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6)

虽然短,但耐不住它狗血啊。

我知道大家都喜欢狗血,无需否认(﹁"﹁.)


(1) (2)  (3) (4) (5)

——锦鲤抄(6)——


萧景琰上了岸,又一次化作林殊的人形,一边往村子那边走,一边心里烦闷着。先前拿簪子,是小殊帮他探查好了,确认簪子就在蔺晨怀里揣着,又知道睡觉前簪子会连同衣服一起放在床边,这才能顺利把簪子偷回来。

可是鱼鳞……鱼鳞这么不起眼,而且也不知道蔺晨把它放到哪里去了,说不定是锁在了柜子里,又说不定是混在破衣破布里扔进了柴房……这让他怎么知道如何偷?

一路想着,就到了村口,萧景琰依然一无所得,抬头一撇,就见村头那棵大树上坐着一个人。

不正是蔺晨吗?

蔺晨远远就看到他低垂着头往这边来,此时纵身一跃,落到他面前的地上。

萧景琰愣愣的:“你怎么在此处?”

蔺晨的视线从他白色的衣角一路扫到他头顶的发髻,抄手笑道:“等你啊。你一日不归,我就在这等上一日。”

“……”萧景琰冷淡着脸点点头,脑海里却突然涌入了头天晚上春梦里一番云雨过后,蔺晨带点温柔又带点邪气的笑容,跟现在这模样如出一辙。他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却还要挺直了背,装作一派云淡风轻。殊不知蔺晨看在眼里,心底的三分推测变成了七分肯定。

“你是不是偷了我什么东西?”

萧景琰偏过头,故作镇定地反问:“什么东西?”

“偷了我的……”蔺晨拖了个长调,身体朝萧景琰倾倒过去,两人的脸就差一寸便会贴上,他愉快地享受着萧景琰的手足无措,“簪子。”

萧景琰眼神乱飘:“你多虑了,苏某从不夺人所好。”

“哦……”蔺晨低头,偷偷在他脖颈处一嗅,是一股熟悉的味道,“那就是我想多了。大概是大半夜哪只妖精把我的簪子给偷走了吧。”

言罢,也不等萧景琰反应,就轻车熟路地牵起他的手,脚步轻快地朝自家屋子走去。

“我爹刚从镇上带回一串超、级、辣的辣椒,咱们今天中午吃回锅肉吧。”

萧景琰面露难色:“我从来没有做过回锅肉。”

“哎呀不要你做,我来做。你在厨房帮厨就行了。”他笑眯眯的,眼睛都快只剩下两条缝了。“这几天你不在,我饭都吃不好。一个人吃饭太没劲……”

蔺晨回到家就钻进了厨房,萧景琰跟在他身后。碗里扣着一整块上好的五花肉,篮子里放着青红椒,凑近了闻都能觉出辣味来。其实萧景琰不爱吃辣,吃辣容易发热,还容易口渴,对鱼来说是个挑战。

可是蔺晨想吃啊,那就陪他吃吧。萧景琰站在一旁看着高兴得快哼起小调来的人,默默地想。

蔺晨抓了把辣椒推到萧景琰那头:“我教你啊,用刀把中间剖开,把籽儿挑干净……”他边说,边给萧景琰做示范。后者也拿了一根有样学样,可他实在不熟练,脑袋凑得太近,被辣味熏了眼睛。

萧景琰眼眶里含着眼泪,手捧着那颗罪魁祸首的辣椒,无措又哀怨地盯着蔺晨。

“辣椒冲眼睛啊,你离这么近干嘛?”

