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 番外1

迟到一天果然掉粉……还是说大家都被正文虐走了?不——不要走,你们多爱我一点好不好!【别闹


正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锦鲤抄 番外(1)——


如果你有一条龙做男朋友,你最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是临风御龙啊!

对,蔺晨就是这样说的,然后被龙王狠狠地揍了一顿,一边揍还一边骂:“你骑吾儿骑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想骑到天上去了啊?!你过来!混小子,吾要扒了你这层人皮!”

也不怪龙王平时高大威严的形象崩得厉害,想而任何一位父亲面对拱了自家白菜的猪大抵都会是这种纠结的心情。龙族的七皇子,啊,现在也已经是一条龙了,萧景琰尴尬地站在他父王和蔺晨之间,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骂爱人嘴不把门,还是怪父亲失了形象。

自萧景琰化龙已经过去一年了,可龙王和蔺晨相见,依然互相不对付。蔺晨对他降雨淹村、残害百姓的举动非常不满,可是龙王说这是天命,此地此时就有这么一劫,不是他自作主张,不过蔺晨并不太相信他。

两人的见面不是相互无视,就是鸡飞狗跳。不过蔺晨再也不是一年前那个任由他们搓圆揉扁的凡人了,他得了萧景琰的龙息,有了龙息虽然不能与天地同寿,但是活个几千年还是不在话下的。

这样一来,蔺晨也算是混了个半仙的身份,龙王解决一个凡人就像解决一只蝼蚁,但对于半仙,那还是要掂量掂量的。所以每次两人碰面,龙王都是一脸不爽,几欲化成真身破水上天嘶吼一番。

……当然,也不是说他真的就想弄死蔺晨。

毕竟全大梁的人都已经开始叫蔺晨“驸马爷”了。

说到这个,龙王就不禁想起萧景琰刚把蔺晨弄来大梁的时候,宫人们同仇敌忾的样子,那真是大快人心。结果一转眼,蔺晨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甜言蜜语,不但把萧景琰哄得乖顺,还收买了一堆人心。

“那是吾的孩子……那是吾的臣民……”龙王躺在软榻上,就着静妃的手吃葡萄,一边吃一边期期艾艾地嘟囔,“景琰平常来见吾都是木着脸……他就对着那混小子笑……”

静妃不做声地又给他的嘴里塞了个葡萄。

说起蔺晨来大梁的那天,胡子拉碴,脸色苍白,衣衫褴褛。龙王定睛一瞧,居然还满脸泪痕。他本来就看蔺晨不爽,正要抬手砸杯子,大骂:“汝个男子,哭什么哭?!”结果眼睛瞟到了跪在一边的萧景琰,不甘心地又闭上了嘴。

七皇子跪在地上说了一大段话,大概意思就是,第一,您的不孝子最后还是决定和蔺晨在一起了,他是个好人,重情重义,体贴善良,幽默风趣,仪表堂堂,实在是绝佳的人选。第二,我们两在八年前就有了缘结,按理说我肯定是化不了龙的,但蔺晨一滴情泪,倒反而让我免去了跃上龙门的辛苦,将功抵过,父亲您于公于私都可以原谅他了。第三,反正我把龙息给他了,从此我为他而活,他以我为生,您看着办吧。

这一番话,简直是合情合理,上彰父慈子孝之景,下达先斩后奏之意。

龙王坐在上座气得直哆嗦,蔺晨理了理头发,拂了拂衣袖,还是那派得志青年的风姿,他长揖到底,一脸郑重地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家徒四壁,而景琰已是九天长龙,风雨之神。我失景琰如失命魂,景琰失我不过弃一本旧书罢了。”

意思就是,您儿子现在随时都能捏碎我,我肯定是再也伤不了他的,您就放心好了。可是我呢,您把我家毁了,亲友杀了,赏我一个爱人,这总不为过吧?

龙王原本站起身,手抖抖抖地指着蔺晨,这话一听完,他便又只能颓然地坐下了。于是这件事就在龙王心不甘情不愿,静妃睁一眼闭一只眼,林殊“呵,八年前就猜到了,我拦不住他,还有什么办法呢”,以及臣民们“什么?这就是那个让七皇子乐不思蜀的凡人吗?”的过程中悄无声息地结束了。

从此,蔺晨就真的大摇大摆地在大梁住了下来。他成了半仙,自然不受湖水的拘束,呼吸自由,每天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对于从小在仙池长大的萧景琰来说,仙池底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可是蔺晨看到小鱼也新奇,看到水草也新奇,有一次居然倒拎着一条长春鳊跑到萧景琰面前献宝一样地问:“景琰,你吃不吃鱼?”把萧景琰吓得脸色惨白。

长春鳊瞪着圆咕隆咚的大眼睛,在蔺晨的手里不停地扭着自己宽扁的身体,嘴里咕咕咕地吐着泡泡。萧景琰挥开蔺晨的手:“你……你把它放开,它急着……急着去产卵……”

蔺晨一愣,拎起那条鱼举到自己眼前仔细看了看,然后说:“咦,原来是母的啊。”他松开手,长春鳊刺溜一下就窜出去好远。蔺晨没管它,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笑眯眯凑到萧景琰面前:“鱼是不是都有发情期?”

