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11)

阁主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但聪明总是容易被聪明误。


(1) (2)  (3) (4) (5) (6) (7) (8) (9) (10)

——锦鲤抄(11)——


林殊也知道,这几年龙王被自己另外两个儿子干出来的蠢事气伤了心,对七儿子萧景琰不可谓不是宠爱有加。当然,作为一个严格的父亲,他的宠爱通常只体现在“望子成龙”这件事情上。

现在景琰和蔺晨厮混的事情被龙王知道了,一顿责骂免不了,但也尽于此了。龙王明明知道林殊和萧景琰是发小,却还让林殊来处理蔺晨的事情,这说明什么?

林殊本想对景琰说:“你放宽心,陛下根本没想对蔺晨做什么,他派我去,不就是想放过那人一马嘛。”但是萧景琰的表现实在太招人怜了,忧心忡忡,心慌意乱,忍不住要表现出关心之色,却又要为了瞒住他父王而强忍着故作镇定。

林殊虽然与萧景琰从小长到大,却鲜少看到他这副模样。如今见到了,就觉得心里发痒,他便故意一句话也不多说,偏要悬着萧景琰的心。却哪知,他这一点私心,最后倒惹出天大的事情来。

不过目前离那事情还远,暂时不表,但说萧景琰身处牢笼,面露忧思,使得进出服侍的宫人每日都在猜测那个凡人究竟是有什么样的魅力令龙七子泥足深陷。

萧景琰着实害怕蔺晨那双明亮的眼睛没有了。它们看着他的时候,总是专注而深情,好似全天下就剩眼前这一人。

林殊看萧景琰虽然不直说,但每一个动作都是在催促自己快走,就郁闷不已。他临走前搭上了萧景琰的手,还没等这人反应过来,就送了一缕气息过去。

“龙王把你的法力都封干净了,但你毕竟需要自保。这些灵气你收好,不多,只够你保护自己的了。”他说着,张开手臂用力拥了一下眼前有些愣怔的人,“景琰,好自为之。”

言罢,林殊推门离开,留下屋中一人。萧景琰感知了一下,那灵气确实太少,不够他与一个守卫对上十招,却够他维护自己不被外人欺负。

当然,也够他化成人形,再上岸遥遥见蔺晨最后一眼。

萧景琰知道小殊给自己灵力不是用来再和蔺晨搭上关系的,但他就是控制不知自己的心思。他觉得自己的心上仿佛已经缠满了藤蔓,每一条都叫做“蔺晨”,将那颗跳动的心脏紧紧地包裹了起来,密不透风。

那林殊是什么意思呢?

林殊现在心情十分复杂。他从小和萧景琰一起长大,两个人关系好到什么都可以共享,甚至连对方的想法他们看一眼就了如指掌。直到这次萧景琰回来……不,其实是从那日他在山下小村外见到萧景琰时,他突然发现自己读不懂萧景琰的表情了。

虽然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点直白,有点执拗,是不是说谎很容易看出来,但是林殊永远猜不到他下一步又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唯一确定的是,他哭他笑,他伤神,他欣慰,背后的原因只有蔺晨。

最可怕的是,林殊怀疑他和萧景琰思维同步的特权已经被移交给了这个凡人。这感觉就像打自己出生时就埋下的一壶酒,好不容易成了陈年佳酿,最后却被一个流浪汉偷来喝了。

林殊一想到这里,就恨不得真的戳瞎蔺晨的眼睛。

可奈何萧景琰喜欢蔺晨喜欢到连自己的身份都不顾了呢?他要是真的伤了这人,恐怕就没脸回来见兄弟了。林殊虽然对蔺晨没有什么好感,但景琰还是景琰,他可看不下去萧景琰茶饭不思、下一瞬就能病倒的样子。

龙王伤了萧景琰心肺,又夺去他法力,他伤口愈合得慢,心绪又不宁,脸色白得像纸……林殊心里哼了一声,要是自家儿子真有什么好歹,看这龙王还怎么在云霄之上耀武扬威。

蔺晨远远就看到一袭白衣谪仙似的人朝自家走来。不,这也是他情人眼里出西施,天色漆黑,哪里看得清这人穿的是白是红。

还没等人站定,他便开口调笑:“每次欢好过后你就跑,这又是跑到哪里去害羞了?”

林殊面色如常,露出一抹温润的笑容,眼神却冷得像是能射出冰箭。“这些时日承蒙蔺公子照顾,苏某身无长物,只得以身相付。红烛一夜,应是所欠情谊一笔勾销。”

蔺晨的笑僵在脸上,他仔细打量着苏哲的脸,判断出这人确实是真情实意说出这样决绝的话的,不禁心口一滞。“我蔺晨难道是让人以身偿债的人?!”

