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14)

我觉得自己需要声明一下,以防大家寄刀片:

文中每个角色都是多情而善良的,尤其是阁主。会发生这些事只能说明人和妖的世界观不太一样,谈恋爱需谨慎。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锦鲤抄(14)——

萧景琰的提醒是对的,但蔺晨当时并不明白。他以为那只是一个妄想逃脱的妖物的口舌之快,而当他反应过来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整整二十日大雨,村中地势低的房子已经被没过了顶,临时修盖的堆放农具的房子也尽数垮塌,余下来的住屋也看着像是在狂风暴雨里摇摇欲坠。洪水顺着那条联通村子和外面小镇的路一路奔腾而出,一时间受灾之人不计其数,有人流离失所,有人家财溃尽。镇中唯一还没被水淹的谷仓在城南,有人盘踞其地哄抬米价,有人跪地乞讨,也有人杀人截货。

水刚刚涨起来浸透了村中谷物的时候,就有村人收拾包袱要往外逃。逃得晚的被洪水拦在了村里。除了包括祠堂所居的那座在内的几个略微高起的山丘之外,周围尽是汪洋,水面上漂浮着衣物和不知是被冲碎的什么木制品的残骸。水卷着泥土,色浑,又急,人不敢下水。

逃得早的,进了镇子,或是死在抢夺食物的暴乱之中,或是饿死在街边。族长年事已高,自知无处可去,也不愿拖累其他人,便将自己锁在祠堂里,日夜跪拜。有时说着愧对祖宗,有时说着这是天谴,絮絮叨叨,呢呢喃喃,不知是疯是醒。

实际上再之前,在水还没有呼啸而来的时候,这末日已有预兆。阿宝家的儿子去后山帮他母亲采药草,连日的雨把那条路弄得湿滑不堪,他脚下一滑跌在地上,下一秒山石就滚了下来。等到阿宝和媳妇把他从泥沙巨石间挖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辨面目。

那是接连大雨十天的事情,自大刘莫名其妙葬身鱼腹之后,村中又有人离世,且是惨死。阿宝跪在地上咚咚咚地朝仙山磕头,嘴里念着自己是做了错事,是遭了上天的报应。

可是事情并没有结束,由于天寒地冻,缺衣少吃,再加上儿子横死,他家里那原本只是偶感风寒的媳妇竟是一病不起。雨后第十二日早晨,阿宝去摸自己媳妇的脸,已经是一片冰冷,惨白灰败,显然是僵了一整夜了。

但这些事情,蔺晨并没有亲眼看到。他在雨后第七日就离开了村子。他先是给自己父亲写了一封信,信中为怕老人家着急,就没有写发大水的事情,只说连日大雨,行走不便,请父亲暂时别回家。然而信寄出去,蔺晨心却始终放不下来,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故而在三日之后出了小镇,去官道附近候着。

不想,等来的是山路被封的消息。前方官路突遇塌方,除却摔下悬崖的人之外,被山石砸死的,被受惊的马拖行致死的,也不可计数。蔺父生死未卜,或许他并没有在塌方的时候行经这条道路,又或许他还未动身。无论如何,蔺晨没有办法得知任何消息。

这时候,他才懂了那日萧景琰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那人用红肿的眼睛望着自己,声音低沉沙哑,像是替天地在宣判:“你必须放我走。”否则……

否则家破人亡。

此时的萧景琰依然被关在柴房。蔺家地势较高,但即便如此,柴房中也已经涌入了近乎一尺深的水。萧景琰昏迷之时无意识地现出了鱼尾,在不足深的水中像垂死针扎般摆动。他毕竟二十日未食,虽然身形幻化,却空有刀刃般锋利的鱼鳍和尖锐的利爪而使不出劲。

他在昏睡之中听到了父王的龙吟之声,远处隐约的雷鸣,瓢泼大雨冲刷的动静。他潜意识里觉得事情已经不受控制,可他没有办法清醒过来。他的身体正随着冰凉的水而越来越冷,仿佛已僵成了一块冰。

