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3)

苏先生一半神助攻,一半拆姻缘。

 

(1) (2) 

——锦鲤抄(3)——

 

这几天村里出了件大事儿。打老远来了个气宇非凡的人,剑眉星目,仙风道骨,一袭白衣,衬得真是如谪仙似的。尤其这人还谈吐不凡,讲经论道,那气质,吸引得就连姑娘们都要趴在窗户上偷偷得如痴如醉。

这人自称都城人士,姓苏名哲,这次出门是为游历学习的。言罢,抬手躬身,朝围观村人挨个谢过一番。

族长暗想:这人有仙人之姿,恐怕不是凡夫俗子……莫非跟蔺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他想到这里,便将苏哲引到蔺家门前:“这家人姓蔺,家中只有一父一子,苏先生若不介意,可在蔺家住下。”

话正说着,门被推开了,出来一个年轻后生,正是蔺晨。这几日他总握着簪子唉声叹气,苦思冥想,蔺父骂他“你这哪里是遇到仙人,明明是被狐媚子蒙了眼”,顺手责令他抄八十一遍诗文。

他刚搁下笔想休息会儿,就听见屋外传来人声。族长带着一个白衣公子站在自家门前。“哎哟,美人!”

族长一听他这疯言疯语,险些背过气去。看苏哲没什么表情,心里定了定,呵斥:“蔺家小子,这位是苏先生,打都城来这儿游历,他在你家借宿几日,你可别怠慢了。”

蔺晨眼珠子一转,不知在想些什么,嘴上答道:“不会怠慢,绝对不会怠慢,呵呵呵。”说着就把苏哲拉进门,砰地一声把老族长关在了门外。

“蔺晨!”族长气得用拐杖捶地,“苏先生气度凌云,你多学着点!省得你爹回来打你!”

蔺晨才不管他,请苏哲坐下,便道:“我姓蔺,单名一个晨字。先生如何称呼?”

“在下苏哲,表字长苏。”

“哦……长苏。”蔺晨嘴一咧,“我看你气度不凡,谈吐风雅,字也一定好看。如果没什么事,不如写一篇诗文,也好让我日夜学习,临摹体悟?”

苏哲眼睛一扫,就看见一旁桌案上堆满的稿纸,想是蔺晨在被罚抄书,趁机骗自己替他解决一遍。他目光落在笔墨旁的金色簪子上,心底盘算了一下,故作不知,道:“临一纸书文有何难,不过在下看那有一支金簪,蔺公子……”说着停下瞧了瞧,“又惯于披发,想必是没什么用的。不如送给在下,既当见面礼,又可作诗文的回礼,如何?”

蔺晨不乐意了,走到桌边把簪子仔细用布包好,想了想,揣在了自己胸前。

“不写了不写了。我自己抄也是一样的。”他嘟囔着,“谁也别想拿走我的簪子。”

苏哲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瞪着他的衣襟,想象着自己已经用法术把那里烧出了一个洞。他眨眨眼,把自己冰冷的眼神收了起来:“看你的神色,这簪子一定对你很重要吧?”

蔺晨拍拍胸脯,嬉笑道:“正是!这是我老婆送的!”

“……”苏哲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那日,大梁的七殿下刚被自己的父王以“束发怎能用缎带?上次你母亲送你的金簪呢?真是既不孝又无礼”为由骂了一顿,心里憋屈得快疯了。他刚回到房间还没坐稳,就见林殊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景琰,你猜我遇见谁了?”

萧景琰拍了拍他的背给他顺气:“我怎么猜得到。”

“蔺!晨!”

“你去找他了?!”萧景琰瞪着大眼睛,“要是被父王发现了,他非砍了你不可……”

林殊挥挥手:“哎这算什么,你的事情我能不帮忙嘛。我啊,搞清楚你的心结是什么了。”他说着,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你是不是给了他你的簪子?”

