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蔺靖ABO/生子】王台5

!:本文只有蔺靖,其他看起来像是x靖的都是错觉。

!:虽然看起来有争夺权势,但其实真的只有谈恋爱,所以严肃内容会被我跳跳跳,如有bug请多包涵TUT

!:是ABO,是生子,是AU,一定要注意避雷啊。


前文链接:1 2 3 4


——王台(5)——


萧景琰那天初情潮的事情并没有被完美解决,还留下了一点蛛丝马迹给誉王。事情过后没有几天,誉王就趁着入宫的机会来王台找萧景琰,旁敲侧击地问了一番,顺便观察萧景琰的神情。但他只是一个常人,无法从对方的气息中感受到他的身体是否有了变化。不过比之萧景琰,誉王显然有一个更适合盘问的对象——据说每天晚上都会前往王台的太医蔺晨。


蔺晨知道这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东西,远远看到誉王朝太医院走来,心里已经有了盘算。果然,誉王看了人,完全不拐弯子:“听说,景琰前几天犯了头晕的毛病?蔺大人诊断下来,可是什么严重的病吗?”


“陛下并无大碍,只是天气炎热,上焦有火,所以有些耳鸣头昏罢了。”


誉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话题一转:“陛下已经是十八之龄,却迟迟没有出现初情潮。蔺大人曾说,盈君情潮多起于十五、六……这是什么原因?”


蔺晨心里一紧,嘴上却轻描淡写地回道:“在下也说过,盈君初情潮时期不定,上至二十,都有可能。”


“喝了药,也没用?”


“从目前的的情况看来,没什么用。”


誉王眉头一皱:“蔺大人开的药是一日一剂?”蔺晨不做声只点了点头。誉王于是指点道:“那不如多加些剂量。”


蔺晨有些不满,誉王话音刚落,他便不顾尊卑级别呛道:“初情潮何时出现,可以说是每个盈君出生时就由上苍定下的。强行用药物改变已经是非常不妥,如果还随意增添剂量,微臣恐怕会伤害到陛下的身体。”


“那么,太医大人的意思是,你没有办法调整景琰的情潮期了?本王是不是应该考虑,再另择一位太医院的大人来照顾陛下?”


蔺晨听了这话,心底一慌。他觉得自己刚才还是太急躁了一些,面对誉王,他不能显得太顺从,不然违背了医德反而引人怀疑;但也不能显得太执拗,以免誉王将他视作废子。他好不容易才获取了这个人的信任,如果他此时出局,景琰该怎么办?蔺晨感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忍受萧景琰离开自己的视线,尤其是王台附近有无数人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即便是想象他都不愿意。蔺晨连忙恭恭敬敬作了个大揖:“位职太医院,就应该为陛下分忧。在下绝不负殿下重托!”


誉王方才的话不过是一句威胁,收获了蔺晨的忠心和承诺,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但依然僵着一张脸,没有半分笑:“本王还是那句话。望蔺大人尽力而为。”言罢,转身即走。蔺晨在后面维持着屈身的姿势恭送他,心里却在思量,这几天的事情发生之后,誉王对他究竟有没有怀疑?如果有,他该如何消除,又如何将焦点从景琰的身上引开?


但有一点他能够确定。今天誉王来找茬,为的不是他的“药”没起作用的事情,而是另外两件。第一,萧景琰据说头晕,请了蔺晨前去治病,誉王得知消息,还以为这皇帝终于要面对迟来的情潮期了,却没想到最后是空欢喜一场。第二,誉王这几天本来就窝火得很。他属地的钱庄前前后后被人拔了好几家,而他甚至查不出是为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下的手。那些钱庄不仅是他私产的来源,更是他与南北东西各方交流的消息中转站。暗桩的消失,意味着他此刻就像是被人毁了蛛网的蜘蛛,丧失了捕猎或自卫的能力。这对于已经习惯呼风唤雨的誉王来说,太不可接受了。


誉王疲于周转安排,注意力就会从漏洞百出的萧景琰和蔺晨身上移走。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被人踩到了痛处,就更会急躁,皇帝在太医的晚春的掩饰下的安生日子,不剩多少天了。


蔺晨这几天以为皇帝治疗头痛的借口,将自己前往王台的频率从一日一次变成了一日三次。而现在又得了誉王的首肯,更是常驻不走了。蔺太医说是身在王台偏殿,但实际上,是腻在萧景琰的卧房,那里有冰块,是难得的凉爽地方,一进去就不想再离开。


何况外殿和书房都有誉王的眼线,要找一个能说话的地方并不容易。萧景琰默许蔺晨坐在自己的床上,而他自己端坐在桌案前,整理刚呈递上来的誉王底下盘根错节的资料。


蔺晨凑上去看,萧景琰也不避开,任由他把搁在一旁的纸拎起来端详。“前段时间,江州的私盐案跟他有关系?”


