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7)

别怪小殊,也别怪景琰,他们都不是故意的……

龙王实力出演王母娘娘。


(1) (2)  (3) (4) (5) (6)

——锦鲤抄(7)——


要不怎么说蔺晨是个老实人呢。他平日里虽然总显得嬉皮笑脸吊儿郎当,但对于情爱这回事儿,却是珍而重之。故而这些天他一双手一张嘴上上下下吃尽了萧景琰的豆腐,却始终没有迈出最后一步。

蔺晨心里是想着,春梦归春梦,但要真坐实了,起码应该天地为媒、明媒正娶、高堂红烛、红烛暖帐,按这个顺序才行吧?

他这几天正盘算着等蔺父在家的几日,找个机会把这个事说了。一想到这里,他就喝水都能尝出甜味。

蔺晨不出手,萧景琰却每天晚上心里惴惴的。说不上是担惊受怕还是太过期待而怕失望。

当然,蔺晨没和他肌肤相亲对他而言确实不是幸事。起码他没有机会看到那片挂在蔺晨胸前的鱼鳞。于是他原定的完成任务的时间开始无限期往后拖延。找不到鱼鳞这件事,在萧景琰看来就是一根哽在喉咙里的刺,在他和蔺晨甜如蜜的生活里时不时就要从脑海里钻出来扎他一下。

更重要的是,他渐渐的,有点不太想拿到鱼鳞了。

他的皮囊是假的,名字是假的,梦也是假的,取回鱼鳞意味着他和蔺晨之间再没有关系……本来也是嘛,他虽然总是糊里糊涂地把东西遗落在这里,可是却小心翼翼地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身份,每天披着小殊的人皮,冒充一个本来也不存在的人。

以前是为了和蔺晨之间形成的联系越少越好,如此才能顺利地化龙。现在也是这个宗旨,可他却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忍不住要把所有的一切都摊开在蔺晨面前,忍不住说说他们在仙池底的初遇,忍不住要告诉他自己是萧景琰,而非什么“苏哲”。

萧景琰在村子里待的时间越久,这种奇妙的感觉就越重。他不解的是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情。他活了几百年,从小到大有无数人和他提起为龙之事。他的父亲已经成为了一条盘于仙山的巨龙,高大威严、呼风唤雨,他的兄弟也都只缺临门一脚。他自己被大梁寄予厚望,为什么不化龙?

他怎么敢,又怎么会考虑不化龙的事情呢?

萧景琰觉得非常奇怪,他坚持以为自己是生病,可是这病症除了心口会悸动之外,没有其他不舒服的表现了。

直到那日蔺晨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长叹一声道:“长苏,我太喜欢你了。”

萧景琰茫然地重复:“喜欢?”

“心之所向,梦之所倚。”蔺晨拉过他的手,贴在自己胸膛。萧景琰觉得那衣料下面砰砰跳得又重又稳,还仿佛微微发烫,温暖了他略显冰凉的手指。

他并没有听出来蔺晨这句话的意思。前一半是最真挚的告白,后一半却是说的那段时间每夜的春梦。情话和荤话放在一起说,是蔺晨哄人的顶尖伎俩。可惜萧景琰没听懂,或者说他的重点只放在了蔺晨怦怦跳动的心脏上。

那天晚上,蔺晨在房间里点了盏小灯写帖子。他这段时间都在忙这个事情,说是要过节了,卖给村外面镇子里的人能赚不少钱。

“正好给你做件新衣服,哎呀你穿白衫真是好看……”他这样说。

萧景琰看着时间已不早,而蔺晨屋里的灯还没有熄,怕是仍在工作。他于是做了碗粥,端去给蔺晨垫垫肚子,顺便暖暖胃。

蔺晨看他推门进来,笑得眼睛眯起来。

“喝点暖和一下。”

“快了快了,你等我把这张写完,写完我就喝。”他笑着,手下加快了速度。

萧景琰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安静地看着蔺晨写字。那人工作的时候和平日里不羁的模样相去太远,剑眉微皱,目光如炬,薄唇轻抿。萧景琰看他的脸,发现他额头饱满,睫毛细长,鼻梁又高又挺。视线转到握笔的手,又转到微倾的背,宽厚的肩膀……