他嘟囔:“我没做过……不知道……,我眼睛疼。”

蔺晨心疼地用手去替他揉眼睛,却忘了自己的手也沾过辣椒籽。萧景琰抽了一口气,偏头想要躲开,却还是晚了一步。他被辣得弯下了腰,想找个地方把脸好好擦一擦。那辣椒籽的油蹭在了他眼皮上,刺激得他紧闭眼睛也挡不住泪意。

“对不起,对不起!你还睁得开眼吗?我看看怎么样了?”蔺晨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萧景琰勉强睁眼,又一眨,“啪”,一滴眼泪跌在了蔺晨手心。

那与其说是眼泪,不如说是珍珠。

那颗洁白的珠子在蔺晨掌中滚了一滚。萧景琰半眯着眼睛觉得气氛突然有些不对,垂头一看,心就凉了。

完蛋了。

和萧景琰的慌乱相比,蔺晨的表情简直称得上欣喜若狂。他终于确定自己确实是找对了人,登时揽着萧景琰的腰就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萧景琰愣神的样子他也不在意,摊平了手得意洋洋:“你这回还要找什么理由逃跑?那天晚上的事情你忘了,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说的也是,一转眼眼泪就变成珍珠了,这铁打的事实,让他怎么辩驳?萧景琰简直想直接敲晕了他逃跑。

“你可别想逃。”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蔺晨一边笑,一边凑得更近,直把萧景琰逼到墙角。“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萧景琰头一拧,将视线错开。

“那我帮你回忆回忆?”蔺晨说着就把手探到了怀里人的后背上,“那天晚上,我是不是摸过你这儿?”手又往下,摸到腰眼,“这儿?”再往下,摸到那个被拔了鳞片的地方,揉了揉,不过因为不是萧景琰自己的身体,他倒不像前几夜春梦里一样被他一摸就浑身发软,“这儿?”手一路向下,摸过臀尖,摸过股缝,摸过大腿,“要么就是这儿?这儿?和这儿?这些地方,你都想不起来了?”

说实在的,蔺晨摸的皮肤都是萧景琰变化出来的空壳,着实没什么酥麻的感觉。可是心里的甜蜜胜过浑身上下温柔的抚弄。萧景琰已经习惯每天晚上看着蔺晨腻在自己身上的样子,他们经历过梦里重逢的欣喜,床笫间如同夫妇深夜的呢喃细语,也有过或温如春风或急如骤雨的情事,和浪潮过后的温存,天光渐亮的依依不舍,以及明夜再见的热切期待。虽然蔺晨可能以为苏哲走后的每一天都是春梦而已,但是萧景琰已经把它们当做无数两人私会的夜晚。

此时再听到蔺晨的荤话,真是心底像涌起了一汪清泉,叮叮咚咚,尽是雀跃之声。

萧景琰从未经历过这种感觉,他依然认为自己是生了病,自从和蔺晨相遇以来病得一日比一日重。可是这种病,实在让他甘之如饴。

蔺晨看他不说话,只当他是在害羞,嬉皮笑脸地赖在他身上调笑。

“我看你不但记得,而且每个细节都一清二楚。说起来,你到底是什么精怪?真是鲤鱼精吗?你来这儿是做什么?来报恩吗?”

萧景琰被他折腾得没法子,努力板起脸:“你还做不做饭了?”

蔺晨得了便宜,见好就收:“做,当然做。”

两人生起炉子,蔺晨一时没事情做,闲在一边,看着认真切肉的萧景琰,忍了忍,实在忍不住又问:“鲤鱼精也吃饭吗?”

萧景琰烦他得很:“不吃。”

蔺晨奇道:“那你第一天来的时候跟我一起吃了午饭和晚饭。”

“我是为了陪你。”他随口回答。

萧景琰并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简直比世间最美的情话还要动人。蔺晨听得高兴,觉得前所未有的熨帖舒畅,心里像是被人浇了蜜糖。

他忍不住唤萧景琰:“长苏……”

萧景琰手一抖,刀险些切到自己。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

蔺晨又唤:“长苏。”

“干什么?”

“没事,我就叫叫你。”

萧景琰白了他一眼。“没事叫我干什么。”

蔺晨大概是刚得了媳妇儿,笑得痴痴的,“长苏……这名字还真好听。”

萧景琰盯着刀背,不再言语。


——以下废话——

智商上线有时候真不是什么好事。

看看合鸟主就知道了。

评论(10)
热度(178)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