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蔺靖】【AU】锦鲤抄(1)

对对对,我果然还是习惯这种风格,写起来倍儿快~

脑洞大,引东海之水都填不满了。

我绝对绝对绝对尽快写完这个故事,再拖剁手。


——锦鲤抄(1)——


日出之地有一座仙山,名为琅琊。琅琊山脚有一座村子,不知名。山间还有一汪清潭,也不知其名。但因为山中雾气环绕,潭水深不见底,远处水雾相接不见对岸,故而也被村民称为仙池。

村中族长常说:“祖训有言,吾等面朝仙山,侧对仙池,已是上苍赐福。万不可入山惊扰了神仙。”所以村民不山上砍柴,多是耕种织布,再去集市上易物为生。

然而祖训传到这一代,被一个淘气小子给坏了。那小子叫蔺晨,打小顽皮,可惜是蔺家的独子。蔺家女人死得早,蔺晨的父亲是村里的私塾先生,自诩是个恪守仁义之人,不肯再娶。故而就这么一个孩子,打不敢下狠手,骂也骂不了几句,最后养出了这么个作天作地的性子。

蔺晨十四岁那年,蹲在村西边和隔壁家的大刘一起偷鸡蛋。大刘跟他说起了仙山的事情,两个人本来串通好了晚上等村口没人了就摸上山看看去。结果大刘吃晚饭没能摸出家门就被刘大娘截住了,听他说要上山,差点没把他打得屁股开裂。这一疼,就把告诉蔺晨计划取消的事情给忘了。

蔺晨在村口等了一会儿,大刘没来。他不耐烦了,又怕被出来乘凉的人瞄见,就翻过篱笆直接上山去。他本来打算在山中腰等,可等到天都暗了,大刘还没来,并且说好由大刘带的火把也没找落了。

天一黑,山林里就影影幢幢。加之山间本来就阴凉,夜风一吹,风声一呜咽,不知是什么的影子一晃,蔺晨哆哆嗦嗦地抱着手臂就要哭出来。

男子汉,怎么能哭。

他想了想,一咬牙,又把眼泪憋回去了。可是这山他是不敢再夜探了,贴着崖壁小跑着就想再绕回村子。然而天色已黑,林中岔路又多,蔺晨慌乱之中走错了路,离村子是越来越远。

待他发现时,早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这人一个惊慌失措,竟直接跌进了水里。

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是到了仙池。可仙池多深啊?族长说有千尺之深……不过千尺是多深?

他这几个转念间已经呛了不少水去。他想,自己这是要死了。

然而他没有死,他甚至没有继续下坠。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轻柔地托着他。他伸手一摸,居然摸到一手的鳞片。这可把他吓坏了,他努力真开眼向下望去,发现水底深处居然隐隐透着光。接着这光,他也总算看明白了拖着自己的是什么。

那是一个少年……额,上身是少年的身形,下身是一条火红色的鱼尾。

蔺晨很惊讶自己没有被吓晕过去。大概是他这一晚上已经受过太多的惊吓,所以有些麻木了。

那个鱼尾少年看他睁开了眼睛,就换了个姿势,从在身后托着变成了在身侧拽着。这姿势令他的鱼尾彻底舒展开,在身后轻轻摆着,尾鳍末端像纱一样透明,红色的鱼鳞在亮光的映衬下闪闪烁烁。

蔺晨觉得这简直比村东阿宝的媳妇儿新做的那件绣衣还好看。他瞥了少年一眼,伸出手偷偷摸了一下。

“……”

鱼尾巴一抖,差点扇他一脸。

少年狠狠瞪了他一会儿,回过头去接着游。蔺晨发现他原本白皙的脸突然和他的尾巴一样染了一片红。

蔺晨想说话,一开口,嘴里吐出一串泡泡。少年吓了一跳,连生气都忘了,一把拽过蔺晨嘴对嘴就亲了上去。

哎哟!

蔺晨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脸,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前几日在阿宝家窗户底下看到的画面。大刘不是说,和媳妇儿才能这么亲嘴儿的么?!

他傻愣愣漂在原位,张着嘴。手倒是很不老实地又摸上了那条尾巴……唉,真不怪他,那滑溜溜的触感确实太好了。要不怎么那么多人都喜欢摸鱼呢?这回少年没顾得上他的手,尾巴随便摆了两下就随他去了。

半晌,两个人分开。蔺晨又要开口,少年忙伸手把他的嘴蒙上。

“别开口!好容易给你渡了一口气,再开口把气漏了,淹不死你。”说着,拿微红的眼睛瞥了蔺晨一眼。

“……”蔺晨鼓着嘴点点头,心里觉得这人大概也是要做人媳妇儿的,举手投足,一嗔一笑,简直和阿宝家的那个一模一样。

不对。

明显比阿宝的好看。

“我说,你听着,知道吗?”少年牵着他的手,朝着水深处光发出的地方游。

蔺晨老实点头。

“你运气好。父王明天才回来,不然你是没法儿待在宫里的。他明日巳时到,所以你今晚在我屋子里住一宿,明天一大早我就把你送上岸。明白了吗?”