苏哲不慌不忙,好像那个与蔺晨相守相伴大半个月,又颠鸾倒凤一整夜的人不是他一样,看得蔺晨心头火起,却又连分毫都怕伤了眼前人,只得按耐下来,站在夜风里面色僵硬。

“先生高格,苏某着实倾慕,也相信先生会体贴苏某意愿,让苏哲归去故里。”

蔺晨低喝一声:“你别和我这样说话!”

苏哲微愣,问:“蔺公子想让苏某如何说话?”

蔺晨也不是没见过苏哲这副谦逊慎言、举手投足都像是设计好一般清冷模样,但这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虽说初次见面那几日苏哲巧言假面,不过自春梦一晚之后,两人相处就是蔺晨一句调笑、那人羞恼慌乱的模式。

苏先生平日仙人之姿,却在他面前表现如赤子,自然让蔺晨心中既温暖又得意。现在看苏哲字字说得都是事不关己,只觉得像是有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冷得他都要颤抖起来。

然而林殊不知道,他随口反问的一句话在蔺晨听来,就是一下床就翻脸不认人的意思。

“昨日,我以为你已经想通了。人妖殊途又如何,天地之大,必有你我安身之所。”蔺晨盯着苏哲冷漠的面容,“现在看来,你是执意要离开了?”

林殊心里暗想:他确实想通了,化身天龙扶摇云霄难道还比不上和你每天在这村子里粗茶淡饭了?然而他不多说,拱手一揖:“蔺公子知道就好。公子保重,苏哲告辞了。”说完,转身就走,竟是一点都不留恋。

蔺晨抬手拦住他:“站住。”

却不想苏哲身形不动,只眼睛一扫,蔺晨登时觉得自己手臂酸疼,下意识地收了回来。苏哲唇角微勾,又是一颔首,回身走了。不多时,那人已在远处的暮色里化作一个模糊的影子。

蔺晨按了按自己发麻的手臂,只觉自己月下等情人的炙热已经被浇得没了半分温度,心在秋夜里冷得瑟瑟发抖。他心里三成是对苏哲这人一人千面的恼火,三成是昨日缠绵悱恻、今日恩断义绝的不解,三成是一腔热情被人云淡风轻肆意糟蹋的委屈,剩下一成是对苏哲背后一众妖魔鬼怪不识人间挚情的愤慨。

人尚且能落下热泪,这些妖物连泣的泪都是冰凉的珠子。

蔺晨其实并不相信苏哲真的这样绝情。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偷偷跟上前去,尾随在苏哲身后。却见苏哲在山中兜兜转转,最后停在仙池边,竟是一跃而起,如鱼入水。

仙池水在月色照耀下熠熠生辉,溅起的水花像一幕水帘,有些遮掩蔺晨的视线。但他透过薄幕,还是能看得清——

苏哲落水之前,腰后幻化出了一条白如皎月的鱼尾。

蔺晨虽然猜到苏哲原形是鲤鱼,却是头一次眼睁睁地看他化出鱼尾,这一惊,让他忍不住从藏身的林木之后走出来。

苏哲像是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跟着蔺晨,他肆意地在仙池水面游了半圈,然后俯冲而下,消失在了深处。他尾端的鳍看起来很锋利,在月色下一晃而过尖刃般的寒光。

蔺晨伏在岸边草丛里,心里只剩一个想法:

白尾红鳞,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细想来,这些天两人同进同出,苏哲没有对他解释过半分自己的来历。现在看来,这妖怪可跟他说过半句实话?

也是他自己被这人蒙了心。

书中常言,妖怪惯常吸人精气、食人魂魄。其实认真想想,那妖物一颦一笑难道不是故作姿态?不经逗弄难道不是欲拒还迎?一夜缠绵难道不是原形毕露?如今决然而去难道不是相处多日已生厌倦吗?

亏得他指天立誓,要带苏哲离开这里,寻个他的家族找不到的地方日夜相伴。

也不知道这妖怪心底是如何嘲笑他的……

是不是这样呢?

是不是有苦衷呢?是不是这一日发生了什么,逼得苏哲要这样离开呢?

蔺晨不知道啊。

他站起身,浑浑噩噩地往山下走去。回到家,连衣服也不脱,被子也不盖,躺在床上,就这样睡过去了。


——以下废话——

你以为这就是虐的终极吗……猜猜后面发生什么?

ps:顺便请个假,下周比较忙,不确定能日更QUQ

评论(19)
热度(166)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