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8)又是污

我已经无法证明自己是一个小清新作者了orz

小贴士:对,肉还没写完……半锅肉也请凑活着吃吧,起码能保保暖

不是卡,请相信我写肉的能力比写什么都强。但是你看天色已晚,而且字数都超了[重点]……


(1) (2)  (3) (4) (5) (6) (7)


——锦鲤抄(8)——


蔺晨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萧景琰也就站在原地等他反应。

“你是说,你要离开?你要回家?”他哈哈地笑了两声,“没问题,你家在哪里?我陪你一同去。我们还可以一路游山玩水,由西向东,先下金陵,再……”

萧景琰打断他:“我这次离开,就不会再回来了。”他停顿了一下,语调生硬,“也不会再见你。”

蔺晨盯着他半晌,仔细辨别他的神色。终于明白萧景琰这是认真的,是在与他诀别。他伸手去抓萧景琰的手腕:“开什么玩笑?!”说着用力一拽,将萧景琰扯到离自己更近一些的位置,仗着身高略胜一筹的优势垂头逼视,“长苏……你能接受我是一个男人,又非你族类,这于我也是一样的。我蔺晨天地都不惧,怎么会畏惧妖族?还是说……我一腔感情被你当做无物?”

萧景琰的手臂被蔺晨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压在两人之间,他皱着眉头轻微挣扎了一下,没有挣开。

“手放开,我要走了。”萧景琰坚持重复这句话,别的也不多说,没有解释更没有安慰。他这种执拗的脾气蔺晨这些日子已经摸通透了,只是此刻再听见萧景琰这样说话,心里不禁又痛又怒。

“你总得告诉我是为什么!”

“恕苏某无法据实相告。”

蔺晨气急,一把将萧景琰搂在怀里。他的背脊有些弯,下巴靠在对方瘦削的肩膀上,脸颊贴着脖子,手臂环着萧景琰的腰,越收越紧。萧景琰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可还是任由他去了。

一个平日里跳脱霸道的男人,突然示弱,实在让他无法拒绝。

蔺晨声音小小的,也很柔软,听起来像是在哀求,也可能只是萧景琰自己软绵下来的内心所做出的臆想。

“你是不是真喜欢我?”

“我……”萧景琰迟疑了半秒,突然像是卸下了什么重担,他闭上眼,补完后半句,“喜欢你。”

蔺晨不再说话了,他始终抱着怀里的人,片刻不松手,似是以此来表达自己的雀跃之情,仿佛重获珍宝。而萧景琰,他觉得自己只有和蔺晨相贴的地方是滚烫的,其他地方却是冰冷的,像是有刺骨的冰锥砸在他的身上。

他睁开眼睛,目光有些直愣愣的,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

蔺晨没有开口,萧景琰却兀自喃喃自语着。

“我喜欢你,这是一个错误。我会去纠正它的。”

蔺晨想不到他会这样评价他们二人之间的爱情。它或许属于同性,可以称得上不合礼法,又属于异族,大概也算得上有违天道。但是它绝不会是一个错误。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怎么能算错误?

可萧景琰还是继续:“你喜欢我,也是因为生病了。所以我们应该分开,各自治病。”

“不是。”

有时候蔺晨真是恨透了萧景琰这种倔牛一样的性格。他深吸一口气,松开了环绕着对方的手臂。

“长苏,你听我说。你怕你的家族,那我就更不应该示弱。我们还要过中秋,之后还有冬至,还有大年,不能在现在就分开,对吧?”

萧景琰看着蔺晨清澈的眼睛,不说话。

“你怕的话,我发誓。”他伸出三只手指,朝天一指,“我蔺晨此生,绝不辜负苏哲。谁要是欺负他,我一定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萧景琰被他的对天发誓吓了一跳,想要伸手去拦,想了想又按耐下来。

反正发誓的对象是个不存在的人,那又有何妨?

蔺晨发完誓,咧嘴笑了。“你看,天地为媒。”

要照平时,萧景琰一定要暗骂他不正经。但此刻,他满心都是离别的苦楚,他们即将永生不见,可蔺晨却仍不知道他的名字。

这也……这也是好事。

萧景琰看着蔺晨的脸,英气的年轻人面容还没有被生活的艰辛和无奈磨得沧桑,那里现在还存在着最吸引人的无所畏惧的光华。

他明知不可能。龙王一声鸣啸,就能让无数生命顷刻翻覆。萧景琰明知蔺晨身为人,永远也不可能做到什么“神挡杀神”,可他此时就是愿意相信。

非常盲目地。

萧景琰视线从蔺晨的眼睛转移到他的唇角,他微微踮起脚,倾身,将自己的唇轻轻印了上去。


【之后请见不老歌,我知道它绝对会被吞所以就不尝试了】

【或是请见长微博


——以下废话——

我非常非常认真地吸取了各位的意见,但是一颗蠢蠢欲动的后妈心又让我欲罢不能地想要虐。

那么,在此问一句:结尾是HE,过程有虐,好不好?


你们说不好也不管用__(:3」∠)_因为我已经把大纲写好了__(:3」∠)_

对不起我的错……


ps:你看这章甜吗?是不是超级甜?

所以可以预感到后面的内容了么?^w^

评论(28)
热度(158)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