他毫无缘由地,突然就脸红了。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也装着一颗飞快跳动的心脏。“砰”、“砰”砸得他头昏。

萧景琰这才明白了,自己和蔺晨生了同样的病,这病名字叫“喜欢”。

再之后,萧景琰就发现,这种病症不只表现在心上,还体现在目光里、唇角边、还在相触的肌肤间、在出口的话语中。时间过去越久,他就病得越重,浑身上下似乎都沾满了这种毒。他怕自己已经病入膏肓。

蔺晨依然保持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创新一句情话的状态,弄得萧景琰很不好意思。他开始思考,自己理应把心思告诉蔺晨。毕竟两个人朝夕相处,蔺晨早早就把自己得病的事情交代了,他总不该藏着掖着。

然而萧景琰理性的那一部分又告诉他:你不能再拖了,你得赶紧找到鳞片,赶紧离开。

感性的一部分总是让他一拖再拖,拖到拖无可拖。

林殊来了。

在一个蔺晨睡熟了的夜里,萧景琰和林殊在村外山坡上见面。两个一模一样的苏哲面对面。这位少帅先是不舒服地看着萧景琰说:“你能不能把这层皮换一下,我看着真别扭……”

萧景琰恍然大悟,摇身一变,化成一个红衣青年。

然后林殊传达给了他一个不好的消息:“龙王前些天回来了,你没去觐见他正发火呢。我跟他说你在东海,大概这两天就能回来了,他让你一回来就去见他……”

说着,林殊打量了萧景琰一眼,迟疑地问:“你……拿到鱼鳞了吧?”

“我——”萧景琰思考了一下,觉得如果自己说还没探查到鳞片放在哪里,小殊一定会站出来代劳,于是他改口道,“我找到了,正要取来。”

林殊狐疑地盯着他。

萧景琰移开视线:“三日足以,三日之后我一定回大梁。”

“好。那我就帮你掩饰三日,如果三日过后你还没回来,龙王雷霆之怒我就担不起了。”

萧景琰很想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但提了提嘴角,最终也只挤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他想起了蔺晨,昨日蔺晨还在和他讨论如何过这个中秋呢,转眼就要分别。萧景琰感觉自己嘴里都是涩涩的。

但此时此刻,他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从蔺晨嘴里套出那片鱼鳞的消息。

林殊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

萧景琰回到小屋时,蔺晨还在房间里毫无知觉地睡着。他鬼使神差地推门轻声走进去,站在蔺晨床前。半晌,他俯下身,在蔺晨耳边无声地说——

蔺晨,我喜欢你。

告白的对象没有什么反应,翻了个身接着睡。

紧接着萧景琰就看见了自己的鳞片。它被仔细地用一根红线串着,隔着一层单衣贴在蔺晨的胸膛,因为他的翻身红线被牵扯出来,小小的鳞片靠在蔺晨的锁骨下面。

萧景琰对自己说:蔺晨看起来睡得不熟,这样贸然出手会惊醒他。还是明日再说罢。

他又站了一会儿,看着蔺晨胸膛一起一伏,一百一十二次,终于觉得自己这个借口足够说服自己了,于是举步离开了房间。

说是明日再说,翌日萧景琰又被蔺晨拽去小镇逛了一圈,卖了字,买了套新衣裳。依然是白衣。萧景琰又劝说自己把事情留到第三天。

就这样一日复一日,萧景琰觉得时光过得太快,每次日升,他都在屋里等蔺晨来闹他。每次日落,他都偷偷走进蔺晨房间等他入睡。就这样还是不够,一日莫说十二个时辰,就是二十四个时辰也不够他说一句“再见”的。

于是到了最后半日。萧景琰刚把新衣服洗好晾干,蔺晨来找他。

“我爹就要回来了,我打算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萧景琰愣了一下,然后放下手里的木盆,站直身。

他声音古井无波:“蔺晨,我要走了。”


——以下废话——

当年多少白砂糖,今天多少玻璃渣。

不过在我没有被世界伤害之前我是不会大力虐的……所以请在寄眼镜片之前先考虑考虑^_^

评论(11)
热度(169)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