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2)

昨天是不是有点小误会?我传文的时候发现了几个bug所以修改了两次,真的不是人为置顶啊。如果是我想多了就忽略这句话吧~


(1)

——锦鲤抄(2)——


结果隔天一早,两个人都起晚了。还没等偷偷摸摸逃走,龙王就回来了。

前段时间龙王刚刚抽了太子的筋,又发现另一个儿子在自己背后做些小动作,他心底憋着一口气呢,看谁都觉得不爽。唯一还有点盼头的就剩一个七儿子。他一入宫就步履匆匆赶去了儿子的住处,正打算问问他什么时候打算跃龙门,就听见门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龙王一惊……他的小七不会学得跟老大一样,就知道白日宣淫吧?!

这不想不打紧,一想脑洞就停不下来了。龙王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把门狠狠一推,哐当,门砸出了好大动静。

龙王眼睛朝屋内一扫。萧景琰正端端正正地站在床边,低眉顺眼地朝他唤了一声:“父王。”

这是在欲掩弥彰什么呢?

龙王跺进门,走走停停,停停看看,行至床边还顺手拍了拍还没叠好的被子,确认里面没藏什么人,才在萧景琰面前站定。

“懒惰之人难成大事。”龙王斜睨萧景琰,“你出来,吾有话对你讲。”

萧景琰克制不住地往床的方向瞟了一眼,然后躬身说:“父王请稍等,容儿臣打理片刻。”他示意那一团糟的被子。

龙王气得很,手一挥:“叠好,赶紧。”

龙王之怒还是很吓人的,黑着脸不威自怒最吓人了。躲在床底的蔺晨打了个抖,听那贝织的门帘叮叮咚咚响,心里估摸着龙王已经出门了,这才小心翼翼地往外爬。

萧景琰把垂下的床单掀开,就看见蔺晨苦着一张脸看着自己。他忙伸手把蔺晨从床底扒拉出来。那人站起身,理理头发,拍拍衣角:“哎……从来没这么窝囊过。”

萧景琰满面歉意:“抱歉。”

蔺晨盯着他的脸看了看,笑嘻嘻:“你抱什么歉啊?美人不需要抱歉哟。”

萧景琰没听懂。门外龙王一声呵:“还在里面磨蹭什么?!”

蔺晨一个激灵。萧景琰忙取下自己的发簪,往蔺晨手里一塞:“父王有我拦着。你自己走,后门有一条地道,走到尽头就看看到头顶的光了,那里离水面不远。这簪子你拿好了,可以避水。”说完就要开门出去。

蔺晨伸手一抓,连个衣角都没捏到。萧景琰站在门口对他做手势:“快点走。”

蔺晨说:“有空我再来找你啊。”可萧景琰没有回答,他只得攥紧了发簪,从那扇不知怎么变出来的后门溜走了。萧景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手一挥,那扇门又消失得无踪无际。他整理衣冠,推门出去了。

暂且不提龙王是怎么训诫萧景琰的,单说蔺晨。他顺顺利利地沿那条地道走,又朝着头顶的亮光游了好半天,终于破水而出。

此时已是巳时,日头已出,仙池上弥漫的雾气也消散了不少。蔺晨游到岸边,手脚并用地爬上岸,翻身仰倒,狠狠急喘了一口气。回想起从昨日进山到现在的事情,统统恍如幻觉。

他本想着歇一歇就下山,却不知怎么的,头越来越沉,却是没过多久就合眼睡着了。

这一睡,竟睡了三天三夜。

蔺晨发烧了。

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老父亲面容憔悴,守在自己床边。他艰难地坐直身体:“咳……”

蔺父看他醒来,先是一喜,继而一怒:“臭小子,怎么没烧死你?!”