萧景琰手里继续写写画画,没有抬头,但还是解释了:“主谋与他有过利益往来,顺藤摸瓜,一定能查到他身上去。”


蔺晨放下纸,懒洋洋地靠在门边,又问:“牵扯了三个州,倒卖也就罢了,欠的税够一个郡的百姓吃一年。这么大的案子,抓住了,是不是要杀头?”萧景琰点头。蔺晨于是叹气:“那我看你是查不到誉王身上去了。”


萧景琰翻眼看他,面色不愉。蔺晨走到他身边,双肘搁在桌面上,盯着萧景琰的眼睛轻声说:“誉王有无数的替死鬼,大案办不了他。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削藩,将他一刀刀凌迟而死,二是拔除他的羽翼,任他差遣的人都没了,他也就难再飞起来。个人建议,选第二种。”


他说的认真,引得萧景琰抬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半晌,问道:“蔺晨,你这样帮朕,能得到什么好处?”


蔺晨笑:“我不帮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萧景琰移开视线,很勉强地说:“你如果帮誉王,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蔺晨凝视萧景琰的侧脸,这几年被他照顾得已不像以前那样消瘦苍白,而且初情潮已到,五官都好像褪去了青涩,变得诱人了些。他挪不开眼睛,嘴上慢慢地说:“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从誉王那里拿不到的。”


萧景琰的视线有些不聚焦,他恍恍惚惚听着蔺晨的回答,嘴角无力地牵了牵,心里却想着,蔺晨要的无外乎钱财美色,自己现在被关在王台,难道给出的能比誉王给的更好吗?


蔺晨过来,当然不只是给萧景琰出谋划策的,更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他提醒萧景琰:“盈君初潮期绝不会晚于二十,誉王更不会允许我们一拖再拖。这些事情——”他说着,手指点了点桌上的密信,“没有时间再抽丝剥茧。至多两年,到时候无论誉王的势力削弱到何种地步,你都必须停下晚春。他的一点怀疑,都会让我们满盘皆输。”


萧景琰搁下笔,起身理了理衣袍,背对蔺晨,背影萧索。“两年不够。足够战英扫除誉王的旁支,却不够朕将他轰出朝堂。只要他还能在建康城中占有一席之地,朕就永远不可能摆脱他的控制。”


蔺晨看着萧景琰的背影,没有开口。曾经被誉王侮辱得几欲自杀的少年已经长大了,他越来越懂得隐忍,懂得利用他所拥有的一切优势。萧景琰嘲弄地笑了一声:“这是好事。”他转过身来,看着蔺晨,“两年的清扫会引起誉王的戒心。但只要朕情潮期至,他就会一直以为朕还在他的股掌之间。这将会是斩杀誉王的良机。”


蔺晨望着萧景琰闪烁着光芒的眸子和他脸上决然的表情,心里有些发闷。很多年前,他劝过萧景琰:“要报仇,就得懂得忍耐这些屈辱。还不到反抗的时候,这会加重敌人的警戒。更不能寻死,死了你就什么也干不了了。”这么多年以来,萧景琰一直把他这句话当做生存宗旨。现在已经能看见曙光,说这话的人却反而后悔了。


蔺晨和萧景琰在一起六年,像两株在狂风暴雨中缠绕共生的植物。然而还有两年,萧景琰就会把自己献祭给一个陌生的旪君,以此来换取本就属于他的帝位。但蔺晨,仍不过是他的太医。他忍不住走到萧景琰面前,双手覆上了那人的肩,却又掩饰般地大咧咧拍了两下,道:“景琰,我会帮你打点好一切的。”


萧景琰轻轻笑了一下。他没有像前几日一样,呛声讽刺“你打点一切,难道我就不用遭受什么了吗?”,而是面色平静而温和地说:“先生能制出晚春,朕已经十分感激了。”


这话很像拒绝。蔺晨于是也笑,抽回手,后退了一步。


后面的日子过得很快。萧景琰知道自己还有两年时间,所以夺权的过程有条不紊,心情也异常平静。誉王凭空损失了很多兵力财力,已是愤怒至极,可由于他从来轻视住在王台的那位盈君,所以一直都没能找出那个背地里做手脚的人。


萧景琰在自己二十岁生日前的几日,差了蔺晨去给列战英传递消息。这件事蔺晨在这两年里做过不少,他以防万一给萧景琰准备了三日量的晚春,然后背上行囊,出城而去。然而,他是怎么也猜不到萧景琰会把晚春都拿去浇了他后院那些牡丹。


情潮被压抑了两年,爆发时令人苦不堪言。停药第一天,萧景琰就觉得浑身热得他坐立不安,但他已经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这两年里他给了誉王太多苦头,今天也得让这人尝尝甜头,否则誉王又怎会接着把他当成一无是处的笼中雀鸟?


第二日,誉王已经得到了消息。第三日,旪君被领进了王台。


此时,全皇宫都知道住在这里的天子已经成为了一只真正的蜂后,有固定的情潮,有固定的交配期,也有了能够孕育皇子的能力。萧景琰并不在意他们怎么想,世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他的丑态,而他已经把唯一在意的人遣到了远离都城千里之外的地方。


只要蔺晨见不到他肮脏的模样,世人眼光有何干?


——以下废话——

旪君的情商和智商随着爱上盈君而直线下降,难怪常人都嫌弃他们……

ps:不好意思这章稍微有点短,但是因为要谈谈恋爱、过渡一下嘛。下章你猜肉不肉?^_^

可能是晚上更,也可能是明天更。


顺便!告诉我!他们谈恋爱是不是有一种特别可爱的感觉!

评论(57)
热度(461)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