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13)

有点平淡的一章,简直像混更。原因是我想多写一点写到冲突激烈的地方,但是发现字数到了,所以就断在这里吧(喂

晚上要面试,大家祝我好运吧(>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锦鲤抄(13)——


阿宝来找蔺晨,面色急切:“蔺兄弟,你看到萧公子了吗?他昨天傍晚说要出门逛逛,你看这……这都一整天了,都不见人。唉这是到哪里去了啊!”

蔺晨此时正在画一幅初冬日落图,霞光没了水汽的遮挡,肆意挥洒在村中弯曲的小道上。道边有一小屋敞着门,门前站着一个青年,长衣飘飘,仙人之姿。看不清人脸,但那殷切地盼望归人的姿态已经跃然纸上。

他想了想,正要在村口画上披霞而归的人,却被阿宝一个推门而入打断了。笔下没有收住,把人手里的扇子给画歪了,他长叹一声:该来的人果然还是要来的。索性搁下笔,转身迎上前去。

阿宝气色并不好,看起来就像是整宿没有睡好的样子。

蔺晨安慰他:“自昨日一别,我就没有再见过他了。不过萧公子毕竟正值年壮,又有什么能伤害到他?说不定他是修养多日精神好了,连夜回家去了。”

阿宝愁容不减:“唉,你不知道啊……他身体弱……”

身体弱?一个妖物挖心刮骨都干得出来,你居然说他身体弱。也是,他如果不表现得令人怜惜,你还会抛弃妻子护着他吗?蔺晨心底嘲讽着,面上却没有显露半分。阿宝还在絮絮念着,蔺晨忍不住打断他:“嫂子这几天不是受了风寒吗,这点药你带回去给她煎了吧,止咳的。”

阿宝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接过蔺晨手里的药包,道了声谢,就又走回家了。可他哪里想得到,蔺晨不只见过萧景琰,而且萧景琰从昨天失踪起,就一直待在他的屋子里。

确切的说,是柴房里。

蔺晨哄走了阿宝,看着自己的画,里面步履匆匆归家来的“蔺公子”和点灯屋前待归人的“苏先生”都显得那么可笑。他心口气闷,将纸撕烂揉碎扔到了房间的一角,起身往柴房走去。

萧景琰昨天被蔺晨打得像是掉去了半条命,被他半拖半拽带回来的时候已经毫无挣扎之力。蔺晨将他反手捆绑在柱子上,他也只是歪歪斜斜地靠着,双目无神无光地盯着不知道什么地方,间或唤他一声:“蔺晨……”声音凄苦而缱绻。

蔺晨看着这妖物惨白的脸,心头莫名其妙闪过一点疼痛。他为了无视这种心悸,只能将人绑好之后就夺门而出,一整天都没有再去探查过。现在他为了静心,在屋里作画,却没想又因为阿宝的到来而被提醒了一番,心里更是郁闷。

说起来,萧景琰自被他关起来,一整天莫说没吃过东西,更滴水未沾。

蔺晨推门进去的时候,萧景琰还维持了昨夜他离开时的动作,身体蜷缩,头颅低垂。有人进来了他也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蔺晨走到他身边,伸腿粗暴地踢了踢他的身体。萧景琰身子往旁边一歪,露出看起来一折就能断的脖颈,苍白的面色,合着眼,眼角还隐隐有干涸的泪痕。

蔺晨心里咯噔一下,俯下身凑近了一些,用手探了探萧景琰的脉搏。

呼吸微弱,一续一断。他脖颈也凉,不像是活物的温度。蔺晨不知道这是妖怪的体征,还是萧景琰虚弱的象征。

萧景琰似乎是被他的动作惊醒了,双眸轻微地眨了眨,细长的睫毛颤抖着,像一只受了伤扑闪着翅膀的蝶。蔺晨越看越觉得像,不是容貌像,而是神似,他怀念起曾经自己蒙住苏哲的眼睛,那对蝴蝶翅膀划过自己掌心的触觉。

“蔺晨……”萧景琰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地离开过水,人尚且不能一日无水,鱼更不行。他一觉醒来就觉得嗓子在冒烟,不过当时还能撑得住,过了一天,已经昏昏沉沉,只剩下呼吸的本能了。

