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4)一段短短的非典型性肉渣

对不起我错了,这章确实偏短……但看在它是肉渣的份上饶了我吧。

今天爆肝写完了忍不住要发√ 答应我看完了记得赞美一下我的手速好么~

明天更不更取决于10%灵感+90%肝功能。


(1) (2)  (3)

——锦鲤抄(4)——


蔺晨在整个村里姑娘们崇拜爱慕的眼神中长到十四岁,看过少女绾发,瞧过女孩洗足,启蒙知识也和从小玩到大的那些损友们那儿积累过不少。不过论及实战,他是别说做了,想都没敢想过。

他虽说是手有些欠,脸皮有些厚吧,但起码也算是好人,连姑娘洗澡都没见过,更别说……蔺晨满脑子杂七杂八的东西,身下却忍不住压着那具柔软的躯体蹭了又蹭。

要不怎么说春梦是男孩子无师自通的东西呢。他虽然没有经历过性事,这梦里的场景可真是还原得真实到不能再真实了,就连对象也是一顶一的好。

蔺晨模模糊糊地想着,伸出舌头沿着那人的脖颈一寸寸往上舔。那人脖子上的脉搏随着自己的舔舐跳得又重又急。他张开嘴咬了一口,就听见身下人像刚出生的小狗一样呜咽了一声。一双手抵住他的胸膛就要把他往外推。

蔺晨一只大手把那人手腕钳住,一边吻着一边还抽空嘟囔:“干什么这是?我自己的梦我还做不了主了?”说着,另一只手就贴着身下人的大腿往上摸。大概是觉得那人穿的衬裤碍着他的事儿,嘶啦一声就把裤子拽烂了。

身下一声惊呼,猛地把腿并了起来,恰好夹住蔺晨探到里面去的右手。

这姿势,真是对蔺晨来说太香艳,对萧景琰来说太尴尬。可怜他这是头一次上岸和人打交道,变一双人腿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让他好好一尾鱼养成分开腿的习惯,未免太苛求。

蔺晨还在他身上拱来拱去,嘴巴舔舔他的舌头,鼻子嗅嗅他的气味,哑着声音说:“你身上好凉好舒服……而且好香啊。”

萧景琰觉得,认为蔺晨那变声期的嗓子说话特别好听的自己,一定是离水太久,脑子坏掉了。

蔺晨头一偏,把嘴从萧景琰的唇上移开,转眼就含住了那只耳尖都发红的耳朵。“乖,腿分开点,让我摸摸你……”

萧景琰觉得目前气氛特别奇怪。他试着松了松腿,想让蔺晨把手抽出去,自己好夺路而逃。可没想到蔺晨趁着他泄劲,向前一动,精壮的腰就卡在了萧景琰两腿之间。这回好了,他别说是变成鱼尾逃跑,就连抬腿蹬这人一脚都做不到了。

这个姿势对于萧景琰来说太可怕。他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已经被剖开摊在蔺晨的面前。一想到这儿,他吓得眼泪哗哗往外涌。顷刻间,屋内叮叮咚咚一阵声响。

蔺晨感到奇怪,眯着眼睛一看,床头滚下了几颗亮晶晶的东西。他心思一动,伸手往萧景琰脸上一探,温温热热的,竟是淌了一连串的泪。泪珠子有些沾湿了枕巾,有些还未落下就冷却成了珍珠。

当真是大珠小珠落玉盘。

蔺晨心生感慨,自己这春梦做得真是太惊奇了……莫非是这几日志怪小说看得太多的缘故?

