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人间。

其实是翻唱圈的所以撸文很无力
如果有空会继续的!
求很多小伙伴一起玩~

【楼诚/AU】暗门(3)

我是不是一直忘了说,这文私设众多,应该算是各种经典衍生的合集,总之各位对的上号的就当原剧情看,对不上号的就当AU吧……(我就是这样任性

小提示:昨天的故事是汉武帝X阿诚的第一世,因为kkw的角色里没有能对上这个年代的所以只能这样了。不过人物确实是参照韩嫣来的,所以明诚才各种吐槽明主任嘛……嗯,韩嫣的事不知道的可以百度一下~

今天讲的是哪一对我就不用说了。


暗门(1) 暗门(2)

——暗门(3)——

“明楼”这两个字就像是机器的启动开关,自从明诚说出这两个字之后,说话动作再也不卡壳了。但仅限于对明楼这一个人。

这模样,与其说是机器启动,不如说是雏鸟情节。明诚每天都跟在明医生身后,就算是睡觉也非得让明楼送回病房才行。平常要是一会儿不黏在一起,在楼道里明诚就到处跑到处找,在房间里他就拼命拍门。

当然,护士们看到他那双眨眼就要落下泪的泛红的双眸,是绝不忍心把他锁在屋里转身离开的。

这情况在每天早晨尤其严重。明诚睁眼看不到明医生,轻则花一两个小时赤脚站在门前等人过来,重则蜷缩在床头抖得像发了癫痫,得明医生哄上大半个钟头才能缓过来。后一种状况明医生碰到过一次,让他瞬间回想起了某一段不好的时光,心疼得当场发誓:“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我在哪儿你就在哪儿。”

明诚平稳了下来,抬起苍白的脸盯着他看,点了点头。

明楼心里一半是长舒一口气,另一半是有些可惜——

上一次他这么哄阿诚,小孩是哭着跌到他怀里叫“哥哥”的……他都多少年没有听到阿诚叫自己哥哥了。

总之,从那日开始,明主任身后就缀上了一个小尾巴。不过因为明诚除了话依然很少,其他行为明显比刚入院时的样子正常多了,所以也没给精神病院造成什么麻烦。尤其是自打他跟着明楼,“交流恐惧症”突然也消失了。有一次他甚至在茶水间朝一位护士笑了一下,苏得护士小姐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于是一时间,满院都在感慨明主任妙手回春,羡慕者说“主任太厉害了”,嫉妒恨者的目光从明主任带着笑的脸到明诚因为少见阳光而略显白皙秀气的脸来回转了几圈,鼻子里哼一声:“鬼知道他怎么治的,讲不定是当人家傻子好欺负。”

所幸这种话仅在小范围内酝酿着,还没传到明主任和明诚的耳朵里。

但,明楼的气场挡得住流言蜚语,总挡不住落在自己和阿诚背后的视线。

是啊,精神病人跟着主治医生天天在医院里到处跑,这算什么事呢?

明楼斜睨着一路上探头探脑的人,冷笑一声,大大方方拉着明诚到自己办公室喝茶聊天去了。他这是正正经经地治病,避什么嫌?哪个条例规定过患者不能和医生谈心的?

明诚进了办公室,合上门,就像一只进了丛林的鹿,浑身上下都自在了起来。他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和医生各倒了一杯水,递过去,然后捧着自己的那一杯往沙发里舒舒服服一窝。

明楼觉得此时的阿诚如同一枚躲在暗礁深处的蚌,安静地吐息着。但谁要是用手戳了一下,那扇门又会迅速的关上。他以这几天的经验证明,这个“谁”里也包括他明楼。而属于不可说范畴的字眼……明医生每天都在挖掘。

“昨天那故事我接着讲?”

