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蔺靖】【AU】锦鲤抄 番外2(半勺肉)

最后是肉,没写完。只有一千字左右,所以要戳到外链的可以考虑考虑今天戳不戳,放着明天吃肉也是一样的w


(让我猜猜你们忍得住吗……




正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番外:


(1)




——锦鲤抄 番外(2)——


不提龙王听说萧景琰要跟着蔺晨去见见家长,气得双瞳一瞪:“尔等凡人安敢命吾儿前去,应该是他过来!”,就从林殊加上他们两个抵达蔺父的住处开始说吧。蔺父在小镇子里新盖的房子在一座小小的山坡上,因为他说,自从见到故乡的惨状之后,他就再也不敢让屋子邻水了。


这件事,除了等萧景琰到家,没法泡在水里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妥,蔺晨当然也没说什么,仅着父亲的心思来。


他们到达的时候,天已经半黑,早早爬上天的月亮照的河水波光粼粼。林殊难得见这么清澈的小河,非说要潜进水里歇一会儿,被萧景琰沉着脸拉住了。要说这次的事情最紧张的,还是得数这位把人家生活弄的天翻地覆,还将人掳去了仙池深处的罪魁祸首。萧景琰一紧张,就面无笑容,蔺晨又逗又闹才缓和了一些。


林殊站在门前,先是感慨了一句:“这屋子倒是还和当年一模一样。”随即听见里面传来脚步声,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出来一个身着灰格粗布的老人,正是与“苏哲”有一面之缘的蔺父。老人家今日精神还不错,看这样子应该是听见门外动静,出来相迎的。


林殊规规矩矩地作了个揖,蔺晨照老样子随随便便打了个招呼,而萧景琰,他都琢磨了一路了,这时候非常熟练地说:“在下萧景琰,是苏先生的朋友,今日有缘在镇外相遇,听闻先生要拜访蔺老,便也不请自来了,望蔺老先生不要见怪。”林殊在旁边不忍直视地偷偷翻了个白眼,这架势一听就是提前演练的好吗?


不过蔺父并不觉有任何不妥,高高兴兴把三个人都迎进了门。其实,这入门的姿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对头。这三人一直是萧景琰走最前,蔺晨跟在他左侧偏前,苏哲在萧景琰身后相随。左意为辅佐,前意为谦恭,试问有哪儿的朋友会如此尊卑相较?


蔺父故作不见,请三人入大堂坐下,随口一问:“敢问萧公子是哪里人士?”萧景琰一愣:“我是江陵人。”“哦……”蔺父恍然大悟,“和苏先生一样,都是都城来的。”被点到名的林殊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老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下意识地觉得有哪里不妥。


“倒不知萧公子来这小镇是……?”


“……我要去北国,正好路过这里。”


蔺父又“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一时间气氛变得诡异又尴尬。


四人沉默半晌,蔺晨眼一转,突然笑着指着挂在墙上的一幅画,说:“哎哟,我觉得这画不错,笔触精美,笔法流畅。”林殊先是愣了半刻,然后反应过来这是蔺晨为了缓和氛围。他虽然不懂画,但在这种环境下也只能故作沉思地应衬:“确实,当是一副大家之作。”


萧景琰端正坐着,不答腔。他对蔺晨的画风太熟悉,瞥一眼就知道这张就是蔺晨画的。这两个人简直太丢脸。


蔺父道:“天色已晚。不如二位就现在老朽这里休息一晚,有什么事明日在谈也不迟。”


“对对对!”蔺晨拍了拍萧景琰僵硬的肩膀,感觉他终于放松了一些,又转头和自己父亲说,“家里就一间空房间,不如景琰和我睡一床凑合一晚?”