萧景琰的脸唰的就红了,他扔下一句:“小殊今天回来,我去迎迎。”就头也不回走出屋子。蔺晨也不再逗他,默默地把“你不也是鱼吗,你的发情期什么时候来”吞回了肚子里。

与此相类的事情数不胜数。蔺晨在这一年里主要做两项工作,第一是从床上到床下全方位哄萧景琰,第二是发展自己的事业。他这样一个人,就算现在穷途末路,也总有一天能东山再起的。萧景琰对他没什么要求。不过另有一人——龙王看“女婿”,当然还是希望他能配得上自己儿子的。

蔺晨也没辜负他的期望,在湖里不能挥毫作画,但可以做一些雕刻手艺。最初只是他自己闲来无事,雕了一排小小的萧景琰好玩儿,后来被林殊看到了,直嚷着要拿回府邸收藏,被蔺晨狠狠敲诈了一把。后来蔺晨就每天做工艺拿来卖钱,在大梁也混得风生水起。萧景琰对此不予评价,只要求他不雕自己的模样就行。

蔺晨手艺好嘛,当然就算刻字都是能赚钱的。

他最大的珍珠来源还是萧景琰。哦,当然不是萧景琰哭出来的,不过是命人收集来带给蔺晨,供他工作之用。当然萧景琰也有时会前往其他水域,再带回来一些更大、更亮、更珍奇的,最后会被蔺晨雕好他们两的模样放在自家床头。

总而言之,蔺晨日子过得比当年陆地上的生活还自在,萧景琰虽然不堪调戏,总是“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但也毕竟心里是深情厚谊,不然哪条九天之龙愿意任由一个小小的半仙日日搓揉,夜夜侍弄。

蔺晨觉得不太满意的,独有两件事。一是他始终没有搞明白萧景琰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问他也不说,问林殊……他怕被打,问侍婢总归不太好意思,总不能去问龙王和静妃吧?蔺晨一度怀疑萧景琰因为变成了龙,所以大概没有发情期了,这样一想,就觉得实在可惜。

第二件事,是他托土地爷帮他留意着自己父亲的消息,前几个月来了讯息。蔺父好好活着呢,只是看着淹没的村子以为自己晚年丧子,被吓得险些失心疯,后来看到蔺晨毫发无损,还号称自己成了半仙,有了伴侣,这一悲一喜的,把老人家弄得精神头儿不太好。

蔺父自从知道蔺晨住在仙池底之后,就搬家到了小镇上,那里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水乡,风景倒是也不错。蔺晨上岸看过他几次,但是住不了多久。蔺父也不知道是人老了还是什么原因,最近这段时间每每见到蔺晨都要问一句:“你把你妻子带来我看看吧。虽说你们天地为媒,但也总该让为父知晓一番,才算礼成不是?”

蔺晨很想告诉他,那是一条呼风唤雨的神龙,可不是一般的仙。他当年把萧景琰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之后,龙王可是号称要把他眼珠子挖掉的。

不过,这以上也只是借口。原因不过是,蔺晨第一次把父亲的话转告给萧景琰的时候,那人就是找了个其他的说辞糊弄了过去,之后多次,此次如此。更可怕的是,有一次蔺晨多说了一句“丑媳妇也总要见公婆的嘛你怕什么”,这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结果第二天就招来了林殊。

林殊推门进来,啪地把他放珍珠的木盒子一砸,质问:“听说你爹对景琰不满意?”

……天地良心,这是从哪里得来的结论?!

不得已,蔺晨找萧景琰来谈心。而林殊也不管这是他们两的床笫私语,非要站在一旁监督。最后的结果是,林殊陪同蔺晨和萧景琰同去,他装成苏哲与蔺父叙叙旧,萧景琰就只作二人的朋友来介绍。等蔺父被林殊、蔺晨这两张巧嘴哄开心了,再提萧景琰的事情也不迟,到时候一举拿下,不怕蔺父不答应。

蔺晨干笑着说“好好好,都听你们的”,心里却想,自己父亲自己知道,蔺父根本就不会拦着他和萧景琰。这位老父亲前半辈子操心儿子已经不堪其扰,要见到萧景琰,不是高兴地握着他的手,感谢他收付这一淘气鬼,才怪了。

但林殊依然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萧景琰自然是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发小。

事实证明,林殊给出的建议,总是在理论上完美无缺,也总是被蔺家这两个人弄得毫无用处。


——以下废话——

说我不会甜只会虐的,站出来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甜,还是不甜?

ps:并不知道番外有几章,反正想到多少梗就玩多少梗……依然那句话,猜猜下章有没有污~

评论(15)
热度(290)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