正说着,两个人已经站在了宫殿前。那真的是很大很大的宫殿啊,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富丽堂皇。蔺晨看着用珍珠铺出的卵石路,差点又要把嘴里的气给漏了。

难怪打老远就能看到光呢。

少年看他憋红的脸颊,笑了:“好了,你可以喘口气了。在宫里无需闭气。”

蔺晨如蒙大赦。一路上有太多的问题,他憋得心都要炸了。

“你是谁?这是哪儿?你是神仙吗?”

少年领着蔺晨朝自己的寝宫走,等两人收拾妥当坐下来,他想了想说:“反正你回到岸上也记不得这里的事了,告诉你也无妨。”

“嗯嗯嗯。”

“这里是我们族群的居所。我是父王的七子,你刚刚路过的是大殿,这里是我的寝殿。”他说着,支吾了一下,“我……不算神仙吧。”

“哦……”蔺晨眨了眨眼睛,又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萧景琰。”

蔺晨一个字一个字慢慢重复了一遍,随后点头:“记住啦!”他说得轻快,萧景琰真想提醒他隔日这些事儿他都会忘记。

蔺晨坐了一会儿,看看头顶河贝编成的流苏,看看脚下细砂铺成的地面,过了一会儿,觉得没劲儿了。他站起身问,“这里可真安静。你们家还有别人吗?”说着就要蹭出去看看。

萧景琰拉住他。“不能乱跑。那边住着我两位哥哥,他们最近……嗯,心情不好,要是你出门被看见了,会出事的。”

蔺晨表示很难想象这么一个温柔和煦的弟弟会有两个脾气糟糕的哥哥。

“嗯……我的母亲,也住在这里,不过是在那头。”萧景琰遥遥指了一个方向。蔺晨非常诧异为什么儿子不和母亲住在一起,不过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母亲,特别没有立场问这个。

“我还有个……”他正说到一半,突然被一个大嗓门打断了。就见一个影子飞快地窜了过来,萧景琰起身相迎。

“景琰!让你给我带东海的珍珠,怎么是反过来让我送你了?!”

萧景琰接住那人跳脱的身形,笑道:“我近日没空去东海,你等不及了,这怎么能怪我?”

那人伸手往萧景琰怀里塞了个盒子,对方一打开,连房间都亮了不少。看来这海蚌的珍珠和河蚌的珍珠就是不一样。蔺晨坐在一旁斜睨着两人,感觉那珍珠闪耀得都快亮瞎了自己的眼。

蔺晨大概是不自觉地哼了一声。

两人这才想起来屋里还有个人。送珍珠的那人眼一扫,就惊呼了一声,哎呀,这可真的是“人”啊。他大白尾巴一摆,倏地一下就窜到蔺晨身前去细细打量了起来。

“景琰!我要告诉静妃你屋里藏了个人!”

萧景琰赶忙走向去拖开了他,“你小声点!……我没藏人。他、他失足落水,我就救回来了。明天早上我会把他送走的。”

那人在萧景琰急得泛红的脸颊和木着脸的蔺晨身上绕了一圈,咧嘴笑:“真稀罕,多少年了,我还没见过人落到这里的。”他晃了晃脑袋,拿腔拿调地问,“公子贵姓?”

萧景琰推了他一把,“你别闹他。”

蔺晨哗地从贝壳推成的椅子上站起身,沉着声音自报了姓名,然后反问:“你是谁?”

那人一脸贼笑,伸手搭过萧景琰的肩:“我是大梁的少帅,也是景琰最好的哥们儿,姓林名殊。你好呀。”

蔺晨盯着林殊搂着萧景琰肩膀的手不搭话。

两人眼神一来一往好几回。

萧景琰非常不解为什么蔺晨一脸凝重,而小殊笑得像半山腰那只偷吃了鱼的猫妖。他眨了眨眼睛,说:“时候不早了,该睡觉了。”


——以下废话——

你们猜是BE还是HE~

后文剧透只需要四个字:还珠格格

对,我的脑洞就是如此清奇√

评论(19)
热度(348)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