“不听。”明诚直截了当地说。明楼因为被拒绝而感到憋屈。他从每天和明诚对话的反馈能看出来对方回忆到了什么阶段,目前,大概是已经随着故事的进度,发展到了那个直爽得令人尴尬的小王爷了。

“我讲你听,这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明诚嘟囔:“你都讲到‘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了。”

明楼偏过头看了看明诚低垂的侧脸,突然想起来,当年的景琰小皇帝可是个听说百姓遭旱灾都能哭出来的人啊。果不其然,明诚大概已经回忆起昨天听到一半的某些虐心细节了,眼眶都红了一圈。

“放心。他们两只是分开了。蔺晨可是寿终正寝。”明楼忽略这句话里的诡异感,趁着面前的人眼泪还没酝酿出来的时候赶紧哄。

“……这不就是说,萧景琰到他死前都没来得及见上一面吗。”

明楼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忽悠的功力明显下降。他想了想,还是把未出口的一句“虽然没有看他临终前最后一眼,但之后还是年年都去祭拜的。”给吞回了肚子里。不用费尽心思组织语言,他于是有闲心观察那双眸子里摇摇欲坠的眼泪。明诚似乎是不好意思,把头都快埋进水杯里了,还算有点医德的明主任只能从侧面一个刁钻的角度偷偷看。

他觉得这一刻都快蔺晨附体了,特别想伸手把萧景琰的下巴挑起来,将所谓的“一夕桃花雨下”的样子看个够。一想到这儿,脑海里就蹦出了非常久远的画面……太糟糕了,明楼喉结滚动了一下,把身体坐直恢复了道貌岸然的样子。

“别哭,你都知道这些故事都是假的,还哭?”

“我没哭。”明诚一吸鼻子,瓮声瓮气地强词夺理道。

“还没哭,我尝尝,水是不是都咸了?”说着,明楼探过身就要来拿对方手里的杯子。天地可鉴,他真的只是为了给明诚添点热水,被机警地一闪而过不说,明诚左手握稳了水杯,右手还一把钳住了他的手腕,捏得他毫无防备,半只手都麻了。

“……”

明诚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你干什么?”

明楼原本是没想干什么的,现在就很想干点什么了。他觉得这样很不对,阿诚恢复记忆的时候会露出些当年的性子这没有办法,他可不能活了这么久还是蔺晨的脾气。太没格调了,他都想唾弃若干世以前的自己。

明诚捏着他的手腕等着,结果他半天不答话,明诚眨了眨眼睛。                                      

啪嗒,那颗人鱼的珍珠终于掉下来了,正砸在明楼手背上,烫得他从手到心都是酥的。

明诚默默地把手里抓着的腕子松开,规规矩矩地坐好,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明楼看着他缩头乌龟的样子,知道自己戳穿了真相他肯定要炸,但是还是忍不住要逗逗。

“还说没哭……请你吃点心要不要?”

果然,明诚啪地把水杯往手边的桌台上一放,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瞪着明楼:“不吃!”

眼泪汪汪地瞪人除了让明楼识海里属于蔺晨的那一部分滋长得更嚣张之外,真是没有其他作用了。他叹了口气,“阿诚,你别激动……”

“我没激动。”

明楼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甜点。“真不吃?榛子酥啊,昨天不是还说想吃的吗?”

明诚一脸“这是你请我吃的,我就勉为其难吧”的样子坐回原位,但是眼睛都亮了。

明楼看着他塞了满嘴榛子酥的花栗鼠脸,心里“一世”、“两世”、“三世”……地数了一番,感觉过几周就可以把人带回家了。

不过在此之前……

还没等他想清楚,伸到眼前的修长的手指和香甜的榛子酥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绪。明楼先克制自己不要低头直接咬住嘴边的指尖,然后克制自己别伸出爪子就去摸人家的脸。

他僵硬地抬手接过糕点,嚼了嚼,毫不知味地咽下去了。

罢了罢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明诚一块丢到自己嘴里,一块递给明楼。一来一去好几回。等明楼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的人正对着自己笑呢。暖橙色的灯光照在明诚脸上,恍如数百年前摇曳的烛光勾勒出的面容。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又如何?数十年不得见又如何?

那人的模样一如眼前。

真是岁月静好。


——以下废话——

文风是什么?能吃么?我觉得我这三章文风一直在变……

你们猜几章能结局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4)
热度(64)

© 此地人间。 | Powered by LOFTER