“爹……水、水……”蔺晨烧了三天,口干舌燥,浑身乏力,这会儿实在没有劲儿和老头嬉笑打闹。

蔺父倒了水来,递到蔺晨手里,嘴上开始说起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

原来蔺晨那日入山的翌日,就有村人发现不对劲儿了。蔺父从隔壁镇子办完事回来,听说自己儿子不见了,本以为淘气鬼又跑到谁家去乐不思蜀。他一家一户问过来,问到大刘家,才知道儿子居然跑进山了。

他把这事和族长一说,两人一致认为人肯定是要找的,毕竟是蔺家的香火。但是仙山不容亵渎,只能在白日,找三四个人入山寻人。这样一来,找人的效率就低了,一直到第三日,才在仙池附近瞧见了蔺晨。

蔺父看他躺在那里,还以为儿子已经没命了,吓得扑过去一探。才发现儿子还活着,只是发着高烧,也不知道烧了多久。

原来是蔺晨浑浑噩噩在山里睡着之后,身上的湿衣服被林间的凉风一吹,把人给冻着了。

把人带回来,用土方子一试,居然就救回来了。赤脚医生本来说,这孩子烧得太久,丢了半条命,能救回来也一定要傻的。结果,蔺晨不但没傻,看起来还比先前更机灵了点。而且身体倍儿棒,烧退之后又躺了一上午,就能下床到处跑。

蔺父本来是怕他身子落下病根,炖了几只鸡给他补。他倒好,没几天就把发烧时掉的肉给补回来了,还有接着横向发展的趋势。

蔺父骂他浪费老父亲心情。村里人却都说蔺晨这是见到神仙了。如若不是,谁能在鬼门关绕一圈还能活蹦乱跳?

待蔺晨好透了之后,就有人来旁敲侧击。先是各家的小孩子,后又是捣衣的妇人,到最后连族长都来了。

族长是个胡子白花的老头子,走起路来颤颤巍巍。蔺父远远见到他够搂着背超自己家屋子走来,忙迎上去。

“您是来找蔺晨的?”

“是啊。我来问问他……”族长沉吟了一会儿,停下脚吧,小声地神秘地问,“蔺晨真的见到神仙了?”

蔺父苦笑一声:“唉,他说他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他清醒过来的隔天我就问过他了。这小子回忆了一下午,只记得自己怎么上山的,之后的事情统统没印象。”

“这也是怪了……”

蔺父略微一想,抚掌道:“我这几天看他一直把玩一只簪子。”

族长眼一亮:“莫不是神仙留下了的?”

蔺父摇头叹气:“哪知道啊……他这都忘干净了。”

蔺家人都这样说了,族长和其他村人也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事情于是不了了之。

蔺晨身边没人问东问西,又清闲了下来。他就时而取出那只簪子,摸摸,看看,这确实是一只非常普通的簪子,一点玄机也无。他长叹一声,忍不住敲敲自己的脑袋,也仍什么都没回忆起来。

那空白的几日,真如黄粱一梦。

这边的蔺晨又过上了每日放荡不羁的生活,而萧景琰,则陷入了日夜愁容满面的日子。

他去跳龙门了。没跳过。原因是心有羁绊。

没能一跃为龙的代价是父王无时无刻不怒目而视,两位哥哥可怜又幸灾乐祸表情,以及他母亲总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萧景琰可后悔了。但他怎么都忘不掉蔺晨临走前的那句会来找他的。虽然也知道对方会失去有关自己的记忆,但那句话简直像在他心里种下了根。

哦对了。萧景琰很清楚所谓的“心有羁绊”指的是蔺晨。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早知道当时就使个法术让蔺晨闭嘴好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似乎一点用都没有。萧景琰想,要不要去找找蔺晨呢?既然是被一句再见的承诺绊住了,那就见一面不就行了。

所以说啊,萧景琰真是应了林殊那句话——

他有情有义,就是有点没脑子。


——以下废话——

大家真的都猜HE?

ps:今天可能会双更~不太确定嗯

评论(11)
热度(198)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