蔺父点点头,半点都不质疑:“你们年轻人,自己安排。”蔺晨笑嘻嘻地领命,和依然木愣愣的萧景琰一前一后地往屋子里走,起身的时候还借着宽袍的便利,在父亲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碰了碰萧景琰的手,指尖在他手心挠了挠,萧景琰回头偷偷瞪他。


蔺父好像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不过事情发展到这里,精明的林殊已经看穿了一切。他很想跟上去告诉自己的发小:你别装了,蔺老早就看出来了。我觉得你被他们父子两耍了啊……


可惜他还没能起身,就被蔺父一句话叫住。“苏先生,前几个月,蔺晨承蒙你指导了。”林殊眼看着两个人进了屋子关上了门,心里急得很,却只能老老实实回答:“蔺老多虑了,我不过是为了解各地风土人情,才在您住处借宿三月。贵公子言辞风趣,苏某与他相处,才真是学到不少。”


蔺老呵呵笑:“苏先生真是谦虚……蔺晨这小子这三月来可习了什么书?可与先生切磋琢磨过?”


林殊心知蔺父这是缠上自己了,摆明了不想让他进去和萧景琰窜通,只能苦着脸胡编瞎造地开始回话。这一来一去,慢慢悠悠,居然聊到了深夜。等到蔺父放他回房休息,再看蔺晨的屋子,已经熄了灯,恐怕都睡着了。他只能哀叹一声,深感蔺家两个是老狐狸带着大狐狸。


这天晚上林殊和蔺父一边聊,一边听到房间里悉悉索索、吱吱呀呀的谜样的声音,这些都暂且不提。反正两人依然笑容如常,恍然未觉。就直说蔺晨把萧景琰带进房之后的事情吧。


蔺晨一进门,二话不说跑到床边铺床。萧景琰眉头深皱,拉住他:“你有没有觉得,蔺老看出了什么?”蔺晨眼睛睁得挺大:“没有啊,我不觉得。我爹一向好客嘛,话多了点也正常。”萧景琰还是低着头琢磨个不停。蔺晨叹了口气,转身去牵他的手:“景琰……”萧景琰抬头看他,“你不能叫‘蔺老’啊,要叫爹。”


萧景琰甩开了他的手。


蔺晨也不恼。萧景琰本来就体温偏低,一到冬天更是怕冷得很,他于是从柜子里又拿出了一床被子。萧景琰本以为他是为了铺两床,却见他只是取了叠在上面,看这样子是避寒用的。自从来了这里就一直束手束脚的萧景琰站在一旁看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在蔺老家里,我们应该分床睡。”


蔺晨手下不停:“分什么分,就是在自家才不能分床呢。而且你看这床,哪里能并排放下两床被子?”萧景琰以前在蔺晨家,总是一人住在他隔壁屋子,这突然一下子两人挤在一张床上,弄得他突然有一种新婚的尴尬。可是毕竟是蔺家,他也没法再说什么了。


蔺晨铺好了被子,半拖半拽地总算让萧景琰安安稳稳躺下了。两个人依偎了一会儿,蔺晨在被子下面握着萧景琰的手,问:“冷不冷?”


萧景琰摇头。他大概是被暖烘烘的被子和蔺晨宽大温暖的手掌捂得昏昏欲睡,半合着眼,软软糯糯地回了一句:“嗯……不冷。”蔺晨就在他半尺之外躺着,两人呼吸交融,萧景琰摇头的时候披散下来的长发轻轻挠过蔺晨的脸,近在咫尺的睫毛也清晰得如同一把细密的小刷子,在他的心尖上一刷而过。


蔺晨突然觉得,这初见高堂,新婚之夜,不做点什么真是不合礼法。他把包握着萧景琰左手的姿势偷偷换成了十指相缠,然后凑得更近了些,在萧景琰的左耳朵边说:“我冷得很。”


萧景琰耳尖一下子红了,他规规矩矩仰躺着,无视掉蔺晨的小动作:“你不冷,你的手热得很。”


蔺晨的荤话每天都更新换代:“还有更热的地方。”萧景琰跟他厮混多了,也多少懂了点这些又荤又隐晦的言语,他着急得想要挣脱蔺晨的手,生怕他一个犯浑就要把他的手带着往那个“更热的地方”按。蔺晨大发善心放过了他,却一个翻身就撑身在萧景琰上方。


之后见微博




——以下废话——


肉要慢慢炖,才能入味儿~


↑对不起以上是我卡肉的借口……

评论(9)
热度(223)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