之后又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再醒来时,天地都已经变色。他是被凡人凄厉的哭号吵醒的,里面混杂着小儿虚弱的悲鸣,女人声嘶力竭的哀泣,老人绝望的叹息。

而蔺晨就坐在他身边。

柴房里的木箱垒得比水面高一些。蔺晨坐在木箱子上,一双脚脱了鞋袜,一只垂在下面半泡进了水里,还有一只架在箱子上,撑起他半边身子。他右手搭在膝盖上,左手拿着一个瓦瓶。

萧景琰恍恍惚惚地嗅了嗅,觉得有些辛辣,但又有一种暖洋洋的香味,大概是酒。

“苏哲……萧景琰……苏哲……萧景琰……”蔺晨突然念起来这两个名字,反反复复地。萧景琰本来下意识地就要回答他,可是他浑身都疼,不想将力气花在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上。

好像蔺晨也不是为了让他回答什么。

萧景琰闭上眼睛。耳边的龙吟声时近时远,他皱了皱眉,勉励动了一下身子。这一下,如同他的五感就这样被唤醒了似的,一瞬间外面天崩地裂的动静夹杂生灵的嚎哭突然涌入他的脑海。

那是神龙的震怒,石破天惊。

萧景琰身体歪歪斜斜地靠在柱子上,他想要坐直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变回了鱼尾。一瞬间他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下意识地往蔺晨的方向看去。

正对上那人因为多饮了些酒而聚不了焦的双瞳。

“苏哲……”

蔺晨晃晃悠悠地从木箱上跳下,蹚着水走到萧景琰身边。萧景琰这才看清楚,这人的额前粘着被水打湿的碎发,浑身湿漉漉的,但双唇青紫,脸色发白,显然是从外面回来并在这里呆坐了很久了。

蔺晨没有在萧景琰眼前站定,没有弯腰,只是低头,居高临下。他的视线从萧景琰头顶的发冠直扫到腰下那条长长的鱼尾。

萧景琰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金簪、红尾……苏哲,苏哲……”蔺晨说是盯着萧景琰,但其实他连站都站不稳,他念了两遍这个不可说的名字,突然喉咙里逼出一声细微的哽咽,“你到底是谁……”

萧景琰望着他的眼睛,愣愣的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蔺晨突然就扑了上去,颤抖着手去解萧景琰被绑缚的双臂。幸而他当初绑得并不紧,萧景琰将手臂垂下来的一刹那,只觉得血猛地往指尖涌,酸麻刺痛弄得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蔺晨握住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像是捧着无上珍宝。他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比萧景琰的还要冰冷。

酒壶落进了洪水里,咕噜噜发出声音。萧景琰似乎是被这个动静吸引过去了,半抬着手任由蔺晨握着,视线却落在浑浊的水面上。

“对不起……我、我……”

蔺晨张着嘴巴,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他半跪在水里,也不管泥水弄污了他的衣物,将萧景琰的没有血色的手轻轻贴上自己的脸。他的脸也很冷,刺得萧景琰忍不住往回缩了缩。

蔺晨声音都像带了哭腔:“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苏哲……是不是?”

萧景琰终于明白了。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不过是喝醉了酒,昏了头,他只不过是在急切地盼望着苏哲的出现。因为他的家沉入湖海,亲友各自奔逃,玩伴已赴黄泉,而他自己甚至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这时候的蔺晨就更想念苏哲,那是他胸腔温暖的源泉,也是一切的起点。

如果苏哲就在这里,那不就说明眼前的末日不过一场噩梦吗?