他在梦中勉勉强强辨认身下人的脸,可就是一片模糊。他叹息一声,用唇一滴滴吻去萧景琰脸上的热泪,最后一下印在他的眼睛上。萧景琰惊得睫毛忽闪忽闪,挠得蔺晨唇上痒痒的,把他好不容易酝酿起的温情又扇成了欲火。

他一手托起萧景琰的臀,一手揽住他的腰,将他下身揽坐在自己胯上。萧景琰体温偏低,猛地一下被放在一个人火热的身上,腰眼还被一滚烫的物什顶着,登时吓得扭腰就要逃。他怕自己要被烧起来。

“啊……呀,别……别弄、别弄我……”

萧景琰一扭,蔺晨就倒吸一口气。手下猛地一用力,硬是钳住了腰让他半分动弹不得。他急喘了两声,手下力道松了些,趁着人还没反应过来,大掌握着腰肢狠狠揉了两下。手下的腰肢又软又细,更奇的是,这处皮肤细致柔嫩,像是含着一汪水似的。

蔺晨越摸越爱不释手,也顾不上萧景琰长指甲挠得他两肩膀的红印子。

正摸着,突然手下一个圆圆的滑滑的东西引起了蔺晨注意。他迷迷糊糊地摸了又摸,又凉又薄……他觉得那是块鳞片。

蔺晨哪里猜得到,这其实是萧景琰先前慌乱之中变到一半的尾巴。萧景琰自打他摸上自己的腰,就心底惊呼糟糕,想把这玩意儿变回去,却被蔺晨揉来又弄去,一时间又酥又麻,竟是什么咒语都抛到了天边。

“停……停啊!别摸了……啊……嗯……停下!……”

蔺晨笑嘻嘻地一边摸一边又爬上来蹭萧景琰的唇:“你还有什么惊喜给我?嗯?”说完,也不让萧景琰回答,兀自唇齿相接,缠绵了起来。等蔺晨的手总算不再流连在他的腰上了,他也可算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办法能让蔺晨老实下来。

他就着亲吻,朝蔺晨嘴里缓缓渡了一口气。

蔺晨老实了,身体倒在萧景琰身上软绵绵地昏睡了过去。萧景琰恼怒地把他瘫软的身体掀开,自己起身把碎成布的裤子变回原样穿好,又妥妥帖帖收拾好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再转头看蔺晨的时候,就发现这人正不舒服地蹭着被子。他虽然被萧景琰的一口妖气弄得浑身软塌塌,可那处还是硬着的。任谁春梦做到一半被打断,都得疯。

萧景琰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任命地走上前把人翻过来,替他盖好被子,低声说:“别乱动,好好睡觉。”

蔺晨哪里知道自己春梦的对象会是个不通风月的人……啊不,美人鱼。等他翌日清晨从晨间欲火中苏醒过来,也只能自认倒霉地想:别人家的春梦都是良宵一晚,我的春梦为什么会憋屈成这个样子?

他闭上眼睛,想象着昨晚上那人通红的眼角和扭动的腰,狠狠地弄了几下,泄了。然而待到他叠好床铺才发现,床上有一抹红色在晨光下反着光。

伸手捏起来一看,竟然是一片红色的鱼鳞。

蔺晨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我昨天晚上不是在做梦?!”他想了一下,猛地蹲下身翻找了一圈,却没能找到那些滚落一地的珍珠。“怪了,到底是不是梦?”

却不知与此同时,隔壁房间里的“苏哲”正红着脸把大大小小的珍珠收拢进一个囊袋中。萧景琰实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收起了所有的珠子,如果漏了,又恰巧被蔺晨发现,岂不是两人之间的结又多了一个?

但好在他已经拿到了簪子。

萧景琰一半喜一半忧,决定今天再留一晚,看看蔺晨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如果没有,他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回大梁了。

幸而这一整天,蔺晨确实没有什么怪异的表现。他只是偷偷摸摸把那片鱼鳞穿了个孔,当项链挂在了自己脖子上。从此以后,鱼鳞每天伏在他的胸口,每一声跳动、每一丝悸动,都完整传到了萧景琰心上。

……和身上。

自那天起,每晚上的萧景琰,都不得安宁。


——以下废话——

才不想告诉你们我肉写得比正文顺手__(:3」∠)_

大声告诉我:七公主好不好吃!

ps:屏蔽了请告诉我w,我会补上不老歌的

评论(16)
热度(225)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