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恍然大悟:“哦,我竟都没想起来簪子在他手上。”

林殊差点就翻了个白眼。他一拍桌子:“说到这个,蔺晨这个人真是……太气人!我跟了他五天,除了第一天他把金簪扔在桌子上之外,就从没离过身,一点机会都没留给我!”

萧景琰斟酌着说:“那,我自己去取吧。”

林殊一把拦住他:“你是想取簪子呢?还是想见蔺晨?”

萧景琰自以为毫无漏洞地撒谎:“当然是取簪子。”林殊看着他左右飘忽的视线,感觉不忍直视。他面露凝重之色,拍了拍萧景琰的肩膀。

“萧景琰,你是要为龙的。”

“……嗯,我知道。”

虽说是知道,萧景琰一想到能上岸,心里还是止不住得像是揣了个小兔子蹦来蹦去。他咳嗽了两声,试探地说:“那我走了。父王那边就……”

“知道知道。他问起来我就说你去东海了。”林殊不耐烦地挥手,紧接着心念一动,又一手把萧景琰拉住,“哎等等!”

“我想了个办法。你看啊,你们现在之间只有个簪子作心结,簪子拿回来了,心结就解了,可对?”

萧景琰点头。

“可让蔺晨看到你了,讲不定他又想起来了什么,这样心结不就多了吗?不如你就变成我的模样,如果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又乱七八糟许了什么承诺,结也打在我的身上,和你没关系,对吧?”

萧景琰想了想,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但又一时间想不清楚,就答:“嗯,有道理。那我就化成你的样子。”他转而问:“你给自己取了什么名字?”

林殊一面想“景琰真是一如既往得好骗”,一面回答:“苏哲。”

萧景琰点头,从后门溜走了。林殊在背后提醒他:“早去早回啊。”

 

据说苏先生一大清早就跑去早市采风了。回来的时候日头刚出,身上还沾了些露水。蔺晨站在村口等他。

苏哲看到他,眼睛眨了眨,嘴唇动了动,半天没说话。蔺晨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今天早上的苏哲看着比前几日都呆。

“等你好半天了,走走走,我刚从李婶家偷……额,得了两个蛋,回家给你烙蛋饼吃。”说着,伸手就搂上了苏哲的手臂。

苏哲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蔺晨吓一跳。

不是吧?说好的处动不惊呢?他觉得今天的苏哲表情特别丰富,看起来让人很想逗着玩。

那当然,因为这不是苏哲啊。披着林殊皮的萧景琰馅儿用手扒拉了两下,总算把蔺晨的爪子扯了下去。他觉得今天的蔺晨还是像好些日子前一样,动不动就要上手摸人。

虽然蔺晨听不见天音,但我们就姑且称这位站在他身边的白衣公子为萧景琰吧。

萧景琰正色道:“早上吃油食,伤身,不如做蛋花羹?”

蔺晨心里奇道:昨天不是你自己说要吃蛋饼的吗?怎么去集市逛了一圈就又变了……虽是心有不解,但没有说出来,只耸耸肩:“我可不会做蛋花羹。”

萧景琰勾唇一笑:“我会。”

蔺晨心里一动,总觉得这模样似曾相识。但是仔细想,又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他放弃思考,乐滋滋地拉着萧景琰的手:“真看不出你还是会做饭的人。古书尝言,君子远庖厨。长苏莫非不把自己当君子?……”

萧景琰由他牵着自己的衣袖,听他絮絮叨叨也不回话。

秋日暖阳,虫鸣犬吠。一路上遇见不少出门捣衣的姑娘。絮絮言语。在这背景中,二人朝着他们共同的小屋走去。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

萧景琰打算今夜就摸进蔺晨房间,直接从他脱下来的衣服里把那根簪子拿回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卷进少年初来的春梦里。


——以下废话—— 

这回换一个问题猜好了,你们猜下一章有没有污?  

ps:我果然达成了双更~今天的双更能不能换明天的停更?

评论(6)
热度(189)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