萧景琰太明白这种感觉了,就像他在昏暗阴湿的柴房里等待蔺晨的时候,村中鸡犬相闻,他也就闭起眼睛,想象这是他做的梦。梦醒了,他还能躺在床上,而蔺晨笑着推门进来,说一声:“哟,醒了啊。”

蔺晨的脸贴着他的手掌,两个人不经意之间,还像过去一样两相依偎,接触久了的地方才微微升起了一些热度。他们手心手背交叠,萧景琰能感觉到蔺晨的颤抖,一半因为寒冷,一半因为绝望。

一声惊雷在天边炸响,蔺晨没有动,而萧景琰却猛地被惊醒。

那是警笛,也是丧钟。

萧景琰突然开始用力推拒蔺晨,把半跪着的人推得一个踉跄。“快走,你该走了——”他声音沙哑,一字一顿,像拼尽全力。

蔺晨却没有听他的话,而是突然将人推抵到柱子上,身体俯下,脸凑近萧景琰。后者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抬起尾巴拖住了这个眼看着就会一下栽进水里的人。

“苏哲,苏哲,你当初为什么找上我……”

他一开口,一股酒味。萧景琰本也没什么力气来推他,更发现蔺晨喝醉之后沉得很。他只能重重咳嗽了几声,等嗓子舒服了一些,再耐着性子和他说:“你快点走。也放我走。这里会被水淹没,你再不走就没命了。”

蔺晨半搂着萧景琰的肩膀,大概是怕伤了他,搂得松垮垮的,反而要让萧景琰费力扶着他。

“是、……是你不让我走……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所有人……”

萧景琰刚要开口,突听屋外大雨滂沱声音更急了一些。

紧接着,是一声近在头顶的龙啸。

他慌了,用尽浑身的力气牵住蔺晨的肩膀,一条鱼尾破水而出,高高扬起,水珠滚落处是侧闪烁着寒光的尾鳍。那刀刃猛地抵在蔺晨的脖颈边。

“你再不走,我就杀了你,听到了吗?!”

却没想到蔺晨不畏不惧,甩开了萧景琰没什么力量的双手。后者慌忙地往后撤身,却还是晚了一些,尖刃划过了蔺晨的脸颊,血涌了出来。萧景琰虽然知道知道伤口并不深,却依然被不断渗出的血珠吓得心底颤了一下。

蔺晨并不在意萧景琰的举动,脸颊被划破的刺痛像是也没能让他稍微清醒半分,依然沉溺在被酒精掌控的恍惚里。他注视着萧景琰的表情,目光痴愣愣的。

“……萧景……琰?”

天雷一声比一声急。除了风声、雨声、雷声,萧景琰还能听见父亲的声音、小殊的声音,每个人都在找他,而每个人都能置蔺晨于死地。

天罚命劫,再论对与不对、是与不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萧景琰猛地将蔺晨反压在屋柱上,声嘶力竭:“你不是要找苏哲吗?你就当我是苏哲……就当我是苏哲可不可以!”

他捂住了蔺晨的眼睛,就像那天夜里他做的一样,然后他侧头吻了上去。

那一吻比什么都轻柔,却比什么都决然。

吻是落在唇角的。蔺晨眼前一片漆黑,世间一瞬间只剩下他自己沉重的心跳,微不可辨的萧景琰的哭声,还有冰凉的滑落他脸颊的泪。

那会是一颗珍珠,他知道。

他想:怎么会这样呢?事情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没有动,唇边的触感冰凉却熟悉。萧景琰好像一秒就抽身了,但又像是吻到了地久天长。

如果你想要苏哲,我就是苏哲。这就够了吧?你可以走了吗?我们可以各自走了吗?

萧景琰流下的那滴泪在凝结之前,划过了蔺晨还在滴血的伤口,最后落在他手上的是一颗血红色的珍珠,竟像是人们常称的血泪。

雨声嘈杂,可蔺晨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一个无声的世界。

萧景琰在他耳边说:“再见。”


——以下废话——

理论上来说我认为不存在虐景琰还是虐阁主,因为他们之间任何一方被虐,对方都会痛彻心扉。

说起来……大家看到黎明的曙光了吗^_^

ps:这章太长了啊,有句大招没有发

评论(24)
热度(226)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