蔺晨转过头,避开萧景琰的目光。妖有的是方法让男人心软。“怎么样,打算说了吗?你来村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萧景琰动了动嘴唇,说出来的话都是气音,“我是苏哲……我来见你……”

蔺晨真的是不明白这人在执着些什么,明明是谎话,难道说得多了就会变成真的吗?还是说萧景琰反反复复说,以至于他自己都以为是真的了?蔺晨对这萧景琰酷似苏哲的说话习惯和神色表情心生厌恶,他站起身,拍了拍衣袍上的灰尘,准备离开。

“你连苏哲的脸都尚且变不出来,难道还奢求有人相信你吗?你不说,可以啊,你们鲤鱼精靠什么活命?你觉得你被关在这里,能活几日?”

萧景琰复又闭上眼,心如死灰。

 

然而最先对生存感到棘手的不是这条脱水多日的鲤鱼精,而是这个三面环山,位处盆地的村里的村民。天渐渐转寒,按理说,冬天这里的雨会很少,即便下雨也不打雷。但今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天边总是有雷声,轰隆隆的,然后就是大降雨。

最初是淅淅沥沥下一些,之后越下越多、越下越急,很快水位就没过了一些地势低的屋子,最主要的是水把谷仓淹了。虽然抢救回来了一些,但显然不够撑到明年春收了。大家匆匆忙忙地收拾屋子,把重要的东西都往高地方垒,却还是赶不上水漫村庄的速度。

比如蔺晨,他好不容易收藏的几幅字画都被水打湿了,而且天依然没有晴,他连晒一晒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墨色晕开,还渐渐长了霉。

还有,水也漫进了蔺家的柴房。萧景琰多日处在垂死的边缘,这回总算是见到水了,可惜水不够深,他没办法幻化出原形保存体力。房梁有缺漏的地方,滴滴答答渗下水来,萧景琰就仰着脖子去接这些雨水。

蔺晨匆匆跑到柴房查看的时候,就见到萧景琰正仰头喝水。他衣领被雨淋得湿透了,贴在他细嫩的脖颈上,滴下来的水一半经过他嫣红的唇舌消失不见,一半顺着他的脖子滑进层层叠叠的衣物里。萧景琰小小地吞咽了一下,喉结滚动,蔺晨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自己指尖扎了一下,又麻又疼。

蔺晨冷嘲了一下:“你倒是过得舒服。”

萧景琰听到他的声音,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蔺晨已经很久没有来见过他了,他被锁在柴房里大概有三天?还是七天?他其实有点算不清,因为衰弱,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推测时间了,累了就睡,醒了就看着小窗投射进来的一点亮光发呆,而大多数时候,是昏迷过去了,醒来已经不知时日。

萧景琰之前被柴房里的灰弄脏的脸这时候被雨水冲刷干净了,又露出柔和的眉眼来。蔺晨原本是想过去看看他的,行至半路却又硬生生转了个方向。“我来取东西。”他走到一旁堆放的杂物里随便拿了一件物什,连看也没看。“再给你一个机会,说清楚你要做什么,承诺不会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就放你走。”

萧景琰似乎已经是放弃了,他保持一成不变的姿势,目光从一个发散的状态慢慢聚焦到蔺晨身上:“我与你说过了,你不相信……”他可能是因为很久没有开过口,说话语调有些奇怪。

蔺晨脚下一顿,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却没想到萧景琰开口叫住他:“你放我走。”

蔺晨皱眉,回过头看着这个虽然浑身泥灰,却神态依旧高洁的人。那个声声哀求的“苏哲”似乎在初逢的夜里一闪而过,留下的是神情决然的龙族皇子。“你说什么?”

“你必须放我走。”

蔺晨冷笑:“否则什么?”

萧景琰没有解释,疲惫地靠回了拴住他的那根柱子。蔺晨冷嘲他一眼,离开了。

他以为这不过是妖怪一句口头上的威胁罢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低估了萧景琰的威胁。


——以下废话——

我知道这几章比较虐,是我对不起大家……为了赎罪,我会番外炖大肉的。

正文约在4-5章内完结,除非我的脑洞又开到了奇怪的什么东西。

评论(27)
热度(215)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