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蔺靖ABO/生子】王台4(没吃到,憋屈)

!:本文只有蔺靖,其他看起来像是x靖的都是错觉。

!:虽然看起来有争夺权势,但其实真的只有谈恋爱,所以严肃内容会被我跳跳跳,如有bug请多包涵TUT

!:是ABO,是生子,是AU,一定要注意避雷啊。


由于设定的原因,这篇文简直无处不污。我知道你们的重点已经不是污,而是何时大肉了(﹁"﹁.)

我就想说啊,各位优雅一点,皇宫里危机四伏你们怎么就只能想到肉?而且他们两还只是孩子啊……


前文链接:1 2 3


——王台(4)——


皇宫内渐渐有人知道萧景琰曾与严将军有染,这消息可能是誉王放出来的,也可能是从别的地方流传起来的,而誉王并没有阻止。后来,严将军出入宫闱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严老将军还在戍边,他倒是懂得留在都城腻在温柔乡。然而世人不说严将军不对,却说萧景琰引诱旪君总有些好姿态,能让旪君昏头转向不顾家国。


萧景琰依然住在王台,白天上朝当个提线木偶,晚上没人来烦他,他就读读书,思考思考如何拔除誉王这颗已经深埋在都城里的毒瘤。如果有人来,多是两个人,一是严将军,萧景琰高坐在上位,心情好了就赏他一个不达眼底的轻笑,心情不好了就冷着脸劝酒,活脱脱一只高贵的蜂后。总之他陪酒有,陪笑有,但从没有陪睡,托蔺晨的福。而与他夜夜相会的第二个人,也正是蔺晨。


蔺晨履行了他的承诺,他给了萧景琰可以延迟初情潮的药,取名“晚春”。萧景琰并不关心这药的名字叫什么,他只关心药有没有效果。他甚至不在意一天喝几剂,一剂多少量,有无副作用。对于一个情潮降临就意味着离死亡不远的盈君皇帝来说,横竖都是死,晚春能让他死得晚一点、得体一点,运气好或许还能报仇,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然而蔺晨作为太医院迄今为止年龄最小医术最高的医生,虽然这些形容词是他自己冠上的,但并不妨碍他对萧景琰的生活指手画脚,他说:“处方在我手里,我想给你就给你,不想给你就不给你。如果你自己不注意,我可是会停药的。”


萧景琰怒斥:“蔺晨!”可看那人坦荡荡的眼神,好似真是一位认真负责,悲天悯人的医者。皇帝心头窝着的火气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发泄出来,他咬了咬牙,最后只得问:“那你说,朕要注意什么?”


“每日一剂,由我亲手送到你手上。除我之外,任何送往你宫里的药,你一概不能喝。我不了解晚春的副作用,反正以后无论是出现了什么情况,我绝对不会让你多吃的,你也别想着从任何途径从我这里捞到药。”


萧景琰不悦他强势的语气,更不喜欢听到“无论”、“别想”、“停药”之类对他的未来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威胁的词语。他拢着黄袍的衣袖,笔挺地站在蔺晨面前,眼睛里有像是凝了冰霜般的刀刃。“朕是君,你是臣。朕要得到什么,太医大人拦得住吗?”


蔺晨看着萧景琰,扑哧了一声。皇帝虽然正在长个子,每隔一段时间就和以前不一样,可蔺晨也在长高,他看萧景琰依然需要低头垂眸,才能看到那人束了冠的发顶。“我拦得住。”他笑着说,根本没把萧景琰的呵斥当一回事儿,“景琰,现在是你在求我。倒是……你在誉王面前就像一个普通的盈君,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一派天子作风?”


“朕既然委托你,当然是信任你。”萧景琰心直口快。这句话说得蔺晨心底熨帖温暖。从小被蔺老太医放养的他很少能收获这种被人用身家性命来托付、全心全意相信着的感觉。他像一个旧年好友一般,双手搭上了萧景琰的双肩,笑嘻嘻地说:“承蒙景琰信任。我一定竭尽全力!盈君算什么?这能是不做皇帝的理由吗?”


萧景琰也忍不住笑了。早就说过,蔺晨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却从给他一种稳重的感觉。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能变成萧景琰的安定剂,似乎只要蔺晨在他身边,他就能无视一切风险,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一样。


然而,他们还是太乐观了一些。


蔺晨当然也没有想到效果会损失得这么快,萧景琰更没有。


可在萧景琰十八岁的那年夏日,他的初情潮还是到了,来得毫无预兆,也让他们两个人兵荒马乱。那是夏天很普通的一个下午,这个夏季确实比以往都热了一些,所以当萧景琰出了太多的汗,心烦气躁,而且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很不舒服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只是被日头晒晕了。他当时正在自己的寝殿,那天刚好是休沐,他没有上朝,一整天都窝在这里看书。誉王虽然不让他随处走动,但吃穿用度从来不会少了他的,刚入夏就配给了很多冰块,供他屋子里消暑用。


可萧景琰这几天一直处于燥热状态。蔺晨头天晚上来送药的时候,以为他只是上火,回去思虑着今晚给萧景琰煮些败火的药一并送来。结果他还没等到晚上,萧景琰那边就托人催他去王台一趟。蔺晨心上一紧,顿时所有可能的突发情况都在他脑子里绕了一圈,却怎么都没有想到是情潮期的事情。可当他赶到萧景琰寝殿门外时,就一切都清楚了,那里面甜腻的香气铺了蔺晨满鼻,说不清那是什么味道,但足以让任何旪君为之沉迷。是盈君的情香。


蔺晨下意识地想要深呼吸,却及时地回过身来,屏住呼吸推门进去。之前还能保持镇定,伪装得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过想要找太医聊聊天所以才唤了奴婢去找蔺晨的萧景琰,这时候已经侧伏在了座椅的扶手上。他的双腿无意识地彼此磨蹭着,不但把自己的衣裳弄得很凌乱,而且蹭湿了深黄色的椅垫。


蔺晨不可抑制地被他的情香弄得昏昏沉沉,他盯着椅面上那明显被水打湿的一片,恍惚地思考着,这究竟是萧景琰的汗,还是他后面流出来的东西?



简直分分钟被屏……戳微博吧嘤嘤嘤

再被屏蔽的话也请私信告诉我,谢谢~我把前半段也挪到微博里去。


——以下废话——

对于阁主这番行为,我不禁觉得……都送上门了,……呵呵……

评论(57)
热度(445)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