热度(126)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